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顶上的林场瞭望员
世相

2017-12-07 00:05
订阅

五斤顶子是吉林省白山市靖宇县境内一座海拔1252米的山峰,山顶的瞭望塔用于观察三岔子林业局景山林场森林防火情况。一年有一半时间在这里的瞭望员牛胜国,已经在此工作了32年时间。

牛胜国每次从山下林场到瞭望塔的路程都异常艰辛:他需要先骑半小时三轮车,再背着重50斤的口粮爬2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山顶。到了冬季,他更是要踩着齐腰的积雪,最长一次爬了8个小时的山路才到达山顶。

只能勉强站三个人的瞭望塔内,可以一览周围林场全貌。塔下用于居住的小房不到20平米。由于信号不稳定,手机不能上网,只有一个小电视机用于解闷。日常用电靠太阳能电池提供,要是赶上连续的阴雨天就没有电用。

山上时常能遇到蛇和野猪。“去年11月初,我正在巡山,突然离我不到30米远的地方有一大四小共五头野猪停了下来。它们与我对峙了很长时间后才走开。当时,我吓得脑瓜子都木了。”牛胜国说。

作为一名老瞭望员,牛胜国也走丢过。“有一次在山雾中迷了路。原本下山只需要一个小时,那次却用了三四个小时。当时能见度不足10米,转悠半天,后来雾散开一些才走出去。”

牛胜国平时吃的食物都是易于贮存的,喝水需要到半山腰的泉眼中挑。下雨天,用于居住的小房子经常会遭遇雷击,灶台旁的墙面还留有被雷击的痕迹。

在这种条件下,天刚亮他就要起床。第一个任务就是瞭望,观察周边林场的情况,是否有起火点,然后是巡山,提防不法人员偷猎、伐木,最后向单位汇报情况。

对于牛胜国来说,这些条件虽然艰苦,但可以克服。最让他感到愧疚的是,父母去世前他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我父母都是近几年走的。他们走的时候,都赶上我在山上工作。同事通过电台告诉我家里出事了,让我赶紧下山。可是等我到了,人也没了。”

瞭望塔周围20公里荒无人烟,只有他一个人的工作环境异常孤独和寂寞。即使如此,工作32年的时间,牛胜国从没想过放弃。“只要身体允许,这份工作他还会继续坚守下去。”牛胜国说。(文/摄 蒋盛松)

牛胜国爬着铁梯子上瞭望塔。一年有一半时间在这里的瞭望员牛胜国,已经在此工作了32年时间。

牛胜国在塔上瞭望。天刚亮他就要起床,第一个任务就是瞭望,观察周边林场的情况,是否有起火点,然后是巡山,提防不法人员偷猎、伐木,最后向单位汇报情况。

瞭望塔内空间非常小,只能勉强站三个人。

牛胜国在瞭望塔上观察林场安全防火情况。

除了在瞭望塔上观察,牛胜国还经常到一处岩石上观察林场的情况。山上时常能遇到蛇和野猪。“去年11月初,我正在巡山,突然离我不到30米远的地方有一大四小共五头野猪停了下来。它们与我对峙了很长时间后才走开。当时,我吓得脑瓜子都木了。”牛胜国说。

牛胜国在岩石上观察完,踩着梯子返回。作为一名老瞭望员,牛胜国也走丢过。“有一次在山雾中迷了路。原本下山只需要一个小时,那次却用了三四个小时。当时能见度不足10米,转悠半天,后来雾散开一些才走出去。”

站在瞭望塔下,漫漫云海漂浮在脚下,鸟儿也在脚下飞翔。

瞭望塔旁用于居住的房子设施简陋,面积不到20平米,由于信号不稳定,手机不能上网,只有一个小电视机用于解闷。

居住的小房子外是太阳能电池和各种天线。

生活和工作用电全靠太阳能电池,要是赶上连续的阴雨天就没有电用。

牛胜国每次从山下林场到瞭望塔的路程都异常艰辛:他需要先骑半小时三轮车,再背着重50斤的口粮爬2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山顶。到了冬季,他更是要踩着齐腰的积雪,最长一次爬了8个小时的山路才到达山顶。

上山途中需要多次休息多次。

日常喝的水要到一处泉眼里挑。

挑水上山要走10多分钟山路。

牛胜国往屋子里搬柴火。

山上居住的房子经常遭到雷击,炉子墙角的墙曾被雷击穿留下了补过的痕迹。

平时吃的食物都是易于贮存的,萝卜埋在地下保存。对于牛胜国来说,这些条件虽然艰苦,但可以克服。最让他感到愧疚的是,父母去世前他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平时吃的只能是易于贮存的食物。瞭望塔周围20公里荒无人烟,只有他一个人的工作环境异常孤独和寂寞。即使如此,工作32年的时间,牛胜国从没想过放弃。“只要身体允许,这份工作他还会继续坚守下去。”牛胜国说。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人民日报 2017-03-08 10:09
瞭望 2016-09-27 00:00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