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和他的672名孩子
世相

2018-05-07 06:10
订阅

“9年前来采访的记者见到我,都会一愣,觉得我实在不像安康家园的园长。”

行伍出身的胡源忠,曾担任武警女子特警队的擒拿格斗教练。军人不怒自威的形象,不仅让媒体怀疑,也让当年初到安康家园的孩子们怀疑。

安康家园的孩子,都是5.12汶川特大地震孤困儿童。安康家园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共同发起设立,712名孩子在北京、日照的安康家园生活了一年,有一部分后来又陆陆续续找到了父母,最终672名孩子于2009年8月回到成都双流的安康家园。

“胡爸爸对我们很严厉的。以前晚上熬夜看小说,阿姨没收我们的书。他直接过来罚我们写读后感,看多少写多少。”正在读高二的小文说。

青春期的孩子难免调皮捣蛋。家园里的孩子跟人打架了,胡源忠会默默扔过去拳击手套、头套、护具,说:“你跟我打。”

胡源忠重在防守,不出拳或出虚拳,只是鼓励孩子出拳。几分钟下来,胡源忠会告诉精疲力尽的孩子什么才是武德,打架证明不了任何事。

8岁就进入安康家园的小华,平时叫胡源忠“老汉儿”(四川方言中爸爸的意思)。他很喜欢向“老汉儿”学习拳击和擒拿格斗,还得过武术比赛的奖牌。刚进家园的小华胆小,常做恶梦。通过习武,小华更加自信。

胡源忠说:“这些孩子受过创伤,会更敏感,需要时间愈合。但我们不能只是同情,而应努力让他们生活地跟其他孩子一样,面对现实,找到自信。”为拉近与孩子的距离,他把自己的儿子也接进了安康家园。

除了以管教严格著称的胡源忠,安康家园里的慈母角色,多由家园里的“安康妈妈”来完成。这个团队曾荣获过“全国三八红旗集体”。

“园里的孩子都认自己的‘安康妈妈’,走出去的孩子也都经常惦记自己的‘安康妈妈’。我管不了的孩子,她们都能照顾得服服帖帖。没有她们在,也许我也坚持不下来。”

除了威严,会弹吉他、拉二胡、吹笛子的胡源忠,让孩子们见识了他的“铁汉柔情”。

最近,胡源忠把歌曲《成都》重新填词,教给孩子们弹唱:“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毕业的愁……余路就要自己走,你向我挥挥手……和我在梦中的安康走一走,直到所有往事都模糊了,也不停留。”

胡源忠说,新词写的是孩子和安康家园、和安康妈妈的一些故事:“我其实又琢磨了一下,第一段还得改一改。孩子到底是愁毕业还是愁离家?我得再琢磨琢磨。”

和孩子们共处9年,胡源忠觉得自己的性格也变柔软了。“现在来采访的记者,眼神里已经没有了我9年前看到的怀疑。”他说,9年时间,自己这个“老男孩”,带着一帮“小男孩”一起长大。

胡源忠说:“这话其实是园里一位安康妈妈说的。有一次我带一帮孩子弹吉他,唱《老男孩》。一个阿姨哭了,说看见一个老男孩带一帮小男孩在唱,把我也说哭了。”

数据显示,双流安康家园已先后有624名孩子高中毕业,其中,282人考上大学,342人职高毕业后就业或参军。

“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入伍从军后立功受奖了,有的已经参加工作。孩子们在各行各业都努力勤奋,都是我的骄傲。”胡源忠说。

对于孩子的未来,胡源忠说:“希望孩子们出去后平安平淡、乐乐呵呵就好。”

胡源忠希望家园的孩子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他对今年参加高考的小恒说:“不管学什么,我觉得你应该考出去。回家机会有的是,但出去的机会可就不一定了。尤其弟弟长大后,你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更不能说走就能走。”

胡源忠说:“咱们的孩子从家园出去以后,更多的是独自面对。其他孩子出门摔跟头,家里还是有父母在做后盾。我常跟孩子们说,你们有这么多兄弟姐妹,这么好的‘安康妈妈’,还有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这是你们的温暖港湾。”

