帧像 | “北漂”母亲故事:几代人母爱的变迁
来源: 中国网 · 魏婧 王梦泽 | 2017-05-12 17:14

全屏观看效果更佳

李春晓与大女儿在FACE MEMO儿童摄影机构拍摄写真,母女俩将平时在家练瑜伽的动作也带到了摄影棚。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点击观看组图

2007年,王茹选择到北京发展,那也成为母亲张英“北漂”生活的起点。

重庆人邬晴2010年在北京买房安家: “我们买的那套房子是100万,首付60万是我爱人父母拿的,装修我自己父母拿了10万。”

来自四川的孙丽娟是陈旸的继母,当陈旸需要有人帮忙照顾孩子时,并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她毫不犹豫地来到北京。

美国诗人惠特曼说:“全世界的母亲是多么的相像!她们的心始终一样,每一个母亲都有一颗极为纯真的赤子之心。”

“北漂”打工母亲:不给女儿添负担

得知王茹选择到北京发展时,当时年近50岁的张英并不支持女儿的决定,她认为女儿需要自己的照顾。

此前,在辽宁老家,张英是一名街道社区主任,到北京以后她一直坚持外出打工,在超市卖过面包、牙膏、床上用品,也在学校食堂、汽配公司工作过。

“只要人家能要她,她就会去做这份工作,” 王茹说,“她找的每份工作都会离家特别近,原则是绝对不能影响她照顾家。”

“我愿意出去打工,和姐妹们在一起聊天,社会上的一些事也都能了解。如果一直待在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还不如出去打工锻炼身体。” 张英说。

一次,在洗浴中心打扫卫生的张英因为没有空调而中暑晕倒,女儿总是对她说,如果太累就换一份轻松的工作,她却总说能坚持。

心疼母亲的王茹经常购买一些进口水果和海鲜给她吃,张英却总嫌这些东西太贵。

这种打工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14年王茹怀孕,自此,张英开始专心照顾女儿,之后又一直照顾外孙。

张英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女婿能有个好身体和好的精神状态,工作别分心。“四个老人要他们夫妻俩去承担,太累了。家里的事,我能办的就去办了,毕竟现在还挺年轻的。”

张英从没想过“我给你付出了,以后你得养活我”。“我到晚年的时候可以去敬老院,不给他们添更多的负担。”她说。

孙丽娟(图左)和陈旸(图右)正在接受中国网记者的采访。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母亲的“懂事”:节俭与大方

直到现在,张英依然会在物质上支援女儿。

“攒钱也没用,等我不在的时候,都是女儿的。不如孩子现在需要钱的时候尽量帮她,”张英说,“等将来闯出事业,给她也没用了。”

王茹会精心为母亲策划外出旅游,“我给她报了旅行团,她反而会跟我生气。”

“你出去旅游是开心了,但你想想孩子多么不容易,还得考虑你,惦记你的身体和钱够不够,还不如咱就在家待着,不让孩子操心。”张英说。

“出去就是看看风景,回来就忘了,没用。而且年轻的时候出去走走也差不多了”。

而王茹告诉记者,除了以前的工作单位组织过到北京、大连旅游,母亲几乎没有去过其他城市,“她很节俭,不舍得在这方面花钱。”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所做的一项调研显示,在亲子经济交往方面,有四成调查对象的日常生活得到父母的资助或照料;有六成的调查对象会资助或照料成年有独立收入的子女的日常生活。

奉献的人生:没有自己的生活

40出头的陈旸第一次见到继母孙丽娟是在10年前,孙丽娟听到陈旸需要有人帮忙照顾孩子,立即来到北京。

在陈旸出现生命危险和生活危机时,孙丽娟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存款帮他渡过难关。

“一个跟你没有血缘关系的女性无私的用五六年的时间照顾你的孩子,把自己的积蓄都给了你,这种事情一般人做不到。”陈旸说。

李春晓和女儿在FACE MEMO儿童摄影机构拍摄写真,留作纪念。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邬晴的妈妈也是一位典型的奉献型母亲。“带大了姐姐的孩子,又给我带孩子,好像她的人生就是围绕着孩子过,没有自己的生活,但是她从来没有任何怨言。”

