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辉的“伪科学故事”:人为干预之下的别样真实
来源: 艺术中国 · 张婷 | 2017-09-09 09:58

刚获得2017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提名的新加坡小伙子赵仁辉在上海香格纳画廊M50空间新开了个展。带着项目研究为基础的艺术创作风格,赵仁辉将一个以“圣诞岛”环境主义改造项目为主题的展览内容倾力推送到观众面前。

赵仁辉“圣诞岛,自然而然”展览现场外墙海报。图片来源:张婷

在这个名为“圣诞岛,自然而然”的展览当中,我们获知这样一个故事。位于印度洋,占地135平方公里的圣诞岛曾为新加坡英属海峡殖民地的一部分,现为澳大利亚海外领地。该岛最为奇特的景观是每年一度的红蟹繁殖迁徙季。磷酸盐开采业是岛上的主要产业,始于十九世纪晚期,随后由人类定居者带来的入侵物种,如猫的迅速野生繁殖,日益影响到岛上脆弱的生态平衡。缺少天敌的原生生物逐渐沦为当地生物链的低端,造成多种本土物种灭绝,因此全岛范围内对野猫的捕杀也成为一项生态保护工作。赵仁辉主要研究岛上的濒危物种,检视人类生存痕迹对自然生态链造成的后果。此次展览中,他的摄影系列呈现了圣诞岛上奇特的生物种群、自然现象和自然地标,以及他独树一帜的“伪科学”和戏谑式的记录和诠释。艺术家最终试图(假想)以一劳永逸的方式维护圣诞岛的生态系统:彻底清除所有入侵物种——包括人类,也选择离开岛屿。这些想象中的情景,通过大量的现场摄影图片,和一个虚构的生态会议计划“后人类生活——重建岛屿生态系统”中提交的科学论文摘要等系列文献而展开。

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张婷

展览现场的文献。图片来源:张婷

展览现场的文献。图片来源:张婷

故事就立意于这个“伪科学”和“虚构”的概念之上。赵仁辉从“圣诞岛”的环境主义观念出发,完成了用客观资料素材去讲“主观故事”的创作方式。在这个故事里,圣诞岛的生态复苏计划,和人类为了维护岛上自然物种而针对同样是动物的猫而进行的捕杀行动,让艺术家戏谑的虚拟叙事风格在极度现实的环境中,创作出一台充满讽刺意味而又触目惊心的超现实剧本。在挖掘创作母题之前,赵仁辉对大量的科学研究素材进行了研究。他关注澳大利亚政府环境和能源部关于“圣诞岛复苏计划”的项目资料①,并和生物学家或动物学家沟通讨论,悉心思考和设计作品的视觉成果。他认为艺术媒介理当将复杂的社会真相和事无巨细的研究过程进行简化,进入充满叙事性且便于理解的切口。他使用真实的现场信息,尝试用异样的方式来诠释几乎乏味的科学现实。通过摄影作品而穿透的圣诞岛,显得非常直接和真实。艺术家主动降低图片的精度和色彩调性,类似普通游客纪实摄影的图像里不断映射出微妙的吊诡气氛。赵仁辉主动爆料说,其实有些图像是自己通过后期制作和合成的结果,有意而为,充满时间感的图像可增加现场的“荒废”情绪。在他看来,自己的摄影创作类似写小说,是用别样的真实去编一场故事。故事里的时间、地点、人物和情节,都在自己的分镜下安置到位。人们在圣诞岛所留下的生活印记,使得这个环境主义标志下的试验场只留下充满悬疑的“人的缺失”、“猫的捕杀”和其他残存物种之间的冷漠关系。

《13.S398.2839》,摄影,100×150厘米,2016年。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昆虫类(局部,共5张)》,摄影,2016年。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J8.2》,摄影,74×111cm,2016年。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类似“伪造事件”的艺术创作,在国际范围内并不鲜见。从上世纪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著名的以“纪实戏剧(Docu-drama)”风格而播报的广播剧《世界大战(War of the Worlds)》开始,到上世纪末黑人艺术家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针砭种族歧视的作品《开采博物馆(Mining the Museum)》,再到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今年据称耗资五千万的威尼斯大型个展“难以置信号残骸中的珍宝(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对于这场争议不断的达明·赫斯特个展,赵仁辉表示说,他并未如前者一般,以“无中生有”和明显虚构的“抽象事件”来达成轰动一时的艺术和资本联合效应,而是以其自身艺术家的身份游走于现实和幻想之间,用真实的素材去展示那些被人们忽略的矛盾和假设,去刺探人和自然关系中固有的紧张与冲突,提醒人们关注现实中的生态环境压力。他将现实与虚构、真相与诡计糅合在一起,在戏说中教育观众去面对这些图像信息,引起好奇和关注并生发深刻思考,也许这才是赵仁辉的真正目的。

弗雷德·威尔逊《开采博物馆》,1992年。图片来源于网络

达明·赫斯特个展“难以置信号残骸中的珍宝”现场。图片来源:张婷

《纪念圣诞岛上的最后一只猫》,装置,树脂、木头,2016年。图片来源:张婷

说到真实,赵仁辉补充说,圣诞岛上有很多奇怪的实验,其实自己的创作并不比现场更诡异。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真实有时比虚构更难让人置信。作为一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赵仁辉将人和自然之间主动和被动的关系,最终呈现为一个没有人类的现场。然而,无论是被遗弃的,还是被保护的,维护或者修复生态这一行为本身,已然属于人为干预下的自然。

赵仁辉“圣诞岛,自然而然”展览海报。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1月19日。

http://www.environment.gov.au/resource/draft-christmas-island-biodiversity-conservation-plan

http://www.environment.gov.au/topics/national-parks/christmas-island-national-park/management-and-conservation/conservation

作者:张婷来源:艺术中国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人民网 2017-06-23 09:36
农民日报 2016-10-20 00:00
​新京报 2017-09-20 07:11
新华社 2016-09-17 10:14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