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里的驮运人
世相

2018-01-26 10:41
订阅

2018年1月11日,重庆主城晴空万里。东水门大桥上汽车来来往往、轨道6号线不时呼啸而过,旁边的下浩老街里,阳光穿过黄葛树叶的缝隙,洒落在斑驳的竹篦墙上。路人纷纷驻足拍照,镜头里一人一马爬坡上坎,马蹄发出哒、哒、哒的响声,叩着老街的青石板。

当天,远在巴南区木洞镇栋青村的雷德中在清晨5点左右起床、喂马,6点准时将马匹赶上货车从村里出发,驱车约40公里,在早上7点到达下浩老街。东水门大桥南岸区的桥头,顺着梯坎往下走131步阶梯就是下浩老街。雷德中赶着一匹正值壮年的公马,驮着满满两袋黏土往返于桥头和老街工地之间。山城特殊的地形,总有地方车辆无法到达,旮旮旯旯的地方施工需要大量的建材,现代机械力不能及,而单靠人力又无法满足搬运需求,于是,诸如雷德中此类的马帮,就这样继续生存于夹缝之间。

雷德中和他心爱的10岁马儿白海蒂。白海蒂,10岁,体重800斤。虽体型不大,但健壮,关键是适合做驮运:“家里总共有4匹马,活不多的时候可以两两轮换休息。马比骡子好用,骡子如果驮着几百斤走在这种阶梯上不会给人让路,脾气倔,不好控制。但马儿知道给人让路,知道下阶梯要斜着走。”

在土方堆放的地方,雷德中先是用铲子将土块装到马背两边的帆布袋子里,满满一铲估摸着有20斤,一铲倾倒下来,马身要晃一晃、稳一稳身形。装满后两边加起来有400斤左右,马匹背着体重一半的重量,先是下131步阶梯,中途不时发出嘶鸣,好像在招呼过路的人注意。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马匹背着几百斤重物下阶梯也要悠着走,下陡坡时雷德中要走在马后面,不时扯着马尾进行控制,让马斜着往下走。马蹄颤颤,不时要踩空、调整。下完阶梯走一段平路,再上7步阶梯,单边耗时5分钟左右到达“卸货点”卸货。

雷德中介绍,牵马做驮运也讲究天气,现在这个季节的晴天最好。下雨天石板路太滑,怕扭伤马腿。同时,马不能经常淋冷雨,淋雨久了的话马容易感冒。

遇见前面有人时,雷德中赶紧用手抓住马儿的尾巴,生怕它受惊惹麻烦。

路上有一个小洞,雷德中赶紧用砖块将洞盖上,怕马儿不小心踏进洞里,马失前蹄。

雷德中介绍,现在重庆用马拉东西的越来越少了,其实这个“活路”还是可以,运气好的话几乎天天都可以找到雇主,一个人一匹马,一天的报酬从600到1000元不等。在到下浩老街驮运之前,雷德中刚做完一个南川山上的活,他和儿子控制3匹马一天运完近20吨建材,当天的工资是4000元。“要看运什么,运条石要贵一些,一块条石近200斤,把条石搬上马背是个技术和力气活,搬上马背的时候至少需要两人搬石头一人控制马匹,而且卸下来的时候要特别小心,怕把马腿砸到。运土方风险小、便宜。”

雷德中用铲子把土装满需要5分钟,走到卸货点也是5分钟,空着回程的时候要快一些,只需要3分钟左右,合计约15分钟一个来回,剩下的一两分钟,人和马匹都需要歇口气。

卸完土石方后,雷德中检查马儿的关节,生怕它受伤。从早上7点开始驮运,近十个趟次下来,马匹的汗水已经将毛发浸湿,雷德中的汗水也冒上额头。(文/江飞波 吕芷逸 摄/冉文 视觉中国)

1月11日,重庆主城晴空万里。东水门大桥上汽车来来往往、轨道6号线不时呼啸而过,旁边的下浩老街里,阳光穿过黄葛树叶的缝隙,洒落在斑驳的竹篦墙上。路人纷纷驻足拍照,镜头里一人一马爬坡上坎,马蹄发出哒、哒、哒的响声,叩着老街的青石板。

