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军装下的骄傲 从死神手中抢回生命的救灾记忆
图片中国

2018-05-10 18:20
订阅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突发,整个震区告急。灾情就是命令,距离震中400多公里外的重庆,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全体医务人员第一时间转入战时状态,整装大救援队分别奔赴映秀、德阳、理县等灾区,在随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为了生命,这些身着军装的战士在抗震一线与死神抢时间,即使一秒,在灾难面前都是那么珍贵……

地震发生后,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先后派出7支医疗队、9支卫生防疫队约410余人支援灾区。累计救治伤病员18000多人次,收治3000余人,开展手术800多台次,后送伤员1000余人。

十年时间匆匆流过,被大地震撕裂的家园伤口已经愈合,在地震中走出来的人也过着全新的生活。而新桥医院那支在灾难面前与死神搏斗过的救援队,如今依旧平凡的照顾着每一个普通的病人,只是在他们心里,都有着一份关于地震的属于自己的记忆,十年光阴,恍若隔日,作为亲历者的他们回忆着那段日子,仍然如此清晰……

杨辉教授,神经外科主任,地震发生后主动要求前往一线,地震当日便抵达德阳,成为当时第一支抵达地震灾区的医疗救援力量。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救助伤员,时间就是生命,他们在一小时内完成700余人检伤分类,连续奋战四天四夜,在摇晃的房子里完成44台脑外伤手术无一死亡救助。“没多想,就是想到一线去,到生命需要的地方,挽救更多生命!当时时间紧啊,我就带着军官证和我老婆的一身军装就出发了,当时我们正在换军装,新军装还没发下来,只能穿她的。毕竟是到灾区,带着军官证,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还能知道我是谁……”杨辉平淡的讲述着。

“当时就带了我老婆的一套军装到一线,所有的汗水都留在那一件衣服上,当时我们不能洗澡,吃饭是抽空去吃,睡觉基本也是穿着衣服睡,做手术流下来的汗水都在这上头。四天四夜后换下那个衣服的时后汗水已经把它变成了像乌龟壳一样的硬。后来那套衣服和一件白大褂,还有一些医疗工具都捐到纪念馆去了。”杨辉教授如今回忆那段经历,脸上平静而平常,但那套静静躺在展柜里的军装却一直锁住了他在灾区救援时的每一滴汗水和付出。图为杨辉教授在德阳人民医院手术室进行手术。 受访者供图

易善红,泌尿外科副主任,灾难发生时前往映秀进行救助。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午休时候的门诊区病人很少,坐在诊室的易善红回忆着自己十年前在汶川的经历,他说:“十年的感触?我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只知道治病救人、抗险救灾是我作为医生的职责所在,也是我作为一名军人的职责所在,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努力救更多的人,哪怕只有一线生的希望,我们就要100%的去努力。”

易善红觉得在灾难面前,坚持至关重要。记得有一次在灾区,当时已经距离地震发生已经过去五、六天了,负责挖掘的消防队员已经开始撤离了,一个被救出来的伤员对他说还有一个同事被压在下面,易善红选择了相信,挡住消防队员说你们再试试看,再找找看。不要放弃一丝希望,最终又一名被困的人被救了出来,虽然因为长时间的埋压最终还是对伤员进行了截肢手术,但是至少又一条生命被保住了。作为一名大夫,他觉得那是最荣耀的时刻。图为易善红(右)在灾区一线的医疗点进行手术。受访者供图

张国强,胸外科副主任。灾难发生时第一时间前往映秀灾区救助伤员。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对生命来讲,在大灾难面前是非常脆弱的,经历过汶川地震之后,我们要更加珍惜生命、热爱生命,在生与死的面前,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到生命的珍贵。那些看似平淡的生活、工作,实际上还是挺不容易的。”张国强述说着自己十年后回忆这场大地震的感悟。

当年在汶川地震中被埋179个小时的马元江七天八夜的救助过程中,张国强一直守在废墟边上等待着,在被困者被挖出来的瞬间便开始自己的救治工作。回忆起那段经历,张国强有很多遗憾:“对于医疗工作,尤其是在灾难中造成的大创伤,我们当时有很多未知和不完全掌握的东西。经历过这样一次灾难,也对我们医护工作者提出了很多更高的要求,不管是平时还是战时我们都要不间断的学习和掌握更多,才能在需要的时候救治更多的伤病员。有些从废墟中被救出来的伤病员最后还是离开了我们,除了身体方面的特殊原因以外,也有一些是技术上处理不完全到位造成的,真的很遗憾。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罗春梅,骨科护士长,地震发生时前往映秀进行伤员救治。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背着沉重的医疗器材和药品,坐着冲锋舟前往灾区的经历即便经过了十年罗春梅仍然历历在目。前往灾区的路上余震不断,伴着一阵阵扑通扑通水声,落石持续滑落到身边的水中,大家舍弃了个人生活物资,尽可能多携带药品和医疗器械,背包徒步挺进映秀,救灾的过程对于一个平日里从事护理工作的女性来说是非常考验体力和意志的。

“当时条件非常的艰苦,设备药品都运不进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救治重伤员,只能靠医生护士的经验去判断病人伤情,对病人进行救治,对于一些重症病人,在那里监护生命体征完全是靠人工去听他的心率,摸他的脉搏,然后再进行判断。”罗春梅说。就是这样简陋的条件下,他们争分夺秒的从死神手上抢下一个个濒死的生命,给了他们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我们在自然灾害面前是很渺小的,就好比一颗尘埃在宇宙当中,没办法对抗自然界的力量。我们应该怎么防灾,遇到了灾害我们要怎样去应急处理是我们要努力提高的。还有就是医护人员应该建立应急的保障体系,在应急的医疗装备、设备方面进行一些研发开发,这个是很重要的。”罗春梅说。 图为罗春梅在救灾一线照顾伤员。受访者供图

唐棠,妇产科护士长。地震发生时前往映秀灾区进行救治。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她们是第一支到达灾区的救援队伍。而这也是她第一次进行突发灾难事件的救援工作。灾难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灾区,由于道路未打通,救援队受阻于都江堰市。为了抓紧时间,带队的领导当机立断决定:“将随车装运的急救药品化整为零,分配给每个医疗队员携带,先乘冲锋舟抵达阿坝铝厂,然后再徒步到映秀镇!”

