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关键时期需坚定“以战方能止战”信念
中国网 · 观点中国 | 2018-08-28 10:19

2018年4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发酵,从量变到质变,最终演变为贸易战。回顾半年来的中美贸易摩擦,总体上呈现出一波三折的演进轨迹。

这场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是美国不顾世贸规则悍然发动的,自从特朗普上任以来,其“美国优先”的对外政策不仅对中国开火,也对全世界各国拉起了贸易壁垒,对世界经贸体系带来严重冲击。

与自身而言,中国理所应当坚持“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的原则立场。对于世界,中国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也有承担起大国责任的需要,面对美国强加的贸易战,中国愿意同世界各国一道坚决捍卫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

然而,中美经贸摩擦发生后,国内舆论场也产生了不少忧虑之声,甚至对中方被迫采取对等反制措施的举动有不少质疑。时间来到8月底,回顾近期的中美贸易战态势,仍充满不确定性,中美双方贸易谈判进展缓慢,这与美方出尔反尔、造势威胁的所谓“特朗普谈判艺术”有关,更多是当下的各方诉求的集中展现。

胶着阶段还需坚定信念,中国网“观点中国”特别专访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副所长白明,为当前中美贸易战进展拨云见日,剖析关键时期的关键细节。

中国网观点中国:目前,面对美国高举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中国也紧跟加码,中美经贸摩擦不断升级,8月23日,美方160亿美元的“实锤”落下,8月20日甚至还召开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的听证会,中美副部长级磋商也已落幕,目前结果还是未知。目前,中美贸易战处于何种阶段,形成这种阶段的原因是什么?

白明:最近,这三件大事同时出现,足以证明中美贸易战已进入三大诉求叠加期。中美副部长级经贸磋商,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带有征战性质的博弈,只不过这种“战”表现为中美双方在谈判桌上的唇枪舌剑。

固然,这三件大事同属于中美贸易战的组成部分,但各自又有相对独立的表现形式与阶段性的目标取向。当前中美贸易战的战况会异常激烈,形势错综复杂,对局势的准确判定很难。

中国网观点中国:“三叠期”的复杂局势下,中美双方各自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

白明:美国方面,“三叠期”最大的看点是500亿美元的“第一季”与2000亿美元的“第二季”之间相互叠加,只不过前者已经进入到落地阶段,而后者则处于从酝酿到落地的关键转折期。

近期美国国内对贸易战“第二季”的反对声如潮,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美国政府错判了“第一季”取得的效果,这和特朗普的个性也不无关联,一方面不断变本加厉,而另一方面则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在美国国内也算是撞了一回南墙。

与此同时,面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中国必须要采取措施维护国家尊严与人民利益,而这种维护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处理好打与谈之间的关系。回击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同等规模、同等金额、同等力度。从中方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不得不“动手”。

中美贸易战是一场带有全局性特征的大战役,而不仅仅是局部范围内的战斗。从这个意义上讲,打好贸易战必须要能文能武。要确保美方靠贸易制裁手段得不到的利益,在谈判桌前照样也得不到。

中国网观点中国:您提到“三叠期”,那么您所说的三叠期具体指什么?

白明:“三叠纪”原本是一个地质学词汇,为了形容中美贸易战的胶着状况,对此概念算是“借来主义”。刚才提到的三件大事本身也存在着不同利益诉求的叠加,而这些叠加在八月底集中显现出来。

第一,美方贸易保护诉求与中方合理反制诉求之间存在博弈空间上的叠加。

从中美贸易战的前半段来看,中美之间一直是“互不相让”。4月初,美方根据带有单边主义特征的301调查结果,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500亿美商品加征25%关税,而中方也在不到半天时间内回敬了一个价值50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清单。

虽然后来中美经过三轮谈判,双方一度决定不打贸易战,但特朗普却出尔反尔,重新启动贸易战。

上个月,中美双方在各自500亿美元加征关税清单中,都先行送给对方一个价值34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清单。8月23日,在经过若干调整后,随着美国其余160亿美元加征关税清单生效,中方尚未执行的160亿美元反制清单也立即生效。

第二,美国内部不同利益集团,对于发起中美贸易战的利弊得失不同看法也在听证会上叠加。

由于中国不屈从于美方的500亿美元加征关税措施,美方采取了近乎极限施压的办法,进一步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后又准备提高到25%。

不过,美国国内各方利益集团对此并不“领情”。在八月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召开的听证会上,主办者“热衷”询问有无替代从中国进口的手段,而绝大多数听证代表都认为无法替代从中国进口,因而反对对华加征关税。

在参加第一天听证会的61名证人中,反对对华加征关税的证人多达55人。对于美国国内的相关产业来说,与中国的关联实际非常密切,有些是上游关联,有些是下游关联,也有些是上下游同步关联。

但是必须注意的是,从听证会来看,尽管对话加征关税在美国不得人心,但却满足特朗普的霸凌主义需要。所以说,听证会在美国很可能就是走个形式。

第三,中美两国再次进行谈判磋商意味着中美双方的矛盾与共同利益之间在谈判桌上大范围叠加。

毋庸置疑,中美贸易战是美国单边主义对世界贸易规则的践踏,更是美国企图用美国利益最大化取代中美互利共赢格局。不过,现实的情况是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一旦失去,美国自己也会得不偿失,因而在经贸关系领域也存在着管控冲突的必要。

中美经贸关系格局是你中有我与我中有你并存,随着中美贸易战进入到白热化阶段,美方也不一定能够沉住气。众所周知,眼下正在延续的中美贸易战一开始就是美方挑起的。要浇灭贸易战的火焰,在很大程度上离不开美国从“系铃人”转向“解铃人”。打不打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中国从不希望打贸易战。

中国网观点中国:我们看到,面对美国强加的贸易战,现在国内舆论甚至出现不少对中国反制措施的质疑,那么,对目前中国的反制措施,到底应该如何看待?

白明:面对美方咄咄逼人的攻势,中方的表态一直很明确,就是不愿意打贸易战,但也绝不惧怕贸易战。面对美方有违世贸规则的加征关税措施,中国自然是兵来将挡。中国果断反击,也会在谈判中更有自信,这样也会让山姆大叔坐下来认真谈判。

眼下也可以理解为中美贸易战朝哪个方向发展的关键期,而面对美方在贸易战中表现出的傲慢与带给中国的实际压力,中国人民绝不能指望别人会出现同情,更多要依靠自身实力,弥补自身短板。以谈避战固然好,但特朗普拒绝那样。以战止战虽有代价,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观点中国)

更多推荐
​中国日报网 2018-05-21 07:28
光明日报 2018-03-31 09:56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