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北海上油田的“抗冰人”
世相

2018-03-16 13:18
订阅

进入大寒,辽东湾海域的最低气温达到了零下20摄氏度,海面冰层的厚度达到了20-40cm,锦州9-3油田就位于这里。作为中国海上地理位置最北、海油纬度最高的油气生产中心,每年12月至次年3月,油田都处于“冰川时代”。面对这样的特殊天气,有一个由近百名员工组成的“抗冰保产”冲锋队奋战在油田冰情“重灾区”,只为确保油田生产及油轮外输安全平稳运行。(文/摄 视觉中国 张磊)

早上近7点,辽宁省兴城市,员工们从兴城码头出发,准备前往我国海域最北端的锦州9-3油田群。

早上的码头雾气缭绕影响了正常的出海计划。

准备前往平台作业的倒班员工们在运输船上休息。

经过近2个小时的等候,雾终于消散,水手准备解开缆绳起航。

运输船破冰而行,驶向采油平台。

海冰在波浪的推挤之下互相撞击时产生了如荷叶形状的“荷叶冰”。

海面上的“荷叶冰”。

抵达平台后,作业人员利用吊笼把他们和行李从甲板“吊”上平台,他们习惯了这种空中“运输”方式。如遇特殊情况,作业人员就乘坐直升机往返陆地与海上平台。

海冰是会“生长”的,看似不大的冰块由于海水的流动可迅速生长蔓延,以至对平台导管架造成致命危害。

一艘破冰船驶过采油平台。海冰运动时,对采油平台有巨大的推力和撞击力,如不及时清理就会损伤输油管线,导致油轮无法靠泊,影响外输作业。

冬季海冰的流动随时可能破坏采油平台,破冰船不断地在平台周边破冰。由于靠近海岸,冰中夹杂大量泥沙,所以平台周边区域的海冰异常的坚硬,对平台导管架的撞击力也更强 。“抗冰保产”冲锋队就担负着清理周边海冰的任务。

滨海284破冰船船长马志平已工作了几十年,如今在船上工作2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上世纪九十年代海上与陆地的通讯还很不方便,马志平出海后就基本和家里失去了联系,这也让成家不久的他和家里产生了不少矛盾。如今海上通讯方便了一些,他也得到了更多家人对他工作的理解。

一位老船长在驾驶运输船驶向采油平台。倒班船船长陈传云已做了38年的跑船工作。他说,在海上时常会遇到大风浪,最大的一次风力将近10级,他掌舵的货船在海上漂泊了一天一夜无法行进。

工作人员在总控室内。

平台就像一个家,美味可口的饭菜每天都为员工准备着。

35岁的杨家春在这里工作了11年,作为一名安全监督助理,他每天负责平台上的安全管理,他说,在平台上最怕的就是降温结冰,如果冰情严重会导致输油管路无法正常运行。

平台实行倒班制,每个员工要在海上工作28天才能回家。32岁的平台操作工孙重庆留在海上过春节。

25岁的发电工张远航也在海上过年。

为确保平台正常运转,班长杨敏政曾在距离锦州9-3中心采油平台1.43公里外一座采油平台上独自值守了10多天。

图为杨敏政曾独自值守了10多天的采油平台。

一艘油轮准备停靠平台取油,破冰船在为其开道。

米志鹏是油田CEPD平台操作班的90后新员工,他在平台外进行全天候巡视,以保证平台的正常运转。

天气寒冷,平台的带缆走道都结上了厚厚的冰凌。作为夜班操作人员,张贺必须尽快清理积冰,以确保后续操作人员巡检的安全顺利。

一位员工在用地热水给平台导管架冲冰。

被海风吹到平台上的碎冰。

平台上的工作人员准备乘坐直升机上岸。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推荐
中国网 2017-01-23 00:09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