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国际艺术交流的新思路与新模式——《收藏》杂志社社长兼总编杨敏访谈
艺术中国 · 付朗 | 2020-06-15 16:57

卢浮宫自今年3月起休馆,7月6日预计重新开放;图源:IAN LANGSDON/EPA-EFE/SHUTTERSTOCK

从全球来看,尽管还有这样那样的起伏与变化,但新冠疫情在全球科学界和医疗界的共同努力下,已经逐步平缓。尤其是在国内,社会活动和经济活动在进入6月以来,快速恢复。在此情况下,在艺术行业,各种艺术展览、拍卖会也逐步开始活跃起来。由于世界各国间对疫情控制的不均衡,新冠疫情在国际间的影响,却显得深远而不确定。自疫情发生以来,世界政治和经济形式都发生了剧烈变化,不确定因素和风险点增多,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都受到了巨大冲击,国际秩序面临重新构建。艺术行业国际间的交流,也因此受到了全方位的冲击,著名拍卖公司春季拍卖暂停,多个博览会、双年展取消或者延期,国际艺术会议无限期推迟。

《收藏》杂志作为国内创办最早、影响力最大的艺术收藏类杂志,一直关注国际艺术市场的发展趋势,高度重视国际艺术行业的交流工作,尤其是《收藏》杂志社长兼总编杨敏,曾经组织过多场中西国际艺术活动,多次被邀请参与重大国际艺术行业会议,对中外艺术交流有丰富的经验。在逐步平稳的 “后疫情时代”,我们采访了正在美国纽约的公干的杨敏总编,并和她探讨了当前国际艺术市场的发展趋势,如何重新构筑国际间的艺术交流渠道以及探讨了新冠疫情对国际艺术交流可能产生的影响。

艺术中国:杨总编好,我们知道您一直做国际艺术交流的工作,请您介绍下您的相关经历?

杨敏:非常感谢。出于从小对东西方文化不同之处的好奇和对古今艺术的热爱,加上在国内历史最悠久的传统艺术杂志《收藏》工作多年的原因,我一直幻想通过自己对东西方人不同艺术观念的了解,通过某种创新的方式,让彼此的文化可以互相分享,互相借鉴,从而相互整合,以拉进甚至消除人们常说的所谓的“文化差异”。可能很多人觉得要开展跨国间文化交流,语言是第一道屏障,只有外语好才能从事这样的工作,在此我想告诉很多朋友,其实你们当中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文化的使者,因为古往今来,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各个角落,最畅通的语言表达就是艺术,只有艺术没有地域的界限,没有时代的差别,没有种族的差异,甚至没有维度的束缚。只要你有对艺术的诚挚热爱和对世界人民和平地无国界交流地向往,以及诚实守信的处事方式,你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文化使者。对我来说既是如此,是对文化的热爱成就了我的外语,而不是外语成就了我活动的疆界。

2012年3月,我受欧洲古董博览会组委会(TEFAF)的特别邀请,参观了博览会并访问了TEFAF总部,并在《收藏》杂志上做了专题的报道,在中国艺术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2012年9月我组织的“西洋古董·艺术品博览会”在西安举行,集中展示了目前国内西洋艺术品的消费行情。来自法国、西班牙和我国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香港等地的数家知名古董艺术品经销商齐聚此次展会。

2013年,我曾代表西安携带两尊原大兵马俑复制品参展法国里昂灯光节,并参与到当地的庆祝活动,并在法国引起热烈反响。

2014年9月30日,我与里昂灯光节组委会合作,将里昂灯光节引入国内,创办了国内首个城市灯光节,在大唐西市、金鹰国际进行连续7晚的灯光秀展示。这次盛大的艺术交流项目,将把中法建交50周年的系列庆祝活动推向高潮。

2016年7月5日 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第24届全体大会于2016年7月3日至9日在意大利米兰举行,我作为中国唯一的收藏类媒体代表,受邀全程参与;

2017年9月,我组织的全球古董商联盟(GADA)西安峰会举行在西安大唐西市召开,与欧洲、美洲等多个国家的古董商、学者以及艺术机构负责人探讨,如何建立全球古董商合作新格局;

