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澍雨作品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回到精神的“故园”
艺术中国 · 艺术中国 | 2018-07-12 10:23

“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现场

“田野山林之中,树木质朴,花草动人,各自呈现出精彩的生命样式。透过它们,我看到了天地自然的轨迹,也看到了自己真实的生命样式。

用简洁的言语,诉说原初本真的情感。远离繁杂,复归内心的平和,回到精神的原乡——我的故园。”

——阴澍雨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左),阴澍雨(右)观看展览作品

7月11日,“故园——阴澍雨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是“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之一。展览位于中国美术馆4号厅,共展出阴澍雨近年来中国画新作50余幅,以写意花鸟画为主,题材多样,画风质朴,呈现出阴澍雨花鸟画的风格特点。

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吕品田兼研究生院院长吕品田观看展览作品

作为70后中国水墨画坛的代表,生于华北燕赵之地的阴澍雨曾负笈求学于南北两大美院,多年来一直坚持以艺术创作为先导,理论研究与教学实践互补共进。他坚守着中国画的正脉,秉承了明清以来的文人画传统,江南烟雨的温润,北国茂林的雄强都滋养了他。因此他的作品看似简淡疏率,实则精致典雅,每一笔都折射出劲健的笔力,散发着飘逸的墨彩。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牛克诚(右)观看展览作品

写意是中国文人画的传统,阴澍雨认为要理解中国画的“写意”,必须厘清技法层面的“写意”与观念层面的“写意”之间的关系。从展览的作品来看,笔墨语言的轻松活泼处处流露着“写”的意味,无论是巨幅树木还是小品花卉,用笔都能潇洒简洁、凝炼准确,墨色也在流畅的线条、块面中自然呈现出浓淡枯湿的韵律。“意”的传达同样是在这样的“写”中,建立起与自然的情感交流,“写”出了花鸟的生命本真。他不仅观察细致入微,更能把握物象的本质,用流动的笔墨在静态的画面中赋予花鸟生命的温度。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院长田黎明(中)与阴澍雨在观看作品时交流

例如《墨花草虫集》中的一帧小品,蝴蝶是细笔勾勒、皴染,尤其触角线条中段的提起,似断似连地产生律动感,仿佛在枝头探寻花粉的踪影;茎叶却是大笔渲染,氤氲之间墨色欲滴;花的勾勒,长线短线快慢交错,一笔略带飞白的茎自上而下,从花到叶连接起整个画面。蝴蝶、花、叶顾盼相生,尺幅虽小而构图完整、层次分明,耐人寻味。

展览现场

故园是精神的寄托,也是情感的归宿,无论“梦到故园多少路”,还是“孤舟一系故园心”,“故园”二字总是心头沉甸甸的分量。阴澍雨笔下的故园,在田野山林之中,树木质朴,花草动人,精彩纷呈。透过它们,可以看到天地自然的轨迹,也能看到真实的生命样式。故园是艺术的故园,更是心灵的故园,正如阴澍雨在展览自述中所言:“用简洁的言语,诉说原初本真的情感。远离繁杂,复归内心的平和,回到精神的原乡——我的故园。”

本次展览将持续到7月22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

微雨野松香 270×145cm 纸本水墨 2011年

阴澍雨 惊风 270×145厘米 纸本设色 2012年

总有骄阳 129× 248厘米 纸本设色 2017

阴澍雨 野塘清鸣 180×97厘米 纸本设色 2017

阴澍雨 秋荫 纸本设色 180×97厘米 2018

阴澍雨 熏风 纸本水墨 180×97厘米 2018

阴澍雨 晴蜓带露来 纸本水墨 57×48厘米 2017

阴澍雨 疏影秋红 纸本水墨 57×48厘米 2017

阴澍雨 熟透枝头 纸本水墨 57×48厘米 2017

阴澍雨 大丽 纸本水墨 57×48厘米 2017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墨花草虫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