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显双重标准 美国是南海升温的"始作俑者" 特约
中国网 | 2016-07-16 00:00

张志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7月12日,由菲律宾政府单方面请求并非法设立的海牙临时仲裁庭就中国与菲律宾南海争议做出荒谬的“裁决”。其后,美国政府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迫不及待要求中国接受“裁决”。南海问题表面上看是中国与周边邻国的领土与海洋权益之争,其实却反映出美国试图在亚太围堵和制衡中国的野心。

南海升温的“始作俑者”

显而易见,南海问题自始至终就不是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的问题,而它突然升温与美国“重返亚洲”不可分割。美国政界和学界常常重复的一个观点是,中国在南海“咄咄逼人”的态度是引发南海危机的主要原因。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在2010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东盟地区论坛”大谈南海“航行自由与安全”事关美国利益,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才使南海问题急剧升温。

2012年4月,中菲黄岩岛对峙事件后,美国不失时机地加强与菲律宾政府的军事合作。奥巴马成功连任后,加紧推动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竞争与合作的关系双向推进。作为强硬的一手,美国不断强化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等亚太盟友的合作,试图通过双边同盟的“三边化”和“网络化”,构建围堵中国的“包围圈”。在此背景下,2013年1月,菲律宾政府单方面就南海争议提起仲裁,闹剧正式上演。

美国一方面宣称在领土主权问题上“不站队”,另一方面却不断为南海其他声索国加油打气:除加快军售步伐和强化军事合作外,美国军机、战舰增加在南海区域的飞越和航行频率,并美其名曰“航行自由行动”和“飞越自由行动”。作为对菲律宾和越南南海侵权行为的反制,中国政府果断加速在南海岛礁的基础设施建设。美国政府对其他声索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长期以来视而不见,对中国的行为却大加批判,再次凸显其双重标准和不良居心。

迫不及待 逼我接受

7月12日公布的这份由非法仲裁庭越权做出的“裁决”,不仅否认了中国对南海的领土主权,还严重地损害了中国的海洋权益。对于这样一份罔顾事实、居心险恶的“裁决”,美国国务院和国安会官员迫不及待地要求中国“遵守”,其施压中国接受的居心昭然若揭。

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称,该项“裁决”为和平解决做出“重要贡献”;“裁决”是最终的,对相关方都具有法律约束力;美国呼吁各方避免挑衅性的声明和行动;期望各方以此为契机,和平解决海上争端。同一天,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管康达在智库“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演讲时称,南海是美国“最高国家利益”,“仲裁”为声索国提供和平解决争端的机会;美国会接受任何以“和平与符合国际法的方式”解决争端的结果,但不会接受不同于其他国际海域的法律,因为这会导致“国际秩序的瓦解”。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柯比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记者就以提问的方式反驳柯比的言论。比如,记者称,发言人对于500多页的“裁决”尚在“研究”当中,却已经支持其结论,并认为它具有“法律约束力”。柯比声称美国没有“影响”仲裁庭的裁决,但却承认在“裁决”公布前就已对结论和内容“非常熟悉”。面对记者质疑美国军方派遣舰船和战斗机前往南海实质上加剧紧张,柯比振振有词地辩称是“为了维护美国国家利益和盟友安全”。

对华施压 居心何在?

尽管康达在演讲中辩称美国无需制造南海紧张,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也不害怕中国崛起,也不利用南海使其受挫,但是美军在南海的所作所为恰恰证明奥巴马政府的心口不一。众所周知,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就在于防止在欧亚大陆出现能够挑战其霸权地位的国家。中国的崛起实际上已经使美国感到恐慌,美国霸权的相对衰落又使其对自身首要地位的不保日益担忧。

从这个意义上讲,通过挑动南海局势紧张,美国不仅可以分裂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还能煽动“中国威胁论”使他们向美国靠拢。换言之,美国的这种做法目的就在于破坏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迟滞甚至延缓中国复兴的态势。然而,美国的做法实际上是极端危险的。南海问题事关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不可触碰的红线。中国政府已经明示,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

今年3月底,美军参联会主席邓福德在五角大楼曾向太平洋司令部哈里•哈里斯提出一个终极问题:美军将在南中国海采取什么行动?邓福德想知道哈里斯会不会为中国和菲律宾争夺的黄岩岛开战。事实上,很少有美国人愿意为菲律宾牺牲美国大兵的性命,奥巴马无疑是明白这一点的。尤其在他第二任期的最后几个月,引爆中美两国之间的冲突,后果无法想象。因此,“裁决”公布后在南海如何调兵遣将,是维持稳定还是挑起冲突,不仅事关其亚太外交“遗产”,也将关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奥巴马值得深思。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