​“碳中和”基金彻底火了!这产品规模飙升十几倍
中国经济网 | 2021-03-29 08:02

img0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全球将迎来碳中和投资的引爆点,高盛集团预计2021年可再生能源的开支将首次超过石油和天然气。

在这种背景下,清洁能源等相关基金获得大量资金涌入,热门基金一年多时间规模飙涨14倍,投资指数开始扩容。同时,更为激进的捐赠基金开始剥离原油、天然气、煤炭等化石能源资产。碳中和、零排放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塑投资。

规模飙涨10倍 指数扩容带来投资机会

欧美上市的iShares 全球清洁能源 ETF 总资产已从2020年年初的7.6亿美元飙升至目前108亿美元。在美国总统拜登去年11月当选总统之后,资金流入大幅增加,而且基准指数在2020年期间上涨了140% 。

目前美国市场上投资于非化石燃料能源 ETF的资金总额45% ,都追踪仅有30只股票的标准普尔全球清洁能源指数,由于资金热潮涌入太快,这导致了相关股票的急速上涨,基金持股比例不断走高。法国兴业银行指出,这只百亿规模的ETF 目前拥有指数成分股中,6只股票8% 以上的股份,8只股票市值的6%以上。

与共同基金在规模过大时暂停申购不同,只要有投资者需求, ETF 就不得不继续买入。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标准普尔正准备扩大该指数的投资范围。拟议中的指数扩容,将加速扩大新能源股票范围,大大降低成分股的集中度和流动性问题,使得该指数更容易在未来的大型 ETF 中复制。

机构推测该清洁能源指数扩容将于今年4月份开始,将“大幅改变指数构成和成分权重”,成分股数量将增至77家左右。经测算,一旦指数调整,相关绿色能源、清洁能源基金需要向维斯塔斯风力系统、奥斯特德等公司投入逾4亿美元,并向中国龙源电力、 新疆金风科技(002202)和保利协鑫能源等中国企业注入大笔资金。

标准普尔还指出,打算在4月份修订后进行进一步磋商,有可能将清洁能源指数扩展到海洋能源、替代燃料、能源储存、能源效率和智能电网等领域。

全球进入碳中和关键时期

资金追逐清洁能源基金的热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一届美国政府对绿色能源在态度上的转向。拜登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任命气候活动人士担任政府高级职位,并发布了一系列行政命令,证实了他将气候问题作为政府活动中心议题的决心。

近日,拜登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他于下月主持的40国领导人气候危机峰会。预计将为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奠定基础。

拜登在竞选承诺投入2万亿美元建设一个”清洁”的国家基础设施,从而创造数百万个新的就业机会,推动创新和经济增长。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到2035年,美国将实现100% 的碳中和发电――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具体来看,拜登的首批措施包括,将联邦政府和美国邮政局使用的60多万辆汽车全部更换为电动车。实施所谓的“社会成本制度”作为政府日常决策的指导标准,目前将“社会成本”也就是碳排放定价为每吨51美元。华盛顿每年政府支出约为6000亿美元,政府采购纳入碳排放考量,将对供应商以及产业链产生巨大的溢出影响。

另一方面,最注重环保议程的欧盟还在持续发力。为了应对投资挑战,全球最大的多边贷款机构欧洲投资银行转变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欧盟气候银行 ,欧洲投资银行承诺在未来十年支持1万亿美元的气候行动和环境可持续性投资。

欧盟委员会早在2019年12月提出了欧洲绿色协议。作为欧洲的新增长战略,它旨在通过引导欧盟向更节约资源、更具竞争力的经济转型,最终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和温室气体零排放。

基金开始剥离化石能源资产

更为激进的碳中和策略是直接剥离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等化石能源上市公司资产。

绝大多数美国机构投资者拒绝退出煤炭市场,与欧洲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欧洲,排除化石燃料公司的做法正得到越来越广泛的支持。

