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明哥
Hi 中国人

2017-11-28 10:00
订阅

位于深水埗北河街的老店“北河烧腊饭店” 郭思颖 摄

繁华如香港,贫穷亦显得无助,此时,若有人赠予一餐饱饭,有可能挽救一个人的命运。在香港最贫穷的深水埗,有一个人,坚持免费送盒饭给穷人十年,感动整个香港。他说,“我不是慈善家,我是一个补锅佬,这个城市哪里有漏洞,我就来补”。他是人称“明哥”的爱心饭堂老板——陈灼明。

不简单的送盒饭

走到深水埗的“北河同行”门前,上面挂着一个牌子“每日营业时间6:30 ——4:30”,下午茶时间就停业的茶餐厅让人好生纳闷。推门而入,这家墙面淡淡鹅黄色的店面,小巧整齐有致,墙面上挂着茶餐厅少有的书法和油画,身穿白色衬衫的明哥坐在收银台边,正在思考着什么。一问之下才明白,原来下午四点半之后,这家茶餐厅就要开始为免费派饭做准备。

送盒饭,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从准备盒饭、派送,到志愿者返回餐厅,分享讨论,整个过程大概要四五个小时。采访的那天,我们赶上了每周六的派饭。下午四点半不到,香港各地的志愿者就陆陆续续的来到“北河同行”。其中包括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的小朋友,他们在志愿者姐姐的指导下,熟悉派饭的流程:“我们派饭的第一件事要做什么?敲门……”。一对香港夫妻带着三四岁的儿女来参加派饭,“因为要让他们知道如何奉献爱心”;一位来自苏格兰的留学生跟着自己的香港朋友来派饭,“听说过明哥,他很有名,这样的爱心很有意义”。

“北河同行”新店门口,明哥正在沟通下午要进行的派饭活动 郭思颖 摄

当天的四十几个志愿者被分为两组,一组前往社区长者的家中送饭,一组前往露宿者的逗留地送饭。我们跟随明哥和其他志愿者,负责给露宿者派饭。来到公园附近,流浪汉有的在公园角落里与随身衣物为伴,有的住在简单木板拼凑起来的“盒子”里,路边则散落着不少垃圾,同行的香港妹子提醒我,“小心街边的针头,因为这里很多吸毒者”。而明哥近十年坚持派饭的地方就是这里。这里或许充满了不幸和罪恶,但却也需要被拯救,“需要一餐饱饭”。

派饭的时候,身着“北河同行”T恤的义工,负责运送饭盒、水果和水,大队人马到达派送地点后,来参加本次活动的短期志愿者们排好队,到义工面前一个个领取饭盒,然后再一个个地在明哥的带领下,分散到附近的露宿者营地,派送给每个人。有的地方,则是志愿者和露宿者各自排好队,一个个的互相交接饭盒和水果,也有的则是志愿者要深入到那些“盒子”里去派饭。如何发现这些露宿者,如何去派饭,这些都是明哥长期和露宿者接触之后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方法,“因为每个地方的露宿者习惯不同”。派饭完毕之后,所有人回到“北河同行”,坐下来和明哥讨论今天的派饭情况,或者其他的问题。晚上的9点多,整个活动才算结束。

住在附近的深水埗居民常常光顾明哥的老店 郭思颖 摄

爱心影响爱心 传递香港

明哥皮肤黝黑,讲话慢条斯理,带着一丝丝笑意。他常常在“北河同行”和“北河烧腊饭店”之间穿梭,一边打理自己的茶餐厅,一边思考如何把善事做得更好,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像周六这样的派饭活动,明哥每周要做四次,这样的活动坚持了将近十年,现在每个月至少要派送3000多份盒饭。明哥的有心和坚持,让他在香港无人不晓,还获得“感动香港”年度人物,也被授予“荣誉院士”的称号。这些众多的派送对象都被他记录在册,“帮助人也是需要讲究方法的”。他拿出来一个厚厚的本子,里面是近期的饭票,其中一种饭票叫做“领取饭盒登记证”。每一张上面写着姓名、编号、签发日期、有效日期、领取地址、领取时间,而这些登记证是根据来饭店登记需要领饭票的长者的名单制作而成。这些饭票先是由爱心人士捐赠购买,再派发赠给社区里的长者,只要年满65岁的人,拿着身份证来,就可以来登记领取。每个长者来这里领取饭票之后,义工就会把他/她登记的名字划去,如此每月反复。这种凭票领饭的饭票一般是按月计算,还有的是按次计算,还有的则是像我们所一起经历的派送盒饭。每一种方式的帮助对象各有不同,比如行动自如的长者,比如独居行动不便的长者,比如露宿者。

