帧像 | 85后女遗体整容师:让逝者以最好的形象离去
帧像

2018-04-07 10:42
订阅
“婴儿来到世界上,护士会给他洗干净,穿上衣服,让他开始新的生活。我们也希望逝者能以最自然、最安详的状态离开,给自己和亲人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留遗憾。”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师曲杰说。

全屏观看效果更佳

图为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师曲杰为逝者进行遗体面部清洁、修复。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点击观看组图】

“婴儿来到世界上,护士会给他洗干净,穿上衣服,让他开始新的生活。我们也希望逝者能以最自然、最安详的状态离开,给自己和亲人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留遗憾。”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师曲杰说。

曲杰今年28岁,2011年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殡仪专业毕业后便来到了八宝山殡仪馆,至今已从事了7年殡仪服务工作。

图为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师曲杰为调制油泥为逝者整容。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

忙起来就不觉得害怕了

在曲杰看来,遗体整容师是一个需要胆量和耐心的工作。

遗体到馆之后,遗体整容师要先进行检查和寄存,在遗体告别前还要出箱解冻,然后进行清洗、穿衣、化妆、整容等工作。

殡葬行业需要24小时值班。白天未完成整理的遗体会暂放在工作室里,遗体整容师夜班时要穿梭在工作室间处理业务。“我们这边值夜班都是一个人,忙起来就不觉得害怕了。”曲杰说。

这份工作对于曲杰来说并不需要过多地克服恐惧。“第一次操作,是为一位老者化妆。看到他安详地躺在那里,我心里没有害怕,只是紧张,担心自己会做不好。”曲杰说。

曲杰说,生活中的自己却是一个胆小的人。“我不敢走夜路,晚上一个人睡觉就会开灯,很怕虫子,有时候也会给自己化妆,但很少。”

工作中的曲杰专业而细心,对每一具遗体的服务都精益求精。“工作的时候不会多想,更不会添加个人情绪到里面,用专业的态度去完成每一个流程。”曲杰说。

图为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师曲杰展示通过3D打印遗体修复技术打印成品。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

现代技术守护逝者最后的尊严

“我们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逝者家属,打理遗容也是对逝者的尊敬。”曲杰说。

据曲杰介绍,八宝山殡仪馆每年都会接受头、面部严重受损的亡者。因交通事故、火灾以及面部疾病等原因死亡的人,常常因为面部受损或变形严重而无法直接举行告别仪式。

2017年,针对大面积面部受损的逝者,八宝山殡仪馆推出了3D打印遗体修复技术。

“在此之前,遗体修复整容都是由整容师手工操作,主要采取手工缝合、填充、固定等方式对外伤进行修补和重塑,材料主要为橡皮泥、石膏、油泥等,整容效果并不理想。”曲杰说。

现在借助3D打印技术,通过一张面部正面照片,就可以直接打印3D人脸模型。“在还原逝者面貌相似度上,我们有一个提升。”曲杰说。

随着殡仪业的发展,遗体修复整容的材料更加现代化,方法更加多元。曲杰说:“现在,用硅胶制成面皮,上完妆跟真正的肤质比较接近。我们也结合制作蜡像的方法,需要时帮逝者植眉、植发、植胡须,更加提升真实感。”

遗体修复师也可根据亲属要求,参照逝者生前最美形象进行遗体“塑形建模”,让逝者以最好的形象离去。

图为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师曲杰为逝者整容。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

在工作的同时也被感动着

曲杰说,遗体整容师是一个看遍世间冷暖的职业。有的逝者在这里被亲人送到最后一程;有的在殡仪馆整理好被护送回国落叶归根;有的亲人请来僧人为逝者吟诵经文;而有些遗体,始终没有等到亲人。

曲杰认为遗体整容师对逝者表达尊重的方式就是化妆。“他进来的时候也许面部不是特别好,化完妆之后,至少我可以让他安详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觉得工作以后,对好多事儿看得开。家人、朋友也认为我从忧心忡忡变得乐观开朗了许多。”曲杰说。

2012年,五位年轻80后女孩组成的“青清女子整容班”成立,曲杰作为班长带领团队工作。

在曲杰的记忆中,“青清女子整容班”曾为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整容。在整理遗体盖单时,她发现一个小药瓶里插着一朵红色手绢叠成的玫瑰花,药瓶上写着:“老伴一路走好,我会好好活下去。”

“为遗体清洗、整容是我们的工作。但我们在工作的同时,也被生命感动着。”曲杰说。

(文字/赵晓雯 仝选 编导/尚阳 策划/仝选 摄影/陈维松 摄像/赵超 宋桉柢叶文亮 剪辑/赵超宋桉柢 陈玮琇)

往期回顾

帧像 | 遗体火化师:最美送行人的独白

帧像 | 人大代表谈扶贫:扶贫先扶志 不能一味给钱给物

帧像 | 人大党代表谈教育公平:让学生快乐地学 老师快乐地教

帧像 | 12岁见到霍金,他点亮了我的宇宙

帧像 | 全国人大代表谈儿童保护:《未成年人保护法》亟待完善

更多推荐
北京青年报 2017-04-03 09:07
新华网 2018-04-03 08:41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