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坐过飞机的“客舱美容师”
世相

2018-02-22 10:19
订阅

春运期间的宁波机场,客机刚落地停泊,一队身着灰色工作服、佩戴反光背心的客舱保洁员已站立在飞机前的黄线外等待,直至最后一名旅客走下舷梯,她们立即登上飞机,开始客舱保洁工作。

登机后听到机组人员广播发出的特需指令,每个保洁员都竖起大拇指表示收到,然后开始各司其职:更换椅套,收拾椅背垃圾,清扫地板……狭窄的客舱里顿时热闹非凡。

机场地服保洁部向日葵班组,春运期间每天要负责80余架次进港航班的客舱保洁。按照每架飞机180个座位计算,一天下来她们要保洁上万个座位,垃圾清运量比平时多了7-8倍。

为了让航班能够以最整洁的环境迎接出行旅客,她们是名副其实的“客舱美容师”。

向日葵班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自从成为客舱保洁员,她们便和节假日无缘,无法回老家和亲人团聚。尤其春运是一年里最忙的时节,她们往往是早上8点上班,晚上10点才能下班,甚至会加班到午夜零点以后。白天吃饭时间也不固定,吃饭时遇到任务,她们就得放下碗筷,用最快速度赶赴停机泊位。

班组长牛灵云和朱兴敏分别来自安徽和山东,她俩从事客舱保洁员工作都已7年多。为保障春运,她们7年间都未能回老家过年。一放寒假,留守在家里读书的孩子便和老人一起赶赴宁波,这样一家人才能团圆过年。

保洁工作务必等前一拨旅客全部下机后才能实施,因而留给客舱保洁员的时间非常有限。按照行业标准,过站航班15分钟内就要保洁完毕,而向日葵班组给自己加码,限定在13分钟内完成保洁工作,保证下一拨旅客能早日登机。

客舱保洁让每个人练就了眼尖心细的本领。在客舱里发现客人遗失的手机、相机、金项链、钱包,他们会立即上报,去年全年拾物价值约121万元。

客舱保洁工作技术含量并不高,但讲求速度和效率,这对团队协作能力要求更高。“我们彼此都很默契,干活时不会斤斤计较,因此效率很高。”小组长王礼群说。

在以女性为主的向日葵班组里,王礼群个子最高,干起活来也是风风火火。2008年,22岁的她从安徽老家来到宁波,在机场的商店里做售货员,3年前,考虑到工作的稳定性,她决定转岗做一名客舱保洁员,是一位老机场人。

高峰期内,半小时内会有8架飞机需要进行保洁。这对当班的18人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人手不足,就要靠更勤快的脚步和合理的人员搭配弥补。

尤其是国际航班,由于飞行时间久,旅客产生的垃圾更多。而其中如果有人因为晕机呕吐,客舱地板、洗手间内都会是一片狼藉,严重时马桶会被呕吐物堵塞。为了能快速清理干净,她们只能下手去抠。因而每个客舱保洁员首先要过的是心理关,并且对异味有着“免疫”功能,不然根本做不了这一行。

向日葵班组成员大多来自农村,每个人身上都保留着一份淳朴。工作很辛苦,但大家身上总洋溢着一份热情和快乐。去年,她们共服务于2万多架次航班,收获机组表扬留言680余次。对她们来说,一份好评留言就是最好的褒奖。

不过,她们有时也会碰到不礼貌的机组人员。按规定,垃圾袋等物品是各航空公司自配在飞机上的。客舱保洁员问机组人员要所需物品时,有时会遭到白眼,个别机组人员甚至会把垃圾袋直接甩到保洁员脸上。对于这样的委屈,淳朴的保洁员们在难过之余,还在为机组人员考虑。“他们在天上飞来飞去,压力也蛮大的。”

在整个机场工种里,客舱保洁员做着最脏最累的活,收入却最低。虽然每天登机无数次,可大多数保洁员从没坐过飞机。为了省钱,淡季轮休回老家一般还是坐10余个小时的火车。乘坐飞机回老家,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能让旅客在干净的客舱里飞往家乡和家人团聚,我们也挺开心的。”看着脚步匆匆的旅客,班组长牛灵云笑着说。(文/摄 张培坚)

客舱保洁员站立在客机前,这样能在旅客全部下光之后第一时间登机进行保洁工作。

开始保洁工作前,机组人员会通过广播发送指令,保洁员们会举起大拇指表示收到。

班组长朱兴敏在客舱里进行细致的“美容”工作。从事客舱保洁员工作的7年间,她都未能回山东老家过年。

王礼群在客舱里进行保洁工作。10年前,22岁的她从安徽老家来到宁波机场从事商店售货员工作,3年前自愿转岗做起客舱保洁员。

王礼群在客机卫生间里保洁。每位客舱保洁员首先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对旅客的呕吐物、便溺物气味有“免疫”功能。

客舱环境狭窄,王礼群探身到储物柜里找寻备用座套。

一位保洁员从座位上捡到旅客遗忘的充电宝,立即给班组长和机组人员上报。

停机位行车道上经常会有遗落的旅客行李箱配件以及车辆零件,这些杂物都会对飞机带来安全隐患,客舱保洁员看到后就会捡起来,这是一个多月的积累。

“向日葵”班组经常会在客舱捡拾到旅客遗忘的贵重物品,2017年全年拾物价值约121万元。每次都会有详细的记录。

保洁员胡菊梅扛着一大袋垃圾穿过客舱。

班组长朱兴敏和同事做好山航一航班的客舱保洁工作后,机组人员对其优质的服务点赞。

不忙的时候,保洁员喜欢翻开机组人员写的表扬留言,对于帅哥机长写的印象会更加深刻。去年一年,地服客舱保洁部收获机组表扬留言680余次。

塞满垃圾的工作车里总是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保洁员们早习以为常,坦然乘车。

值班室里,班组长牛灵云和朱兴敏在关注进港航班动态,查看任务指令。

趁进港航班少的间隙,客舱保洁员们抓紧轮流吃午饭。由于吃饭时间不固定,所以他们都不去食堂吃饭,而是自带菜来,吃前轮流用微波炉加热。

等待任务的间隙,地服客舱保洁部的负责人老郑在给部下打气。整个机场工种里,客舱保洁员做着最脏最累的活,收入却是最低的,老郑也迫切希望能给自己的手下争取更好的待遇。

部分客舱保洁人员在一架客机前留影,微笑挂在每个人的脸上,但他们在工作生活中也有不少难以解决的难事,作为外来务工人员,最让他们头痛的就是孩子的入学问题。

下午3点多,进港航班频次加大,王礼群和同事刚做完一架客机,又急忙奔向另外一架客机。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

更多推荐
新星出版社 2017-12-12 11:52
新华网 2017-10-06 10:05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