“送一餐饱饭”的想法来自于明哥的感同身受。明哥父亲早逝,全靠母亲一人微薄的薪水养大6个子女,就连衣物都要靠邻居救助。作为老大的明哥小学读完就辍学,开始打工养家。移民到香港之后,明哥在深水埗安下了家,经过多年打拼,成为北河烧腊饭店老板。做生意的明哥也曾经想要发大财,然而失败过的他发现,当初出售低价饭票的方式,也帮助自己度过经营上的难关,如今回头看,卖廉价食物都可以帮助到许多人,帮助人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帮助自己呢?自此,明哥悟出“人不一定要有好多錢,最要紧的是有地方住、有东西吃”。这也让他做出承诺,自己的店只要维持收支平衡的话,饭菜就不加价。

拿着免费饭票,居民可以到“北河烧腊饭店”领取免费盒饭 郭思颖 摄

在这里,还可以看到港币28元一份的牛肉饭、排骨饭,而这样的饭菜在香港其他地方少则35元,多则要60几元。这家坚持“2”字头价格的茶餐厅屹立在深水埗北河街二十几年。深水埗一直保持着60年代老香港的样子,街坊邻里多有独居长者,通州街天桥底也常年有露宿者,这些人的不易牵挂着明哥的心,自小饱受贫穷之苦的他深感“吃饱饭”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他深知“一餐饱饭都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特别是底层人民的命运”。于是,从2008年起,开着饭店的明哥开始给露宿者免费送盒饭。

这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从每周80个发展到了每周400到1000个,帮助对象从露宿者发展到孤寡独居长者和街坊邻居,派送日期从每周六扩展到每周的一、二、四、六。而从深水埗出发,派饭活动已经惠及了香港其他的贫困地区,从刚开始的自己派饭,发展到现在有固定的义工和每次来参加活动的志愿者,还有很多捐款捐物买饭票的爱心人士。

然而,这“送一餐饱饭”的爱心活动在刚开始的时候,却也不是那么顺利的。

在深水埗的露宿者据点,露宿者领到饭盒,而明哥和义工正在进行沟通 郭思颖 摄

免费派饭几经波折

第一个冲击来自于房租上涨。做生意,明哥的想法就是只要维持收支平衡。但是香港近年来高涨的房租让原本维持在平衡边缘的爱心饭堂无法支撑,特别是香港在提高了最低工资水平之后,成本增加了不少。就在明哥打算放弃的时候,对面街的一个好心店主低价转租了自己的店面给明哥做善事。现在这家新店叫做“北河同行”,派送盒饭的活动都在这个新店举行。而原本的老店北河烧腊饭店除了维持日常经营,还可以来领盒饭。

第二个误解来自露宿者。明哥说,自己也曾经被露宿者怀疑和质问,说自己是送过期食品给他们。说这个话的时候,明哥的表情一如既往的笑眯眯,只是在模仿露宿者要打自己的时候,自然的挥起了拳头。“你说,如果我一天要卖剩下400个鱼头,那我岂不是要亏死了”。明哥说,做善事也要善于去沟通,解释到位了,就不会有误会。类似的误解在这十年来的坚持中慢慢被消除。

当明哥的名气越来越大的时候,物美价廉的北河烧腊饭店和北河同行吸引不少本港人和外地游客的光顾,难免会有妒忌,于是第三个难题来了:如何和邻居商家处好关系。明哥笑眯眯的说,“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口碑”。在得知明哥做善事之后,越来越多人捐东西给明哥,但是明哥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赠品。于是他联系捐赠者,把一些自己不需要的捐赠物转赠给街坊店铺,让他们低于市场价出售给需要的居民。这样一来,大家互相帮助,关系反而更好了。

派完饭以后,明哥和义工们进行讨论,对当天的派饭活动进行总结分享 郭思颖 摄

这些问题都处理好之后,明哥依然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质疑。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东西,特别是在香港,不少人信奉有付出才有回报。因此,对于派饭活动,有人批评这样的善举是在助长露宿者偷懒。被问到这点的时候,明哥说,人总有着急需要的时候,我只是提供饭,而不给钱,至少不会有人因为没饭吃饿死或者去做坏事。让明哥特别欣慰的是,一些受助者度过难关之后反过来成为助人者。他记得有一个吸毒的露宿者,在接受帮助之后,重新开始生活,并向派饭活动捐赠了500港币去帮助其他露宿者。看到自己帮助的人也可以有这种传承精神,明哥非常的开心,他常挂在嘴边的“施比受更有福”便是如此。

明哥脚上系着塑料拖鞋,裤脚稍微往上卷了几卷,说话的间隙里,还会跑到店外去吸烟。这个60几岁的大哥,说话的时候自然带着笑意,现在正式注册了一家公司,北河(明哥)慈善基金有限公司,主要交由义工打理。随着派饭活动的壮大,明哥最关心的是,是否有合适的继承人继续做这件事。令他高兴的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参与派饭活动,去关心底层人民,接班人的事情更加有眉目了。

文/曾温娜 图/郭思颖 责任编辑/张若梦 联系电话:010-8882 8011 联系邮箱:hizhongguoren@163.com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