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曾勇谋:大难之后的心灵洗礼始终保持感恩之心
图片中国

2018-05-10 12:00
订阅

曾勇谋,43岁,十年前“5.12”地震的幸存者,这些年一直还在做着自己熟悉的茶叶生意。亲历的一场灾难,让活下来的他觉得仿佛经历了一场“心灵的洗礼”。作为生意人的他如今反而把钱看得很淡,而是觉得应该多为别人做点事情。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时间不能后退,但是记忆可以倒带的……

“我当时爬出来过后,也就过了十几分钟,在我被压住的地方又发生了一次塌方,就把我的车子彻底埋了。要是再晚几分钟,我也就不可能活到现在。”曾勇谋看似平淡的讲述着当年的经历,但眼神中却不经意间闪出了些许恐惧。“没有这么近的接触过死亡,是不会知道人的求生欲望有多强烈的。”

十年前的5月12日,在绵阳做茶叶生意的曾勇谋和同事像往常一样开车给北川的客户送货,这条熟悉的山路,他不知已经走过了多少遍。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次,这一次,这条路险些成了他生命的“绝路”。冥冥之中的“天意”让他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随后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引起山体滑坡将他的车砸到了道路旁的河道里,同事的腿被砸断,他自己也被压住了一条腿,所幸一个千斤顶帮他在几个小时后把自己救了出来。而平时只用30分钟就可以走出来的山路,这一次他走了三天三夜,在满是落石滑坡的山路上,他和同伴沿着落石滑坡掩埋的“路”一边向外爬一边躲避着随时而至的余震,有时候一段路反反复复好几次才能继续前进。当他逃到安全区域并接过解放军递给他的一个大馒头时,曾勇谋感觉自己仿佛重回人间……

曾勇谋逃出来之后,不顾自己被压了4个多小时的伤腿,像瘸了腿的狗一样一跳一跳地就带着部队进山区救人了。当时我引导的部队都是新兵,我生怕他们自己砸死在灾区里面,就一边引路一边告诉他们注意事项,跟他们讲怎样避开山上掉落的石块等。“他们都是大老远的过来救我们,不能让他们在这里出事情。”曾勇谋平静的讲述着……

十年过去了,曾勇谋还在继续做着自己熟悉的茶叶生意。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并不是汶川地震中成功脱险的一个奇迹,而是当时被埋在自己身边的那100多人把自己“救”了出来。当救援队把他的车从河道里挖出来的时候,没人会相信他是从这里爬出来并且没有受伤的。“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命是那些遇难乡亲的延续,所以我更要为他们活出个样子来。”曾勇谋说道,此刻他的脸上依旧平静,只是眼神中似乎隐约看到了一些泪水……

曾勇谋今年43岁了,他的茶叶生意也越做越好,除了之前的老客户,他更是学着做起了网上的生意,甚至开始接一些国际订单。这些年他始终不愿意拿政府的支援,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政府的支援应该是交给那些需要支援的人。地震过后,他用了好几年才彻底走出来,而他的方法就是让自己“一路狂奔”,每天都处于忙碌的状态。

“我现在做生意没有考虑太多的利润,毕竟是地震出来的人,看钱看的非常明白。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现在就是希望能够给更多人带来更好的产品。”曾勇谋一边整理柜台上的茶叶一边说“我觉得经历了那次灾难,好像是一次心灵彻头彻尾的洗礼。能把生命的价值看得更明白,更清晰。不要老为自己活着……”

曾经那么熟悉的一条路,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走过了,似乎是刻意回避一份深藏的记忆,但是10年了,他觉得应该回去看看那些“救”他出来的人了。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路重修了,但是那份记忆却始终没有变,回到自己遇险的路变得比原来好走了,但是曾勇谋一路上却开得很慢。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我们逃难逃出来的时候只能爬山,山上没有路,全部是走树林里面,所有有路的地方都垮塌了,有时候爬了一段发现这里没路了,只能又翻回去,来来回回很多次的找路前进,开车进去半个小时,出来就用了三天……”曾勇谋抬头开着还有当年滑坡痕迹的山说着。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当年曾勇谋用了三天三夜从这里逃出去后,只是换了身衣服就一瘸一拐的带着部队进山区救人了。一边为救援队引路一边告诉他们注意事项,跟他们讲怎样避避开山上掉落的石块等。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回到自己当年遇险的地方,曾勇谋对着大山默默的双手合十。雨中的山沟里安静的没有声音,在曾勇谋的记忆中那一天这里也是静悄悄的,只有他们喊救命的声音,喊完过后就又静了下来。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直到今天曾勇谋还能清楚的指出当年自己汽车被埋的地方,那些落石滑坡虽然都已经清理了,但是那个位置却已经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记忆力。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我来看你们了,希望你们在那边过的都好。来的匆忙,也没给你们带什么,就给你们敬上一支烟吧。”来到那个熟悉的路边,平时不抽烟的曾勇谋为救他出来的“他们”点起了一支又一支香烟。阴雨的天气里没有鲜花的简陋祭台,,一根根正在慢慢燃烧的香烟被曾勇谋整齐的摆在三块石头上。看似简单,但却寄托着他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深刻回忆。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临走的时候曾勇谋为自己点了一根烟在路边默默的抽着,天上飘着细雨,他安静的看着那些曾经被滑坡掩埋的地方,若有所思的就这么站着,一言不发。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曾勇谋在这十年里一直继续做着自己熟悉的茶叶生意。他都觉得自己并不是汶川地震中成功脱险的一个奇迹,而是当时被埋在自己身边的那100多人把自己“救”了出来。所以他更努力的工作着,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些自己的“救命恩人”。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曾勇谋说自己在震后会感受到来自不同地方的温暖,有一次他到山东去参加一个展销会,很多当地的老百姓对他非常的支持,让他感觉到人间真情非常的温暖。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有几位老太太,到他的展位前直接把钱放在那里,并说:“我不喝茶,也不要茶叶,知道你们是重灾区过来的,我们就是想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小伙子,你们要加油!”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地震过后曾勇谋始终不愿意拿政府的支援,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政府的支援应该是交给那些需要支援的人。凭着自己的执着,增勇谋的茶叶生意这些年越做越好,除了之前的老客户照顾生意外,他还用几年时间学习如何利用互联网推销自己的产品,拓宽销路。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经历了一番生死,曾勇谋对钱财名利看的很淡,“我现在做生意没有考虑太多的利润,毕竟是地震出来的人,看钱看的非常明白。我现在就是希望能够给更多人带来更好的产品,而且我觉得经历了那次灾难,好像是一次心灵彻头彻尾的洗礼。能把生命的价值看得更明白,更清晰。不要老为自己活着……”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更多推荐
中国网 2017-03-09 00:00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