近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承诺,将在今年12月底之前出售其15亿美元捐赠基金旗下所有上市交易的化石燃料公司,其中包括172家化石燃料公司的持股,总资产约为1500万美元,相当于该基金资产的1% 。此外,三一学院捐赠基金中私募股权投资组合中的所有化石燃料公司,也将在5至10年内出售。就在几个月前,管理着35亿美元资产的剑桥大学捐赠基金也表示,将抛售化石燃料,承诺在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

不仅仅只有捐赠基金,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也早已开始行动。在其最近发售的新书《如何避免气候灾难》中,他讲述了如何转变思维,决定剥离化石能源资产的过程。盖茨在书中写道: 2019年,他剥离了所有直接持有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股份,管理盖茨基金会捐赠基金的信托基金也出售了相关资产。

一些基金会甚至开始剥离其发家致富的原油资产。由石油巨头洛克菲勒的财富创立的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早在2014年就宣布剥离化石燃料。该基金会2020年的资料显示,在基金开始剥离相关化石能源资产五年后,目前只有0.05% 的相关敞口,远低于之前的6.6% 。

不过,公开披露的盖茨基金会控股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该基金会仍有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投资于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股票和债券,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公司等。但相关发言人指出,这是受委托的第三方投资基金经理持有的资产。

碳中和开资新纪元 推动五大投资方式转变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碳中和正成为塑造全球新型投资模式的有力工具。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开始把气候变化作为投资策略的重心,以更加积极的方式介入上市公司的环保决策。

碳交易量呈指数级增长,随之而来的是与气候相关的金融市场快速发展,如已经突破500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今年有望突破万亿美元规模。蓬勃发展的碳交易市场,基金的参与度快速提高,一些小规模ETF几个月时间规模就暴增20倍。

大量的金融工具被用于实现碳中和,这不仅会彻底改变市场对于能源和金属的需求关系,还将进一步促进ESG基金繁荣。

传统基金投资方式转变

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董事长芬克在2020年的《致首席执行官的公开信》中宣称: “我们正处于金融业根本性重塑的边缘。”与此同时,贝莱德宣布把气候变化作为其2021年投资战略的核心。

这家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已开始将化石燃料公司从资产中剥离,贝莱德持有200家生产或燃烧煤炭的公司,价值840亿美元。贝莱德出售相关资产的一个标准是,其可自由支配的主动管理投资组合中,逾25% 的收入来自热煤的上市公司。

贝莱德表示: 企业将制定明确的策略和行动计划,以管理气候风险,并抓住全球能源转型带来的机遇。目前,贝莱德约有5.7万亿美元的资产为跟踪基金,计划在2050年前实现碳排放碳中和。

贝莱德在积极管理的道路上也越走越远。在2020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因为气候相关问题,贝莱德对 69家公司的管理层投出了反对票。贝莱德还打算在2021年加强与1000多家碳密集型企业合作。

绿色债券资产蓬勃发展

碳中和也在寻找进入固定收益市场的途径。为了帮助向低碳经济过渡,依赖煤炭的波兰发行了世界上第一批绿色主权债,这距今只有短短五年时间。环境金融公司的数据显示,2020年,包括绿色债券和社会债券在内的可持续债券发行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300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了63% 。瑞典银行 SEB AB 估算,今年全球符合可持续发展标准的债券发行规模将达到至少1万亿美元。

可持续融资需求的攀升显示出,各国政府和企业通过债券融资等手段,为缓解气候变化提供资金支持,其中,用于支持风力或太阳能发电的绿色债券占主导地位。除此之外,现在还有包括用于支持海洋项目的蓝色债券、用于生物多样性的自然债券,以及用于实现碳中和的碳中性债券。对于越来越多受到道德规范约束的专业基金而言,拥有更多选择是一种福音。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可持续发展研究全球主管奥托表示,政府为从疫情中复苏而采取的刺激措施,以及全球多国实现碳中和的决心,会持续推动这一趋势,并促成今明两年可持续发展相关贷款和主题债券的急剧增加。

