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家为校二十年的乡村代课教师
世相

2018-01-15 12:20
订阅

岔河小学地处湖南湘西凤凰、花垣两县交界的岔河村。这个贫困村4个苗寨的106户人家,散居在海拔600多米的山坡上。岔河小学距两林完小9公里,离最近的禾当小学也有3公里。44岁的隆九金,是这里唯一的乡村代课教师。

“我的家就是我的学校。”代课27年来,隆九金清楚记得岔河小学的四次易址。

1992年,是初中毕业后开始担任代课教师的隆九金工作的第二年。这一年8月,一场暴风雨刮倒了修建于70年代、依山而建的石头校舍。隆九金在父母的全力支持下,把学校搬回了家。四间木板瓦房中的两间,成了此后十年的教室。

在低矮潮湿、光线昏暗的家中上课,隆九金近视了,他的两个女儿近视了,几个学生也近视了。2001年,隆九金一家在自家木板瓦房旁修建了两层小楼,把教室搬上了亮堂的二楼。而他们一家人,仍住在原来的老木板瓦房里。

2011年,隆九金的弟弟用外出打工的积蓄,在村东给家里修建了一栋三层楼房。在征得弟弟同意后,隆九金又把教室搬到了这里。

2014年,就在当年倒塌的校舍旁边,岔河小学新校舍竣工使用。隆九金和他的学生们,终于重新找回了校舍。“新学校上课那天,在家的村民们都赶来放鞭炮庆贺。孩子们列队站立,行队礼,唱国歌,升起了五星红旗,眼里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全村的年轻人都是我学生。”隆九金说,这是他最为骄傲的事。

“龙文俊现就读于北京科技大学,隆英现就读于武汉音乐学院……”27年来,隆九金带出了数百个学生,从岔河小学走出的中专生和大学生有20多人,其中4名考上了重点大学。

目前的岔河小学共有3个班,包括学前班、一年级和二年级。所有的课程——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都由隆九金一人完成。每天从早上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岔河村的半山坡上,就会传来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

天气不好的时候,隆九金要接送河对岸的孩子们回家,背着年幼的孩子们走过用两根木头拼成的“棒棒桥”,平安送到家中。

为了不让村里的孩子辍学,隆九金每年都要为贫困学生垫交学费六七百元。27年前,隆九金作为代课教师的工资是53元。27年后的今天,隆九金作为代课教师的工资是1600元。

“妻子是我心中永远的痛。”隆九金说,有机会的时候,想背着妻子上一次万里长城。

2002年开始,隆九金的妻子龙荷花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因家里没有钱,眼睁睁放弃治疗,一直用草药维持。2008年后,龙荷花无法站立行走。如今的龙荷花,只能勉强站一会儿。大部分的时间,她只能坐在家中。

隆九金的两个女儿,也曾是他的学生。让隆九金夫妻两人欣慰的是,女儿们都很懂事,很进取。

大女儿隆宏珍已经上了大学,在长沙学医。她说,是妈妈的病,让自己决定将来一定当一名医生。小女儿隆智珍现在上初中,是学生会主席。她喜欢语文,喜欢历史,爱写作,爱读书,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作家。

“我的人生,就是一个铃铛,和一个药箱。”隆九金说。

虽然学校里已经装上了电铃,隆九金还是把跟随他多年的铃铛挂在学校里。“停电的时候,我还是得靠敲铃铛来上下课。”

除了村里唯一一名教师这一身份,隆九金还是村里唯一的医生。隆九金的母亲吴妹三患有癫痫,为此年轻时的他向大伯学习中医,希望给母亲减轻病痛。小有天赋的他,成为远近闻名的隆医生。给村里的老人们看病送药,是隆九金放学后的另一项重要工作。

其实隆九金的身份不止于“隆老师”和“隆医生”。隆九金笑着说:“我这里是村里的文化中心和经济中心。”岔河村是州定特困村,交通不便。为了方便村民,他在家开了一个杂货店,每周末需要去镇上买日用品回来备好,方便村民来家里购买。

给孩子们上课,给村民们看病,种地,担水,修电视,修柴油机……闲不住的隆九金,是村民眼里的“隆万能”。

“我是个多方‘化缘’的‘叫花子老师’。”隆九金说。

2011年,隆九金花1600元钱买了一台旧电脑,用两个晚上的时间学会了打字,开通了微博。

隆九金的想法很简单,他希望借助网络优势,发挥社会力量扶贫帮困,给贫困学子插上飞翔的翅膀。为此,他每天在微博上发布贫困学生信息,与爱心人士建立联系。

几年下来,学校里有了新课桌,新电铃,新课外书,新乒乓球台,孩子们有了新棉衣,新铅笔,甚至有爱心人士给学校捐助了一台发电机。

隆九金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马云公益基金会的乡村教师奖项目以中西部贫困山区乡村教师为主,每年挑选100名师德高尚、扎根基层的老师,提供资助和培训机会。隆九金也成为第三届“马云乡村教师奖”提名教师。

