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种语言读金庸(七)
中国网 | 2018-05-10 16:00

作者:王晓辉

金庸是武侠小说大家,也是一位幽默大师。“幽默”一词,原是汉语中所没有的。据说王国维是第一个把“Humor”译成中文的人,他的译文是“欧穆亚”,是不折不扣的音译。以后,包括陈望道在内的很多翻译家都译过这个词,有的译为“语妙”,有的译为“油滑”,还有的译为“优骂”。这些译法均不理想,根本原因是没有把握“Humor”一词的准确含义,结果看似失之毫厘,实则谬以千里。最终还是林语堂的译法普及开来,“幽默”也成了中国人最为常用的词汇之一。

金庸的性格中富含幽默细胞,因此他笔下的很多人物都自带笑料,如天真烂漫的老顽童周伯通,贪嘴好吃的洪七公,木讷迂腐的小和尚虚竹......,就连小说中人物的长相和使用的兵器,也往往被他安排得出人意表。

微信截图_20180510160006.png

《射雕》第二回,醉仙酒楼上,“江南七怪”陆续出场:“......后面那人五短身材,头戴小毡帽,白净面皮,手里提了一杆秤,一个竹篓,似是个小商贩”(Behind him came a shorter man, his skin pearly white, a felt cap perched on his head. He carried a set of scale and a bamboo basket.) 。这就是“江南七怪”之一的全金发,从外表上看,很难把这副形象与武林高手联系在一起。金庸说他“白净面皮”,我想也就“不黑”而已,男人嘛,还能白到哪去?但Anna Holmwood下笔更狠,给译成了pearly white(珍珠白),这也太白了吧?全师傅毕竟是黄种人啊!金庸幽默,Anna Holmwood也很幽默,她的翻译给人物增加了一份喜感。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使用的兵器竟然是一杆秤!“全金发用的是一杆大铁称,秤杆使的是杆棒的路子,秤钩飞出去可以钩人,犹如飞爪,秤锤则是一个链子锤,是以一件兵器却有三种用途”(Golden Quan always carried a large steel balance, the arm of which could be used as a spear or club, the hook as flying claw, and the weight as a hammer on a chain. One scale, therefore, became three weapons.)。

高手过招,往往凶险无比,但想到一位比白雪公主还白的小个子男人挥舞着一杆秤在与别人打斗,我不但紧张不起来,反而忍不住想笑。这是金庸与Anna Holmwood幽默感的叠加,是跨文化合作才能产生的喜剧效果。

看过《天龙八部》的朋友一定还记得段誉误点对手笑穴的情节吧。段誉知道应该点他“廉泉穴”,但一来在慌乱之中,二来虽识得穴道,平时却无练习,手忙脚乱中,部位全然不准,竟然点中了他的“气户穴”。“气户穴”乃是笑穴,那人真气逆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他一剑又一剑地向段誉刺去,口中却嘻嘻、哈哈、嘿嘿、呵呵地大笑不已。这哪里是高手在以命相搏,简直就是两个孩子在嬉戏打闹。我每次看到这里,仿佛自己也被点了笑穴一样,忍不住笑起来。

金庸小说里这样好笑的情节俯仰皆是,这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幽默感不是学来的,而是天生的。

微信截图_20180510160018.png

《射雕》第四回,丘处机派弟子尹志平给“江南七怪”送信,但尹志平少年心性,擅自出手,试探郭靖的武功。“郭靖凝神不动,待到掌风袭到胸口,身子略偏,左手拿敌手臂,右手暴起,捏向敌腮,只要一搭上脸颊,向外急拉,下颚关节应声而脱。这一招朱聪给取了一个滑稽的名字,叫做“笑语解颐”,乃是笑脱了下巴之意。但这次那少年再不上当,左掌立缩,右掌横劈。郭靖仍以分筋错骨手对付。”

“Guo Jing did not move. He waited for another rush of air, then tilted, grabbed the man's arm and pinched his check with his free hand. Guo Jing tugged at the mystery assailant's jaw. Zhu Cong called this move Laugh the Jaw out of Joint. But this time, the young man defended with his right and struck with his left. Guo Jing used further manoeuvres from the Split Muscles Lock Bones technique, one after another.”

这就是金庸的魅力。两个武功相若的少年缠斗撕扯优雅不到哪里去,但金庸却信手拈来一个“笑语解颐”这样优雅的成语来形容“扯下巴”的动作,让人拍案叫绝。武侠小说中比武过招的场面司空见惯,写多了也就难出新意。而金庸却总能在节骨眼儿上抛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噱头来,仿佛在原本没有什么滋味的豆花中撒上了葱花和辣椒油,让读者精神一振,兴趣倍增。这一段文字Anna Holmwood翻译得也很出色。没怎么使用副词和形容词,基本上是一个连着一个的动词,非常恰当地烘托了武打动作的紧张感和节奏感。

幽默是对人生乐趣恰到好处地把握和表达,浅了容易变成耍贫嘴,深了又成了故弄玄虚。金庸的幽默是一种偏快乐的幽默,我喜欢。

断断续续,总算是把《射雕英雄传》英译本第一册读完了,随手写的评论,只是个人的一点感想,谈不上有什么见地和心得。一则学问见识有限,二则未经深思熟虑,偏颇缪误,在所难免。读书的过程中,始终对Anna Holmwood怀着一份感激与敬意。一个外国人,能如此欣赏中国文化并为之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值得我们尊敬。

更多推荐
中国网 2018-04-27 16:18
中国网 2018-05-04 17:41
中国网 2018-03-28 21:49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