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墙体绘画师
世相

2018-05-25 14:36
订阅

城市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美术院校美术系毕业,扛着画笔、颜料、脚手架奔波在大街小巷,用才华和汗水为城市的墙体“美容”。80后青年岳亚伟就是这样的墙绘画师。用他的话说,“本来是美院‘才女’,戴上安全帽、爬上脚手架,秒变‘农民工’。”

10年前,岳亚伟从宁夏一所大学美术系毕业后来到上海打拼。“我做过设计、去过画廊,不仅加班辛苦,而且薪水低。”有一次他偶然接到兼职,帮火锅店画墙壁3D装饰画。这个兼职让他拿到一笔不错的收入,也让他发现了3D墙绘的巨大市场空间。

一番考虑之后,岳亚伟辞去了网页设计师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3D墙绘的创作中去。为了拓展客源、接到更多订单,他把墙绘业务接入之前开的网店,开始创业生涯。

社区街道、学校、健身房、酒吧、餐厅……这些都是他们施展才华的地方。现在,他的团队有8位年轻的全职画师,都是从美术院校的美术系毕业。“干这个活不仅要有才华,还要有体力。”毕业于四川美院的冯潇笑着说。

一幅3D墙绘往往要几十平米大小,需要画上几天。“在室外干活时,戴上安全帽,爬上6米高的脚手架,和建筑工人没啥区别。”宁夏大学美术系毕业的郭金玲说。虽然爬脚手架的活儿都是尽量交给男士,但两位女画师也经常顶着烈日爬上去一起画。

去年,他们画了一幅上海鸟瞰图。面积二、三十平方米。8名画师一起画了整整两周,体力不行的胜任不了这份工作。当然,画师也会苦中作乐,累了就爬下脚手架即兴来一段街舞,这样轻松欢快的工作氛围很难得。

工作室里除了8位画师,还有一名设计师和一名客服,他们负责网店的大部分工作。“去年一年网店上接了100多单,营业额80多万。”华静说,江浙沪地区的墙体彩绘、涂鸦,他们都可以过去,也会有一些其他地方的订单。

从2015年创业,岳亚伟和他的团队创作的墙绘作品有几万幅、上万平米。每接一个项目,岳亚伟就会用照片或视频记录大家辛苦的成果,他们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画师们在各种现场画画的工作照。

对于未来,岳亚伟很有信心。“虽然我们不像白领一样稳定顾家,但看到大街小巷、乡村小路旁美丽崭新的彩绘墙面,我们也会忘却一天的辛苦疲惫,由衷快乐。”

岳亚伟说,电商时代赋予了传统艺术者更广阔的未来,靠手艺吃饭的价值才刚刚显现。(文/摄 超凡)

岳亚伟(画面左)和画师冯萧在讨论3D画设计稿。

工作室的画师们在一项目现场讨论画稿方案。

为了赶工期,大型的3D墙画会由多名画师合作完成。

一名画师在准备作画的颜料。

通常男性画师会照顾女性画师,爬脚手架之类的画都是男性优先。

郭金玲是工作室的艺术总监,她在展示一位画师给她画的画像,鼻子是红红的,那是去年夏天接连在户外作业晒伤的。

郭金玲说自己是十足的女汉子画师,一整天下来浑身上下全是颜料。

郭金玲的孩子在昆山生活,她在上海工作,常常聚少离多。她给孩子建了个QQ空间,把孩子的画作都上传在上面。

工作室的网店客服华静在处理客户订单。她刚满20岁,老家在湖南,之前在上海一家面包店做收银,处理起客户订单也是游刃有余。

华静身边都是一些画师,她很希望自己能通过学习,将来也跟画师们一起画画。

岳亚伟和画师们一起完成的一处商场地面的3D画作品。

画师们在现场作画时,都会用一台小相机拍些小视频作为记录。

岳亚伟在搭脚手架。他既是老板也是画师,身兼多个角色。

岳亚伟开车前往项目工地。这两年订单增多,工作室业务走上正轨,他买了一辆新的奥迪汽车。

岳亚伟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画师们在各种现场画画的工作照。

在闲暇时间,画师们会在画师作画,找艺术灵感。

下班后,岳亚伟和画师们在超市买菜。

周末时间,岳亚伟会组织各种活动,比如烧烤、唱歌等。

岳亚伟和同事在工作室里吃晚饭。他们租借的场地有厨房和卧室,还有地下画室,像家一样便捷和温暖。画师和岳亚伟一样多来自外地,大家在一起生活工作特别开心。岳亚伟说,他特意把工作室做得跟家里一样,给大家轻松的工作生活环境。

岳亚伟(前排右二)和画师及客服留影。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