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统一军队建设的“地缘政治困局” 特约
中国网 | 2018-11-25 00:00

孔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绵绵的阴雨为欧洲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的仪式增添了一丝阴郁,而同样阴郁的则是欧美渐行渐远的政治共识。当欧洲领导矗立在凯旋门前思考欧洲政治的未来时,浓重的面容之下,衬托着一个个惨淡的现实:那个让他们又爱又恨的英国伙伴正在决绝的抛弃欧盟,重新走向新的“全球不列颠”的茫茫大海,而那个大西洋联盟最坚实的盟友,也因为特朗普的喋喋不休和威逼利诱变得不再可靠。由于特朗普扬言要退出《中导条约》,欧盟的危机开始从经济、政治向安全领域转化,如何安抚在限于不确定性的惊恐中的欧洲人民,成为欧洲政治家必须面对的一道难题。

在此背景下,法国总统马克龙镇臂高呼,老调重弹,重新提出了组建欧洲军队的政治计划。在接受法国欧洲第一电台采访时,他表示欧洲人必须学会自我保护,以应对来自中国、俄国,甚至美国的威胁,而为了实现彻底的战略安全,欧洲人必须重新考虑建立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军队。

马克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除了那个坚定热爱自己的美丽妻子,还有隔壁平顺温和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这个事关所有成员国国家主权的敏感领域,双方似乎达成了共识,它旨在通过深化德法的军事合作,为德法主导的欧洲一体化建设打开一个缺口。而为了实现这个宏图伟梦,双方事实上早已经开展了相关行动,在马克龙的相关言论之前,欧洲业已就“永久结构性合作”联合防务机制达成了多个项目协议,而马克龙去年在巴黎索邦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的 “欧洲干预倡议”的新设想,也获得了多个成员国的原则性支持,一年以来在逐步推进之中。

表面的共识并不能掩盖实质的分歧,欧盟框架的掣肘,使得德法组建欧盟军队的倡议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在马克龙做出高调宣布不久,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就公开唱反调,表示欧盟不会成为一个军事联盟,不会和北约展开竞争。而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欧洲军队计划不过是个无谓的重复,在他看来,北约仍然是欧盟安全的根基,在北约80%防务都由非欧洲国家承担的背景之下,欧盟不可能取代北约获得安全自主。

北约防务费用分摊不均匀,无疑凸显了欧盟在安全问题上的捉襟见肘。根据统计,北约29个成员国中,只有5个国家的军费开支达到了占GDP2%的比重,而“野心勃勃”的德法两国,军费开支仅仅分别占自己GDP的1.8%和1.2&。在这种困窘的经济形势下,再去臆想一个具备更多自主性的军事计划,仿佛痴人说梦。与其这样,倒不如老老实实地俯首听命,虚与委蛇地带在北约防务体系中,顺从特朗普的敲诈,承担更多的开支份额。

根本的原因,欧洲军队建设计划的建设阻力,来自于地缘政治的险恶意识。美国古典学家、军事史学家维克托·戴维斯·汉森指出,马克龙的欧洲防务诉求,充分彰显着这位法国总统的帝国情结,通过追随凯撒、拿破仑,甚至希特勒的足迹,他似乎想通过法国精英的掌舵之下,将欧洲打造成统一的新罗马帝国。而历史地看,在地缘政治惯性的作用之下,关于统一欧洲的美梦最终都沦为了黄粱一梦。欧洲当代国家体系发端于中世纪分裂破碎的基督教大一统帝国,在失去了共同的裁决者之后,欧洲诸国不得不通过势力均衡体系,维持脆弱的和平格局。在此背景下,任何一个挑战欧洲均衡体系,试图通过统一欧洲再造大陆帝国的大国,都会遇到欧洲诸国的集体反对,拿破仑、希特勒都是前车之鉴。

由此看来,欧洲的共同防务计划,将注定被搁置在有无之间的困境之中。作为一个强大的经济实体,欧洲在防务和安全问题上追求独立、自主,将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事情。但欧洲的主权国家体系的内外困境,使得它无法在一个霸权国家的带领之下实现统一,从而最终促使它在国防等最高主权事务上,沦为一个“既不在场,又从不缺席”的外来者任意摆布的玩偶。(责任编辑:王鑫)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