“她没有什么理想、目标。无非是希望家里人健健康康的,住个大房子,每天去超市买菜,看看这个便宜,那个打折,过过小日子。” 王茹对母亲张英的观察同样如此。

“我们也想孝顺父母,让她们安度晚年,但是现在确实存在生存压力,还有层出不穷的保姆虐待孩子的事件,也让人不敢把孩子交给外人来照顾,所以只能牺牲父母了,这真的是挺无奈的事。” 邬晴说。

新一代年轻父母:不想像老一辈那样活

在采访中,老一辈“没有自己的生活”成为高频句,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师郭峰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父母辈在年轻的时候,因为经济、时代、集体生活等各种各样的原因,并没有太多机会发掘、探索自己的兴趣,也缺少真正享受文化生活的空间。”

“到现在,虽然个人应该拥有自己的兴趣和生活已经变成了大家的共识,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需要‘补课’的内容。” 郭峰说。

“有一些人,尤其是退休的老人,经济和家庭负担相对比较轻,还有可能重拾起某些兴趣,”郭峰说,“而多数老人并没有太多的意愿和机会,情感的惯性令他们把全部的注意力投向自己的子女,这是代际间的差别。”

2016年,辽宁省卫生计生委、辽宁大学人口研究所发表的报告指出,从老年人与子女彼此间照顾的时间看,老年人为子女料理家务或者照看孩子时间在30到60天的,占比15.8%;120天以上的占比46.7%。相对应子女照顾老人的数据,分别为11.7%与35%。

一个三代人的家庭参加了Face Memo儿童摄影在母亲节活动组织的“爱要大声说出来”的活动。Face Memo儿童摄影供图

为了给子女提供一种别样的方式向母亲表达谢意,儿童摄影机构FACE MEMO推出母亲节特辑活动,为报名家庭免费拍摄,鼓励母子之间的爱要大声说出来。

FACE MEMO儿童摄影总监王姝雅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母亲,就没有孩子,不管是年轻的母亲,还是年长的母亲,都是非常伟大的。孩子一天天在长大,母亲却在一天天变老,而在我们中国家庭里,对这种情感的表达是非常含蓄的。”

报名参加本次母亲节拍摄活动的王茹告诉记者,“正好原本就计划近期要拍全家福,以前也会拍,因为摆在家里很温馨。但我妈平时不太喜欢到外面拍照,认为是不必要的花费,在家拍拍就好了。”

王茹明白,母亲的恩惠也许自己一生都报答不尽,但也要尽力。因此,她选择为喜欢大房子的张英在河北香河购置了一套房屋,“里面有养老小区,有老年大学、医院,我想尽快让我妈住进去。” 她说。

虽然心疼母亲一生为自己操劳,但王茹说,“以后我肯定不会再重复她这样的人生。孩子18岁之前不会离他太远,该有的教育和陪伴都会有,重要的是要教会他独立与承担。等他成人以后,生活重心不会以他为主,而且也不会去管孩子买房子、娶媳妇的事,这些还是要靠他自己。”

采访中,多位“80后”母亲均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我觉得有自己独立爱好和生活的妈妈,也能够给孩子树立一个更好的女性生活榜样,尤其是有家里是女孩子的妈妈。”邬晴说。

对此,郭峰表示,独生子女在上一代父母的关照下,从小就具有非常强的自我意识,新一代父母已经有了更加丰富的生活期待和更加多样的幸福感来源,对子女的关注不会成为他们生活的全部。

“尽管这样,但他们可能给子女提供的要比父母辈更多,同时对下一代的爱,除了表现在物质上的供给,也会普遍更加注重精神和人格上的培养与引导。”郭峰说。

然而,陈旸的爱人李春晓告诉记者,“如果到时候我女儿真的需要我帮忙带孩子,那肯定还是头等大事,肯定得先去支持他们。”

“毕竟爱都是往下走的。” 她说。

(部分采访对象姓名为化名)

(文字/魏婧 策划/王梦泽 魏婧 摄像/王梦泽 黄富友 陈思扬 摄影/黄富友 剪辑/王梦泽 高南)

往期回顾

帧像 | 80后女青年:我在电影院“拍”字幕

帧像 | 知识经济时代的版权博弈

帧像 | 玉树地震在京儿童7年回访

帧像 | 单车沉浮——骑行友好应是城市理想

帧像 | 自闭症家庭调查:不能让孩子孤独地活

欢迎为中国网新闻中心《帧像》栏目投稿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