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下班半小时孩子再放学,三点半难题迎刃而解?
中国新闻周刊 · 俞杨 | 2021-07-06 03:38

家长还没下班,孩子就已放学,这成为困扰很多家长乃至全社会的难题。

近日,教育部遴选确定首批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并在系统内推广有关典型经验。通知还明确要求,中小学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

这一举措正是要解决家长燃眉之急。问题是怎么执行、效果如何,这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服务

教育部遴选确定的首批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共有23个。

省级单位中江苏在榜,江苏省的小学从3月开始全面启动课后服务工作。深圳位列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榜单,今年深圳市教育局印发《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实施意见》,推动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全面开展课后服务。

直辖市所属区中,北京市东城区是一典型。区内84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现课后服务100%全覆盖,近80%的学生参加了课后服务。浙江省金华市是地级市的典型之一,全市392所小学均开展课后服务,2020年以来全市从校外辅导机构“回流”学生11万余名。

为解决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迟带来的接送难题,多地积极落实教育部相关要求。三点半难题,全社会一直在试图化解。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马光瑜就曾建议,推迟小学放学时间,与父母下班时间相一致,让学生做完作业再回家,减轻家长的负担。

在年初教育部召开的一场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即表示,各地要推动落实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每个学校都要做起来。课后服务在时间安排上,要求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

此次教育部遴选确定首批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在通知中明确了四点要求:第一,推动课后服务全覆盖,切实打通学校课后服务“最后一公里”;第二,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

对此,多地明确了课后服务结束时间,深圳、石家庄、南京等地均将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定在18点,也有部分单位探索实行弹性离校制度,方便家长接送。

比如深圳,课后服务的对象,为义务教育阶段公、民办学校所有在籍学生;服务时间原则上为正常上课日下午放学后至18点止。

师资

家长省心了,不过有人提出疑问,老师和他的孩子怎么办?

小学老师早上7点多到校,从早上7点多一直工作到晚上6点,开展课后服务工作,意味着教师的工作时间或将近12个小时。

延长课后服务需要教师的参与,这不能仅靠情怀驱使。教师群体也要得到保障,才能保障课后服务的质量。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要推进课后服务,就面临教师的权利保障问题,不可能要求所有教师都有积极性。课后服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必须形成一种长效机制。

熊丙奇指出,一方面,教师可以自愿选择参加或不参加课后服务。另一方面,如果学校老师不愿意参加,学校可以请校外的老师,包括退休老师以及其他具有资质的老师,或者购买第三方服务来推进课后服务。

在《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实施意见》中,深圳明确将整合各方资源,鼓励校内在职教师和退休教师积极参与,或通过购买社会服务解决校内资源不足问题。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水发指出,解决家长接送孩子难题的同时,也要鼓励本校教师参与并允许教师合理取酬。

此次教育部在通知中明确,建立健全以学校教师为主、校外专业人员或志愿者参与的课后服务师资队伍,完善参与教师和人员补助政策。

开展课后服务面临三个现实问题,第一个就是经费问题。熊丙奇指出,如果没有充足的经费来保障课后服务,那实际上课后服务就会面临教师缺乏积极性、以及课后服务质量不高的问题。

保障

课后服务大致有两种模式,一是财政补贴成本分摊模式,另一种是政府购买服务模式。

政府购买服务模式,即所有课后服务的成本由政府承担。深圳采取的是政府购买服务,所有经费由政府财政承担。而且从2021年起,课后服务的生均费用从之前的350元,提高到1000元。

当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像深圳这般“豪横”。由财政给一定补贴,由参与学生缴纳一定的费用,是为财政补贴成本分摊模式。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此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要让“课后服务全覆盖”的要求圆满落地,对于全国各地最急需做的是解决三大问题,第一就是托管服务经费投入问题。梁挺福认为,推动延长课后服务也是需要各地因地制宜的,毕竟各地的财政实力和能力不同,多数学校还是会优先保障解决家长接送孩子的最基本功能。

对那部分无法接送孩子的家长而言,学校提供课后服务解决了家长的基本需求。但也有一部分家长,对课后服务质量有更高的要求。

针对多地实行的成本分摊模式,由于家长真金白银的投入,直接面临着课后服务质量是不是能够得到家长认可的问题。如果课后服务质量不高,这些家长可能就不太愿意让孩子留在校园里面,课后服务也就无法做到全覆盖。

熊丙奇指出,做到课后服务全覆盖,必须要把课后服务的经费纳入财政保障,而且这个保障力度应该是比较充足的。这是一大笔开销,需要当地政府部门测算,测算课后服务需要多少经费纳入财政保障体系。

熊丙奇认为,如果没有上千亿的全国总经费盘子的话,要推进课后服务,只能是停留在纸面上,或者说只有少部分地区能开展起来。

经费、师资、安全,将是开展课后服务的三大主要问题,其中经费问题又至关重要。

更多推荐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05-27 08:58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