2018年,我又组织了中国藏家代表团访问TEFAF,并联合TEFAF举办了“中国藏家之夜”的酒会,受到了组委会和中国藏家的高度评价。

2019年春节,结合中国传统元素,我将国际灯光艺术团队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在西安曲江高新区成功组织了 “西安年·最中国”中国年嘉年华。

2012年 《收藏》杂志社社长兼总编与TEFAF鉴定委员会专家交流

2018年《收藏》杂志社社长兼总编带队参加欧洲古董博览会

2014年,杨敏首次将里昂灯光节引入国内,打造了国内第一个城市灯光节

当然,我们所有的国际交流活动,都围绕着《收藏》杂志展开,我们在交流中,积极将《收藏》杂志的影响力扩张到全世界,同时,《收藏》杂志也关注全球艺术市场的发展,关注世界艺术领域的重大事件与活动。《收藏》杂志的海外栏目陆续采访过英国皇家肖像画协会、美国ARC艺术复兴中西等艺术机构的负责人近几年,《收藏》不但与中国的各大博物馆、官方艺术协会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而且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艺术机构与大学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艺术中国:在疫情影响下,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全球艺术市场?疫情对当前的国际艺术交流工作有哪些影响?

杨敏:在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全球的政治、经济秩序的打击都是致命性的,对于全球的艺术市场也是如此。在全球断航,社会停滞的情况下,国际间的艺术交流基本处于停滞状态。4月份,每年春天在巴黎大皇宫举办的巴黎当代艺术博览会(Art Paris)宣布取消2020年的展会;6月份,巴塞尔艺术展宣布取消了此前计划推迟到今年9月份的2020年的瑞士展会。这对于全球的艺术家、画廊、收藏家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之前的围绕着这些展会所做的准备都废掉了,需要重新做计划,重新考虑市场的安排。

2019巴塞尔艺术展瑞士巴塞尔展会。 图片来源:Art Basel

当然,疫情对于画廊行业、拍卖行业以及会展行业的影响,有长期也有短期的,短期的影响就是收入减少,那只能压缩开支,争取活下去;长期的影响,我想可能会打击新兴收藏家、打击资本对进入艺术行业的兴趣,缺少资本的支持,缺少新藏家的进入,会对之前迅速发展的全球艺术市场造成明显的减缓,甚至断崖式的下跌。这对于艺术行业而言,并不是好事情。

艺术中国:您最近一直待在纽约,我们知道纽约是世界艺术市场的核心,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么?您认为后疫情市场,艺术行业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变化?

杨敏:我个人认为,事情还在变化之中,从全球来看,疫情刚刚进入减缓期,社会、经济各个方面,已经逐步开始恢复,艺术行业收到了巨大影响是肯定的,但接下来会有哪些变化和趋势,我觉的需要进一步观察。我也经常与国内外的一些专家、学者、艺术机构负责人保持紧密沟通,争取第一时间掌握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我们计划,在疫情稳定之后,还是要坚持之前的计划和方案,将联合哈佛大学新媒体实验室在数字艺术媒体做一些工作。另外,也会充分发挥《收藏》杂志的资源优势与平台优势,将国内的艺术积极的引入国际市场。

我做国际艺术交流这么多年,有一个很深的感觉就是:艺术是国际化的语言,是最容易沟通的语言,也是不需要翻译的语言,无论哪个民族的艺术,都代表了人类普世的价值,受到全球人民的尊重和热爱。尤其是疫情在蔓延全球,造成了民族间、国家间巨大的裂痕和伤害的时候,艺术就是加深理解、消除误会的桥梁,所以,后疫情时代,国际间的艺术交流要加强而不是要减弱。

对于艺术家与艺术行业的从业者而言,我们要组织更多的国际艺术会议、论坛、展览,在艺术中了解彼此的内心,读懂彼此的善意,感受人与人之间更多的温暖与关怀,用艺术消除隔阂、偏见和执念。(采访/编辑:良月)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