近几个月来,中国各银行首次发行了蓝色和碳中性债券。拉丁美洲的垃圾级公司也加入了欧洲的可持续发展债券的热潮。巴基斯坦正在寻求债务减免,方法是向野生动物保护区提供自然债券,而世界银行可能首次提供野生动物保护债券,用以保护非洲的犀牛。

开启金属替代原油的超级周期

近几年的快速增长证明,新能源汽车不仅被证明经济上越来越有竞争力,且在全球范围内可普遍推广。2014年,全球只售出了30万辆电动车(包括混合动力)。2020年,不过短短7年,这一数字增长10倍,电动车销量是310万; 2021年,这个数字预期会增长到450万。

新能源汽车在近几年得到较快的发展,为减少石油等传统能源消耗奠定基础。据测算,因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叠加疫情减少出行等因素,2020年全球对石油的需求每天减少了100万桶。

专家预测,减少对石油的需求后,新能源的发展会提振对金属的需求,且对金属的需求有望可以持续数年或数十年。如果全球进入一个金属需求提振的超级周期,它将会促成形成一个更清洁的能源循环,有可能使相当一部分全球经济脱碳。

全球金属生产商将从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电气化需求中获益。彭博新能源研究机构估计,在未来几十年,全球清洁能源和交通部门的铜需求将翻一番,达到每年近500万吨,这一跃升将促进金属行业出现实质性增长。

ESG进入发展快车道

综合考虑经济回报以及社会和环境利益的ESG 投资,在过去4至5年里稳步增长,尤其是在气候变化方面发展较快。疫情爆发之后,全社会更加意识到生态破坏会形成难以预料的公共卫生危机,可持续投资必要性进一步凸显。同时,ESG 投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受到投资者的欢迎, ESG 基金在2020年的表现也优于传统基金。

ESG基金的步伐也在加快。最近几周,瑞银资产管理公司在其投资组合中增加了低碳基金和社会投资基金。普信集团也推出旗下第一只影响力基金,该基金将与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保持一致。

银行和基金公司进军 ESG 的主要动力来自机构利益相关者,他们希望对可能影响股价的信息进行更大程度的披露,从而减少资产的风险暴露。从香港交易所推出的专门针对环境、社会公益金融产品的新平台,到跨国投资银行巨头高盛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都有这方面的考虑。

贝莱德投资研究所所长博伊文指出,气候变化对投资构成潜在风险,对于正在向碳中和过渡的公司来说可以危中寻机。贝莱德投资研究所预测,如果全球有序地向碳中和过渡,可能会导致累计产出增长近25% ,由于行业的气候风险不同,技术和医疗保健受益程度高于能源和公用事业。

碳交易市场投资机会涌现

蓬勃发展的碳交易市场中,碳排放价格快速上涨, 目前,全球最大碳排放交易市场的碳排放许可证飙升至每吨40欧元以上,这一价格能够有效激励电力公司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同时,碳排放价格的走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场外投资者。

欧盟的碳排放交易系统是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覆盖了欧盟11000家公司,占欧洲总排放量的近一半。根据 Refinitiv 的数据,2020年该交易市场的碳排放交易量超过80亿吨,占全球总量的五分之四。直接碳与碳循环的相关公司仍然是主要市场参与者,但投资基金参与力度正在逐渐加大,他们在多头头寸中的比例从2020年2月的4% 提高到一年后的7% 。

一些投资于碳排放额度的基金规模快速膨胀。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主要投资于排放额度的 KFA 全球碳排放 ETF 的资产已经从300万美元跃升至6000万美元,规模增长20倍。

欧盟意识到,只有当碳排放价格超过20欧元时,电力公司才会开始从煤炭转向低碳天然气,因此欧盟在2019年承诺每年消除一大部分过剩的许可证。欧盟还将2030年的减排目标从1990年的40% 提高到55% 。尽管去年整个欧元区去年排放量下降了9% ,但这两个看多信号刺激下,该市场的碳排放价格却在不断上涨。

( 编辑:叶景 )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