对于家园的未来,胡源忠说,目前园里还有48个孩子,最小的几个孩子在读初二。再过4年,他们也要高中毕业了。那时候,安康家园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我现在一心一意在家园,打完这场14年的持久战。”(文/摄 陈维松 组照摄于2018年4月17日-4月21日)

1970年出生的胡源忠来自贵州,行伍出身的他,尽管退伍多年,仍保留了军人的威严。作为成都双流安康家园的园长,从管理战士到管理672名震后孤困孩子,他说这9年也是自己的一种成长。

安康家园的孩子,都是5.12汶川特大地震孤困儿童。安康家园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共同发起设立,712名孩子在北京、日照的安康家园生活了一年,有一部分后来又陆陆续续找到了父母,最终672名孩子于2009年8月回到成都双流的安康家园。

早上6点不到,读初中的小杰(画面右)和小皓就起床,并自己整理好床铺。他们的学校离安康家园有半小时车程,每天家园会安排车接车送,安康妈妈早上送他们去上学,晚自习后接他们回家园。

早上的食堂,安康妈妈领着五个读初中的孩子吃早餐。目前,安康家园里还有48个孩子。

吃完早餐,安康妈妈带着五个读初中的孩子上车去学校。

平时的安康家园,冷清了许多。家园的文化墙上,是许多孩子的新旧照片对比,还有他们对家园的寄语。安康家园已先后有624名孩子高中毕业,或步入大学,或就业或参军。

安康家园的一间宿舍里,一个孩子这样留言:“我希望当一名医生,救助那些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人! ”

没有了孩子打闹的喧嚣,胡源忠更多是坐在办公室里。园里的一条流浪狗丁丁,时常跑来躺着他身边。

时隔9年,山东日照安康家园的安康妈妈李向南来双流安康家园看望自己曾经照顾的几个孩子。那时,还没当母亲的李向南,带着这四个还不满5岁的男孩度过了汶川震后的第一年。

李向南带着孩子们看旧照。她说,当时是四个孩子里最大的小瑞(画面左)最先叫自己妈妈,其他三个男孩也就跟着叫了。2009年,孩子们要回双流安康家园时,无论她怎们动员,几个孩子都哭着不想走。

小楷和小瑞在宿舍完成当天的作业,安康妈妈王晨在一旁清扫。从成都双流的安康家园开始启用,王晨就来到了这里。上岗前,她参加了前后4个月的心理疏导知识培训。

王晨发现小楷的球裤破了个洞,就找来针线给缝合好。“现在他们都熟到叫我‘老王’。”王晨说,9年下来,她看到这些敏感又坚强的青春期孩子在不断长大。

胡源忠拉着从职高放学的小武一起练拳。安康家园建立后,胡源忠带着4岁的儿子一起住进了安康家园。他时常带着儿子一起练拳,其他男孩也纷纷凑过来开始学,教他们习武与做人。

安康家园有一个家园微信群,胡源忠时常拉着还在园里的孩子一起自拍合影,发到群里给离开家园的孩子们一起看。

胡源忠听说在成都武侯区工作的小萍想找对象,而且想找军人,立刻当起了“红娘”,给老战友打电话联系。小萍和弟弟小文都已走出安康家园,弟弟小文也是军人。

在棠湖中学读高二的小华(画面中)正在学校操场体训。8岁就进入安康家园的小华,平时叫胡源忠“老汉儿”(四川方言中爸爸的意思)。他很喜欢向“老汉儿”学习拳击和擒拿格斗,还得过武术比赛的奖牌。

周末的时候,胡源忠拉着小俊(画面左)和其他孩子一起排练他改编自《成都》的歌曲《安康》。胡源忠说,新词写的是孩子和安康家园、和安康妈妈的一些故事。

对于家园的未来,胡源忠说,最小的几个孩子读初二,再过4年也要高中毕业了。那时候,安康家园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我现在一心一意在家园,打完这场14年的持久战。”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