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否决国防授权法案“神逻辑”背后的“小算盘”
中国网 · 贾春阳 | 2020-12-29 11:25

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12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否决了此前已先后获得美国众参两院通过的“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特朗普给出的否决理由包括该法案“未包括重要的国家安全政策”“与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方面所作的努力相抵触”“包含不尊重退伍军人和军队历史的内容”等。在白宫23日发布的声明中,特朗普还不忘将事情往中俄身上扯,宣称该法案“是送给中国和俄罗斯的礼物”,言外之意是该法案“不符合美国利益”,反而“符合中俄的利益”,因此特朗普否决该法案完全是为了美国的利益。

然而,特朗普的理由看似冠冕堂皇,无比政治正确和爱国,实际上却站不住脚。

此前,美国众议院12月8日以335票赞成、7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该法案,参议院12月11日以84票赞成、13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该法案。也就是说,众参两院的赞成票均超过了推翻总统否决权所需的三分之二门槛。依照美国相关规定,在总统行使否决权后,国会两院如果重新表决,且众参两院均以三分之二以上绝对多数通过法案,那么就能推翻总统的否决权,让法案自动成效。显然,特朗普否决与否并不能影响该法案的最终结局。可以说,特朗普此时否决该法案,除了展示自己的立场,并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不会影响该法案的最终成法。

特朗普的否决不仅改变不了该法案的结局,还遭到了美国国会两党资深议员的普遍反对,可以说得不偿失。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特朗普否决该法案后发表声明称,“总统否决‘国防授权法案’是一种惊人的鲁莽行为,危害了我们的军队,危害了我们的安全,违背了国会两党议员的共同意愿。”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民主党成员杰克·里德表示,“特朗普宣称中国是国防授权法案的最大赢家是错误的,他显然没有读过法案,也不明白其中的内容。这里有几个跨党派的条款,对中国的态度比特朗普政府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硬。”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特朗普否决之前曾特意与其会面,督促签署该法案。特朗普否决后,麦康奈尔表示,他已经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达成共识,将在下星期表决是否绕过特朗普的否决权。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詹姆斯·英霍夫表示,“国防授权法案已连续59年每年通过国会立法并由总统签署生效,它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军队至关重要,今年也不例外。”

既然如此,特朗普为什么还要做无用功,还要触犯众怒呢?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虽然特朗普将该法案称作“送给中俄的礼物”,宣称“我否决国防授权法,将让中国非常不开心”,但该法案实则包含诸多对中国和俄罗斯异常强硬和不友好的内容,也得到美国众参两院绝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因此不可能是一部“符合中俄利益的法案”。该法案中所包含的“太平洋威慑倡议”,针对的主要目标显然是中国。麦康奈尔也表示,该法案“将使我们的军队随时准备对中国施加威慑,并可以在印太地区站稳脚跟”。特朗普将事情往中俄身上扯,显然是言不由衷,或说是刻意为之,意在掩饰其真实意图。至于特朗普提到的其他理由,如《通讯规范法》第230条款相关规定,美军部分基地改名问题等,虽然被特朗普拿出来说事,但应当讲也不是特朗普执意否决该法案的主要理由。毕竟,即便特朗普行使否决权,也无法阻挡该法案最终成法。

特朗普声明中的一句话,即“我不会批准该法案,因为它会把华盛顿特区建制派的利益置于美国人民的利益之上”,某种程度上可能暴露了特朗普的“小算盘”。即特朗普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行使否决权,主要目的是向国内支持者展示自己始终对建制派和精英政治说不,并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不惜得罪两党建制派的决心。同时,特朗普在声明中所列理由,虽然冠冕堂皇,但对其支持者及美国大多数普通民众而言,却非常有蛊惑力,易让这些人相信特朗普确实在为了美国利益而孤身战斗,是一个充满勇气和战斗精神的勇士。

对特朗普而言,如果其支持者及美国的普通民众认同或相信了他的说辞,那么特朗普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无论将来是否参与2024年大选,特朗普在任期结束后都可以拿此说事,为自己脸上贴金,将自己装扮成普通民众利益的“代言人”,从而继续发挥和塑造社会影响力。(责任编辑:唐华)

更多推荐
中国新闻网 2020-12-25 06:07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