隆九金说,感谢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关心帮助岔河小学。“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杯水车薪,我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关心的不仅是一名代课教师,而是一个苗寨的未来。”(文/摄 中国网《世相》记者 陈维松)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县两林学区岔河小学,坐落在岔河村的半山腰上,禾当河和雅酉河汇聚山脚。连日的冻雨,让村里的树林与屋顶覆盖了一层冰凌。这个村子,已经连续停电三天。(航拍于2018年1月8日)

隆九金站在1992年因暴风雨倒塌的旧校舍门前。这里只剩了部分石头墙,里边种上了菜。

旧校舍倒塌后,隆九金将学校搬到了家里。父亲隆元喜是个木匠,当时他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把断脚少腿的课桌椅修好,还做了一块黑板。隆九金说,没有父母对自己当代课教师的全力支持,他坚持不到现在。

隆九金的母亲吴妹三站在木板瓦房前。2001年,隆家在木板瓦房旁修建了两层小楼,把教室搬上了亮堂的二楼。从1992年到2014年,岔河小学一直是在隆家上课。

隆九金在教室里给二年级的学生上课。2014年,就在当年倒塌的校舍旁边,岔河小学新校舍竣工使用,结束了岔河小学二十余年以家为校的历史。

教室里没有取暖设备,认真听课的学生穿着厚棉衣,还是流出了鼻涕。学生穿的棉衣和用的铅笔,都来自爱心捐助。

数学课堂上的隆九金。27年来他一直是坚持复式教学,所教学生学业水平测试居于学区中上水平。

课堂上的留守儿童龙喜山还在上学前班。她的父母都在外打工,跟着爷爷一起生活。

隆九金敲响下课铃,准备带孩子们进行课外活动。这个铃铛伴随隆九金多年,如今在村里没电的时候,还能派上用场。

中午放学后,隆九金从家里端来一个炭火炉放在教室,给不回家的学生们烤火用。学生们围坐在火炉边看书。

村里的小女孩小翠坐在教室门口看书。六岁的她还没有上学,但很喜欢到学校里来,看学校里的连环画册。小翠的姐姐小燕(小翠身后走出教室者),在这里读二年级。

操场上的篮球架,也是爱心人士给学校捐助的。课间时,男孩们爱在这里打篮球。

因为连日冻雨,压垮了村里的不少树。放学时,隆九金要护送河对岸的学生们走泥泞的山路回家。看到路上被压垮的树干,他给拖到了路旁。

隆九金背着学前班的孩子走过用两根木头拼成的“棒棒桥”,这是河对岸的孩子家上学放学最近的路。

隆九金说,山里的孩子习惯了这种恶劣的天气和泥泞的山路,走路飞快。但为了确保孩子们的安全,无论寒暑,他必须每天放学后送孩子们回家。

在留守儿童龙喜山的家里,隆九金辅导吃完晚饭的孩子们在应急灯下写作业。隆九金通过爱心人士的帮助,给学校的每个孩子家里都配上了应急灯。

清晨,隆九金给家里的水缸挑了四担水。隆九金多方联系,给学校接上了自来水。最近因为冻雨,村里停水停电。作为唯一在家的壮劳力,隆九金抗下了所有重活。

大女儿隆宏珍在准备做早饭前,给行动不便的母亲龙荷花梳头。她在长沙学医,今年夏天要开始实习了。是母亲的病,让她决定将来当一名医生。隆宏珍上大学的学费不低,她每年需要勤工俭学,给家里分担负担。

小女儿隆智珍在家里看书,墙上挂满了她和姐姐在学校获得的各种奖状。她喜欢语文,喜欢历史,爱写作,爱读书,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作家。

隆九金在家中备课。他说,两个女儿都很懂事,也很好学。自己完全不能懈怠,得努力工作,供两个女儿读书。

隆九金从3公里外的镇上买了一车的货,回到村里。他在家开了一个杂货店,方便村民来家里购买日用品。

除了村里唯一一名教师这一身份,隆九金还是村里唯一的医生。给村里的老人们看病送药,是隆九金放学后的另一项重要工作。

隆九金的妻子龙荷花在厨房里坐着炒菜,隆九金在一旁打下手。隆九金说,有机会的时候,想背着妻子上一次万里长城。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推荐
中国网 2018-01-19 08:38
中国新闻网 2018-04-04 07:26
中国网 2017-01-07 00:16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