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县教育局“腾楼当教室”折射大班额困境
北京青年报 · 丁家发 | 2018-07-10 08:52

丁家发

最近,湖南省新化县教育局整体搬迁至新化县农村公路局办公,这是该局8年之内第二次搬迁办公楼。2011年,新化县教育局从用了20多年的老办公楼搬迁出来后,就没有了自己的办公楼。囿于县财政困难,新化县教育局近150名员工只能临时租用场地办公。此番新化县教育局再次搬迁,与县里持续上升的“大班额”现象密切相关。

新化县教育局整体搬迁在外租房办公,把办公楼腾出来当作教室,以缓解当地的“大班额”现象。该教育局此举的确体现了一种责任担当,但也有无奈和尴尬的意味。我们在点赞之余,还须冷静地思考一下,为什么当地“大班额”困境一直没能得到妥善解决,非要教育局腾出办公楼?当地政府有没有采取相应措施或加大教育资金投入,以应对越来越严重的“超大班级”现象?笔者认为,“教育局腾楼当教室”之举仅是权宜之计,加大教育资金投入,提前预判和解决“大班额”问题,才是当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应对的治本之策。

不可否认,新化县教育局腾出办公楼当教学使用的教室,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地“大班额”现象,但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根据教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新化县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生16万多人,全县存在56人及以上大班额的班级1333个,占比37.14%;存在66人及以上超大班额的班级846个,占比23.57%。由此可见,教育局腾出来的办公楼,相比庞大的“大班额”班级数也只是杯水车薪。但不管怎么说,新化县教育局面对当地中小学校严峻的“大班额”现象,腾楼当教室之举还是体现了自身的责任担当,这一点不可抹杀。

“教育局腾楼当教室”也折射出了当地中小学校“大班额”的困境。据了解,新化县2017年全年地方财政收入12.8亿元,其中地方财政预算收入仅7.9亿元。按目前基础教育的配置标准,新化城区中小学校如果每年增加2000个学位,政府在硬件、师资、运转等方面的投入每年需追加投入两亿元。而新化县财政主要靠上级转移支付,仅教育投入就令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不堪负重。然而,“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贫困县财政困难是事实,但面对拥挤不堪的教室,却也不能推卸责任。

其实造成“大班额”有多种原因,其一,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人口出生率上升,适龄入学的孩子近年越来越多;其二,家长追求优质教育资源的意识不断增强,许多农村孩子相继跟随父母到城区上学,致使城区学校爆满。家长追求优质教育资源无可厚非,只要符合入学条件,就不能将其孩子拒之门外。因此,根治“大班额”现象,不仅需要建设更多的学校和教室,还需要逐步解决义务教育阶段均衡教育的问题,以避免众多学生一窝蜂挤向拥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少数重点学校。贫困地区要解决“大班额”问题,一方面政府要想办法多方筹措资金,进一步加大教育经费的投入,要让有限的资金用在教育的刀刃上;另一方面,可采取租赁教室、鼓励民间办学等多种方式,以缓解教室和学位不足,从而逐步消灭“大班额”。

总而言之,当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应切实履行职责,采取有效措施彻底解决“大班额”问题,别让类似教育局腾楼的尴尬再次上演。

供图/视觉中国

更多推荐
人民日报 2018-06-07 20:44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