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战”流感
世相

2018-01-24 00:05
订阅

1月20日早上7:30,宁波妇儿医院急诊科已是人头攒动。孩子的啼哭声、家长的呼叫声此起彼伏,儿科医生王天波穿过略显拥挤的走廊走向诊室,开始一天的诊疗工作。

刚一坐定,几位抱着孩子的家长已团团将王天波的办公桌围住。“大夫,我女儿半夜开始高烧,快给她看一看!”“医生,我儿子咳嗽厉害,吃药效果也不好,给他挂个盐水吧?”家长们一个个急不可耐地想要王天波赶紧给自家孩子诊疗,只有几平米大的诊室里顿时嘈杂不已。

从医近8年的王天波沉静、耐心地询问、查看着每个患儿的病况,笔尖在病历本上沙沙划过,诊疗意见已成竹在胸。儿科被称为“哑科”,婴幼儿不会表达,医生必须从他们的哭声和表情里,判断疼痛的程度,这都需要技术和经验的积累。

时下,流感处于季节性高发的峰值,据宁波市疾控中心监测数据显示,1月份以来,宁波市报告的流感病例比去年同期升高近7倍。根据浙江省疾控中心监测数据显示,14岁及以下流感病例占近7成。对于儿科医生来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王天波和同事们每人每天接诊量都在100多人次。

对于不少带孩子前来就诊的家长来说,等待4小时看病5分钟有点被“打发”的感觉,有的家长会心生不满、苛责医生。其实儿科医生在这几分钟时间里,都是在全神贯注地观、听患儿症状,并做出最佳治疗方案。儿科医生面临的是一场“车轮大战”,往往一坐几个小时都难得起身,顾不上喝水,也省去了上厕所的时间。

三班倒的工作状态使得每位儿科医生都承载着高负荷的工作量;而患儿家长疼孩子心切,有的会觉得孩子没得到好的照顾而辱骂医护人员,儿科医生受到精神和人身攻击的风险极高;相比其他科室医生,儿科医生收入偏低。这样“两高一低”的尴尬使得儿科医生难招,辞职的多。“和我同时期进来的儿科医生,有好几位辞职考上公务员或去做医药代表了。”王天波有些遗憾地说道。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王天波周末义务值班义不容辞。每天超负荷的工作,让王天波回家后都疲惫地只想早点休息,可是两岁的女儿总想让妈妈多陪着玩玩,有时王天波就会显得很没有耐心,这让她很是内疚。“我们不少儿科医生都是把耐心给了别人家的孩子,对自己孩子关心不够……”王天波说。

每天和病患儿打交道,会接触各类病毒,对儿科医生来说也是身体上的考验。王天波刚做儿科急诊时,就感冒了一个多月。“我们儿科医生的孩子多容易生病,可能就是我们把病毒不小心带回家了吧!”看过一位手足口病患儿后,王天波立即用免洗洗手液搓洗双手,以免给后面的患儿带去健康隐患。

做儿科医生最怕的是患儿家长的责难。儿科医生也多为人父母,都迫切希望孩子早点康复,可孩子和成人不同,病情变化很快,在诊疗手段、用药剂量上都要随时观察和变化,这也招致一些家长的不理解。“有的家长会骂得很难听,但我们医生也不能和他们吵架,只能把委屈憋在心里,有时挺难受的。”说话间,王天波的眼眶有点发红。“不过,有的孩子康复出院时,家长会来说声谢谢,这声感谢就会让我们颇有成就感,心里也就满足了。”转瞬间,微笑又在这位年轻的儿科医生脸上绽放。(文/摄 张培坚)

宁波妇儿医院急诊大厅挤满了排队挂号、缴费的家长。时下,流感处于季节性高发的峰值,据宁波市疾控中心监测数据显示,1月份以来,宁波市报告的流感病例比去年同期升高近7倍。根据浙江省疾控中心监测数据显示,14岁及以下流感病例占近7成。

开始坐诊之前,王天波戴好口罩做好防护。

早上7:40,王天波穿过挤满人的急诊观察室走廊,准备去坐诊。

王天波给一位患儿做检查。儿科被称为“哑科”,婴幼儿不会表达,医生必须从他们的哭声和表情里,判断疼痛的程度,这都需要技术和经验的积累。

王天波在给一位患儿做检查。入职宁波妇儿医院后,王天波凭借出色的表现先后被单位评为“优秀医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王天波在书写病历。从医近8年的王天波沉静、耐心地询问、查看着每个患儿的病况,笔尖在病历本上沙沙划过,诊疗意见已成竹在胸。

王天波在观察一位手足口病患儿的病情。

王天波被拥进诊室的患儿和家长所包围。王天波和同事们每人每天接诊量都在100多人次。

王天波在用听诊器给一位患儿做诊疗。三班倒的工作状态使得每位儿科医生都承载着高负荷的工作量。

王天波的办公桌上放置20余本患儿病历本,这些要做进一步观察的患儿都需要王天波来诊疗。

诊室办公桌下有报警按钮,万一遇到患儿家属有暴力倾向,儿科医生只能及时呼叫保安来处理。患儿家长疼孩子心切,有的会觉得孩子没得到好的照顾而辱骂医护人员,儿科医生受到精神和人身攻击的风险极高。

从8点开诊到11点40结束,王天波一个上午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过身,吃午饭前,她捶了捶有点酸痛的腰背。

一个上午的工作结束,王天波才喝上一口水。杯子是丈夫特意给王天波买的,让她多喝水,但是她忙起来根本没有喝水的空儿。

在医生办公室,王天波的午饭是一份已经有些凉了的盒饭。

中午休息时间里,王天波还抽空看看医学杂志。

下午4点多,王天波的诊室外还坐满了等待就诊的患儿及家长。

下午5点,结束一天的工作走出诊室时,王天波看了一眼门口的电子叫号屏,上面显示有189位患儿等待晚班医生诊疗。

下午5点,王天波仔细地在办公室洗净双手准备下班,以免把病毒带回家。

每天下班回家后,王天波身体极度疲惫只想休息,对一心想要妈妈陪着玩的女儿缺乏耐心,这让她很内疚。“我们不少儿科医生都是把耐心给了别人家的孩子,对自己孩子关心不够……”王天波说。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推荐
中国网 2018-01-24 17:24
人民日报 2016-07-08 00:00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