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手妙补秘色瓷
世相

2017-09-29 00:05
订阅

在浙江慈溪上林湖畔的一栋小楼里,古瓷修复师郑卫国小心翼翼地打磨着手里的一件秘色瓷器。窗外的光射在瓷器表面上,泛起神秘的天青色。

时值夏末秋初,混杂着修复药水气味的狭小房间里略显闷热。但郑卫国并不在意,他觉得自己是在和历史对话,和古瓷神交。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今年46岁的郑卫国是浙江龙泉人,1990年进入国企工作,后来辞职下海经商,先后涉足服装、建材等行业,慢慢手里有了钱,逐渐迷上了青瓷收藏。收来的青瓷残的多,这让他颇感心痛,于是决心学习古瓷修复。

2006年,郑卫国前往北方拜师学艺。“师父就教了一周,能学到啥?人回来是懵的哦!”回忆往事,郑卫国苦笑着说。回到故乡,郑卫国开始自己琢磨,遇到难题就四处请教、翻阅资料。为了做到心无杂念,他把生意全部盘给了友人。

经历无数次的失败的郑卫国毫不气馁。他认定一心想干好的事情,肯定能够干好。一年之后,郑卫国终于摸索出了门道,并凭借一套独门绝技逐渐在圈里有了名气和口碑。

秘色瓷被认为是中国越窑青瓷发展到巅峰期的极品瓷器。由于传世量极少,加上缺乏文献记载,千百年来一度只能靠后人想象。作为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窑址考古发掘出土大量秘色瓷器物,揭开了秘色瓷尘封千年的面纱。

这些出土瓷器多是残件,能够将它们修复、恢复千年前的光彩,成为专家们迫切需要解决的事情。

从事古瓷修复十余年的郑卫国进入了专家们的视野。今年春节过后,收到浙江省考古研究所邀请的郑卫国收拾好行当,只身来到慈溪上林湖畔,开始了出土青瓷的修复工作。

不同于一般的瓷器,秘色瓷胎质细腻纯净,气孔小而少。以天青色为基本色调的釉面厚度只有0.2毫米,却呈现出晶莹剔透的通透感和厚重感。想要重现“夺得千峰翠色来”的秘色瓷之美,修复难度非常大。

郑卫国向考古专家请教,翻阅资料、深入考古发掘现场,了解秘色瓷的烧制工艺,迅速整理出修复思路。

修复秘色瓷时,郑卫国会将思维融入到瓷器中,寻觅着它原来的感觉走。“这就像谈恋爱一样,要去了解对方,懂得对方。”郑卫国说。

修复过程中每个环节都要精准到位,这是对技艺的考验,也是对耐性的考验。修复原料需要用到陶土、瓷粉、各种胶水等几十种,其中不少材料是郑卫国经过多次实验得到的秘密配方。

通过清洗、拼合、补缺、打磨、上色、上釉、做旧等工序,如同时光倒流一般,残缺不全的秘色瓷在郑卫国的手中渐渐恢复原貌。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长期的伏案修复工作让郑卫国患上腰椎痛、颈椎痛等职业病,严重时他睡觉都翻不了身。因为喜爱,郑卫国仍乐此不疲。

古瓷修复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郑卫国曾收过10余个徒弟,如今仍坚持从事古瓷修复的就剩下2人。

“修复古瓷时要像练功一样入定。现在不少年轻人太浮躁、坐不住。”说起后继乏人,郑卫国颇有些无奈。

经过近半年起早摸黑的修复工作,郑卫国的秘色瓷修复工作已进入尾声。70余件秘色瓷得以修复,其中首批30余件在故宫博物院斋宫举办的“秘色重光——秘色瓷的考古大发现与再进宫”展览中和观众见面。

如今,上林湖越窑青瓷遗址附近新落成的秘色瓷展示馆正在紧锣密鼓的布置当中。不久后,这些精美的秘色瓷就将展现在世人面前,对郑卫国来说,这就是最值得骄傲的成就。(文/摄 张培坚)

郑卫国在打磨修复中的瓷器。

郑卫国在给瓷器上釉。

修复材料有的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使用时郑卫国要戴上防毒面具。

修复过程中要仔细分辨釉层表面颜色的细微变化,调配合适的色彩。

修复古瓷时调色用的毛笔就有不同种类。

修复古瓷用的胶水林林总总也有四五十种。

中午休息时,郑卫国有时会到散落青瓷碎片的上林湖畔越窑遗址边走走,寻找青瓷修复工作的灵感。

郑卫国工作、吃住全在这栋三层小楼里,这里地处偏僻的农村,生活极为单调。

午休前,郑卫国在宿舍通过手机和家乡的亲人联系聊天。

郑卫国在端详他修复好的一件秘色瓷器。

这样的碎片,经过郑卫国的巧手能恢复历史原貌。

郑卫国在思考下午的古瓷修复思路。

郑卫国在调配釉色,修复工作中肉眼要分辨颜色的细微变化。

修复古瓷时郑卫国会寻找内心的平静,沉浸在与世隔绝的另一个世界中。

郑卫国修复古瓷时,一位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国际越窑研究中心学习青瓷文化的温州年轻人趁机前来观摩。

郑卫国沉浸在秘色瓷的神秘世界中。

使用一种具有一定毒性的修复材料后,郑卫国用清洗溶剂擦拭手面。

使用一种具有一定毒性的修复材料后,郑卫国擦拭受到刺激的眼睛。

郑卫国在端详刚上过釉的古瓷。

长期的伏案修复工作,让郑卫国落下腰椎痛的毛病,不得时时带着护腰带。

修复工作间隙,郑卫国在门口活动活动腰肢。长期的伏案修复工作,让郑卫国落下腰椎痛的毛病。

经郑卫国修复好的秘色瓷装箱准备搬运到新落成的秘色瓷展示馆进行布展。

郑卫国端详着自己修复好的秘色瓷八棱净瓶,修复前长长的瓶颈部分是缺失的。

郑卫国在翻阅越窑青瓷资料,给古瓷修复工作充电。

郑卫国的小小的工作间条件非常简陋,夏天也只能靠风扇降温。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