帧像 | 新一代中国父母的儿童读物选择之困
帧像

2017-06-05 10:53
订阅

全屏观看效果更佳

2014年6月1日,河南省郑州市,私家车999对话“童话大王”郑渊洁暨郑州交巡警警营开放日活动举行。郑渊洁与小朋友分享童话故事。东方IC点击观看组图

2017年5月10日,《童话大王》杂志迎来32岁生日,这本由郑渊洁一人供稿的杂志已度过了而立之年,在传媒史上实属罕见。

“我读的第一本书是《西游记》。我写了40年童话,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完全能够从《西游记》里看出来。”郑渊洁对中国网记者说。

1977年开始创作,郑渊洁写了40年童话,书刊销量逾3亿册。2011年联合国评出世界十大图书,郑渊洁的《皮皮鲁总动员》名列第四。

重视阅读的新一代父母

11岁的五年级学生皮藏用这阵子正在读郑渊洁的《大灰狼罗克传》,皮藏用的妈妈刘淑菊生于70年代,她告诉记者,她小时候特别流行《童话大王》。

“有些同学不吃早饭,把钱攒起来买《童话大王》,全班传阅。郑渊洁的童话有些叛逆色彩,他的文字说出了孩子的心声,我们看了特别高兴。”她说。

皮藏用很小的时候,常常倚在妈妈怀里,和妈妈一起读书。儿童绘本是皮藏用最早的童书,刘淑菊印象最深的是《排好队一个接一个》,“当孩子们抢玩具快要打起来的时候,提醒他们排好队一个接一下,孩子们就会乖乖地排好队轮流玩。”

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当刘淑菊在厨房洗碗的时候,皮藏用就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为妈妈读书。“11岁的孩子很多都不愿意跟大人一起玩了,但他愿意拿着书陪我,我觉得很温馨。”刘淑菊说 。

“我小的时候没书读,现在书多了,需要父母提高挑选能力。”80后父亲林文宝带着8个月大的女儿来三联书店选书,女儿2个月大时他就常常读书给她听。为指导女儿读书,林文宝报了阅读指导课。

5月26日,北京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在给小朋友读童话书。 中国网记者 吴佳潼 摄

“每天放学后都有很多孩子在这里席地而坐看书,一到周末根本就过不去人。”三联书店店员周唯对中国网记者说。

“现在的孩子并非自发阅读,而是整个社会的阅读氛围越来越浓了,老师和家长深刻地意识到阅读对孩子成长的巨大作用,引导孩子养成阅读习惯。”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辑李天舒表示。

泥沙俱下的黄金时代

70后妈妈董海青有意培养女儿的阅读习惯,也常常带她来书店感受阅读气氛。“想让她读一些传统文化方面的书,但不知道什么书适合她,有些书解释得不到位,甚至语言都不通顺。”

2016~2021年中国少儿图书行业市场需求与投资咨询报告显示,全国570多家出版社95%以上从事少儿图书出版。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的童书出版呈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十年’。图画书时代的到来,是童书出版下一个‘黄金十年’的重要标志。” 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前副主席、版协少读工委前主任海飞撰文指出。

记者查阅2005年和2015年的《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统计公报》发现,童书出版种类一直处于增长趋势,2005年全国共出版少年儿童读物9583种,2015年增至36633种。

“在传统出版业遭受冲击的时候,童书能够逆势上扬是因为不同于成人阅读,纸质书对儿童来说是一种刚性需求,童书永远都是朝阳产业。”儿童文学理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泉根对中国网记者说。

图为北京三联书店一角陈列的儿童图书。 中国网记者 赵超 摄

2014年6月2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召开少儿图书质量检查情况通报会,公布了10种编校质量不合格的少儿图书,存在一般性字词差错、不符合相关标准的文字差错、知识性、逻辑性及语法性等差错。

“高品质的童书越来越多,但井喷式的增长致使童书出版泥沙俱下。一些改写作品水平低下,孩子读到这类书可能失去对经典的敬畏,长大后不愿意再读原著。”海豚出版社策划总监梅杰告诉中国网记者。

“一些作家重复出书,拿一本书的内容放入另一本书中,同时在六七家出版社出版,坑害读者。一个人的书出这么多版本,出版社怎么还会去扶持年轻作家?”郑渊洁说。

“编辑是图书出版的守门人,一定要把好关;另一方面,国家应出台相关的行业准则和指导意见,规范出版行为,否则将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制约高品质童书的发展。”梅杰指出。

他认为,出版社想要策划出深受孩子喜欢的童书,不仅要坚持作家本位,还要进行跨界合作,引入优秀的画家,“把作家和画家服务好,图书的品质达标了,孩子不可能不喜欢。”

新生作家亟待培育

北京北海公园门口的路旁,摆放着一些旧书的书摊。 中国网记者 吴静 摄

“儿童文学占据了童书的半壁江山,而相当一部分的市场份额,长期被少数几位有影响力的优秀作家占据。”李天舒说。

郑渊洁和杨红樱长期位列中国作家富豪榜前三,郑渊洁的书刊总销量逾3亿册,杨红樱的《笑猫日记》系列发行量突破3000万册。

梅杰指出,时下流行的作家进校园签售活动,放大了一些作家的市场份额。“文学成就不高,但善于炒作的作家,他们的市场份额扩大得比较畸形,挤压了年轻作家的生存空间。”

“假如我最初写作的时候盛行作家进校园签售,一上午签售几千本,哪还会有出版社愿意出版我的书,”郑渊洁说,“这是最大的问题,只有这种现象得到遏制,由市场来选择,年轻作家才有机会崭露头角。”

2005年郑渊洁也走进过校园,后来发现签售活动涉及出版社或书店与学校的利益分配,坚决反对。他曾写信给相关部门,呼吁禁止此类商业签售活动进校园。

“市场的繁荣让儿童文学创作显得匆忙,早前作家会进行采风、体验生活,厚积薄发,这样创作出的作品才能够长久流传,”李天舒表示,“无论是出版人还是作家,都不能太急功近利,而应放慢脚步,细细打磨。”

北京少儿出版社设立了原创儿童文学出版基金,扶持初出茅庐的中青年作家,为他们提供文学顾问和资金支持。

为奖励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大连出版社联合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共同主办“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评选活动,特等奖可获得奖金25万元。

郑渊洁用十套房子存放读者来信的事件一度引发社会热议,有些人将其解读为超前的理财意识。

“真心喜欢你的读者,为他们写作,让他们有所收获,你才能写出好作品。把眼光放在房价上,你一辈子都住不上好房;把读者装在心里,自有广厦安身。”郑渊洁表示,他永远都不会出售那些房子,未来要拿它们做博物馆,展览读者来信。

(文字/金慧慧 策划/金慧慧 摄像/赵超 黄富友 吴佳潼 摄影/陈维松 吴佳潼 赵超 吴静 剪辑/吴佳潼)

往期回顾

帧像 | 谁是你的超级英雄?

帧像 | 谈“艾”色变 歧视比病毒更可怕

帧像 | “北漂”母亲故事:几代人母爱的变迁

帧像 | 80后女青年:我在电影院“拍”字幕

帧像 | 知识经济时代的版权博弈

欢迎为中国网新闻中心《帧像》栏目投稿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中国网 2017-10-14 11:10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