当天,远在巴南区木洞镇栋青村的雷德中在清晨5点左右起床、喂马,6点准时将马匹赶上货车从村里出发,驱车约40公里,在早上7点到达下浩老街。东水门大桥南岸区的桥头,顺着梯坎往下走131步阶梯就是下浩老街。雷德中赶着一匹正值壮年的公马,驮着满满两袋黏土往返于桥头和老街工地之间。山城特殊的地形,总有地方车辆无法到达,旮旮旯旯的地方施工需要大量的建材,现代机械力不能及,而单靠人力又无法满足搬运需求,于是,诸如雷德中此类的马帮,就这样继续生存于夹缝之间。

雷德中和他心爱的10岁马儿白海蒂。白海蒂,10岁,体重800斤。虽体型不大,但健壮,关键是适合做驮运:“家里总共有4匹马,活不多的时候可以两两轮换休息。马比骡子好用,骡子如果驮着几百斤走在这种阶梯上不会给人让路,脾气倔,不好控制。但马儿知道给人让路,知道下阶梯要斜着走。”

在土方堆放的地方,雷德中先是用铲子将土块装到马背两边的帆布袋子里,满满一铲估摸着有20斤,一铲倾倒下来,马身要晃一晃、稳一稳身形。装满后两边加起来有400斤左右,马匹背着体重一半的重量,先是下131步阶梯,中途不时发出嘶鸣,好像在招呼过路的人注意。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马匹背着几百斤重物下阶梯也要悠着走,下陡坡时雷德中要走在马后面,不时扯着马尾进行控制,让马斜着往下走。马蹄颤颤,不时要踩空、调整。下完阶梯走一段平路,再上7步阶梯,单边耗时5分钟左右到达“卸货点”卸货。

雷德中介绍,牵马做驮运也讲究天气,现在这个季节的晴天最好。下雨天石板路太滑,怕扭伤马腿。同时,马不能经常淋冷雨,淋雨久了的话马容易感冒。

遇见前面有人时,雷德中赶紧用手抓住马儿的尾巴,生怕它受惊惹麻烦。

路上有一个小洞,雷德中赶紧用砖块将洞盖上,怕马儿不小心踏进洞里,马失前蹄。

雷德中介绍,现在重庆用马拉东西的越来越少了,其实这个“活路”还是可以,运气好的话几乎天天都可以找到雇主,一个人一匹马,一天的报酬从600到1000元不等。在到下浩老街驮运之前,雷德中刚做完一个南川山上的活,他和儿子控制3匹马一天运完近20吨建材,当天的工资是4000元。“要看运什么,运条石要贵一些,一块条石近200斤,把条石搬上马背是个技术和力气活,搬上马背的时候至少需要两人搬石头一人控制马匹,而且卸下来的时候要特别小心,怕把马腿砸到。运土方风险小、便宜。”

雷德中用铲子把土装满需要5分钟,走到卸货点也是5分钟,空着回程的时候要快一些,只需要3分钟左右,合计约15分钟一个来回,剩下的一两分钟,人和马匹都需要歇口气。

卸完土石方后,雷德中检查马儿的关节,生怕它受伤。从早上7点开始驮运,近十个趟次下来,马匹的汗水已经将毛发浸湿,雷德中的汗水也冒上额头。

雷德中用手给马儿擦汗。

从2岁起,白海蒂就一直是雷德中饲养,平时也很关照它,休息时,雷德中用手抚摸着马儿的额头。

中午时分,雷德中将白海蒂系在一边,在老街里点上3两小面,就着汤水下肚。

匆匆果腹后,便给白海蒂喂水、喂玉米,人和马稍加休息后又开始工作。

大约一刻钟走一个循环,一天总共约走40个趟次,8吨左右的土方或石料就从一个地方挪到了另一个地方。白海蒂十分温顺,附近干活的工人都十分喜欢它。

来老街游玩的市民,看见牵马干活的雷德中感到很稀奇,连忙拿起手机拍照。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推荐
鄂尔多斯发布 2017-11-12 21:40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