30多斤的物资和药品压在迷彩服下她们娇小的身躯上,却挡不住她们前进的脚步,从阿坝到映秀的路段异常艰险:一边是悬崖,雨后的山坡上不断掉落石头;一边是奔腾的江水,稍有不慎,就会掉进湍急的漩流。这些背着背囊的护士们攀扶着悬崖,小心翼翼前行。抵达灾区后,没有丝毫的停顿便开始了救治,几根木棍支起来的简易窝棚就是她们的救助中心。

“经历过这次灾难,我觉得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很光荣,作为一名军人的医护人员更加光荣,能够在自然灾害面前挺身而出,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是我一辈子最大的骄傲。而且这样的经历让我感觉生命真的很脆弱,很渺小。我们应该珍惜并且好好的过我们的每一天”受访者供图

张丽敏 心血管内科护士长,灾难发生时前往理县进行伤员救治。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地震发生后张丽敏随医疗队赶赴理县,医疗队行进到317国道理县高家庄路段时,这里四面环山,峭壁陡立,由于多次垮塌,路旁岩壁上疏松的岩石不时滚落下来。11名护士乘坐的面包车小心翼翼地行进。突然,余震发生了,刹那间地动山摇,泥土与山石倾泻而下。还好当时的司机师傅经验丰富,看到四周峭壁冒着白烟,预感到可能是大滑坡的预兆。就在汽车全速前行冲出这一路段的瞬间,车后无数大石纷纷落下。回想起这段经历,经历过埃博拉、非典等疫情救援,从来不知道害怕的张丽敏也不免心有余悸。

“经历过这次地震我最大的感触是一定要精彩的走完这一生,要充满感恩,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去走,不要去在意那些烦心的小事,只要你自己是充满希望和正能量的生活就好。”张丽敏在冲往灾区进行救援的时候,她的孩子才刚刚八个月大。图为张丽敏在救灾一线为灾民输液。受访者供图

周跃,骨科主任,汶川地震发生时在后方对伤员进行手术治疗。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虽然没有前往一线,但亲自为映秀废墟营救出最后一位患者马元江手术,成功抢救危重伤员代国宏,24小时内腾空病房收治140余位灾区伤员,在伤员眼中,他也同样是生命的守护神。在周跃救治的许许多多伤员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代国宏了,当时北川中学内正在上课的高二学生代国宏被埋在地缝与断墙中。两天后,代国宏被重庆消防官兵救出后马上做了截肢手术。随即被送到解放军520医院,转送到重庆垫江县人民医院,后因伤情太重,被送到重庆新桥医院。他印象中的代国宏是一个在地震中被困但仍能勇敢面对不放弃活的希望的阳光大男孩,虽然自己失去了双腿,但是他还会不断的鼓励病房里其他接受治疗的同龄人,让他们对生活充满希望,而代国宏本人后来也成为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百米蛙泳冠军。

谈到那次大地震,周跃说他最大的感触就是在灾难面前体现出来的医生的伟大,责任的重大。“虽然我当时没有到救灾一线,但是医院的手术台就是我的战场,面对每一个送到我面前的需要救助的地震伤员,我都要让他们能够健康的走下手术台坚强的活下去。5·12大地震的这段经历以后,也让我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我们每个人要珍惜自己的生命,要活好每一天,不要为了一点小事就放弃自己的生命。”

赵景宏,肾内科主任,地震发生时坚守后方为患者治疗。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地震的时候,我没有去一线,始终有些遗憾。”赵景宏主任回忆着那些日子。“当时后方的压力也很大,前方转回来的病人基本上都是截肢,或者是挤压综合症,出现了急性肾功能衰竭的病人。条件所限在地震区做的手术的有些不是特别彻底,转到医院后我们的压力也很大。”

双腿截肢的代国宏给赵主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了他面对灾难和病痛那股乐观的精神,严重的术后并发症一次又一次的威胁着他的生命。进行了双下肢高位截肢手术的代国宏,住院之后先是一侧股动脉结扎线脱落,大出血,刚做完没几天,另外一侧肢体又是同样的问题,再次手术,每次出现这个问题对他急性肾功能衰竭都是冲击。每到这个时候,赵景宏就冲在前面进入到高强度的抢救工作中。

“我最大的感觉就是虽然天灾人祸是不能避免的,但是不能在碰到挫折的时候,就被自己打败。而且现在整个社会中没有哪个人是独立于社会之外的,在碰到自然灾害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要对他们伸出双手,让他们感到温暖,一定要传递正能量。虽然表面上看是我们帮了他们,但实际上他们也帮了我们,是他们的坚强让我们更加有信心,也让我们也变得更坚强。”

杨鹰,妇产科主任,地震发生时坚守在岗位,亲历一名地震宝宝的降生。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当时重庆这边震感也很强烈,楼晃得很厉害。”当时的杨鹰正在产房里巡视。地震发生后病房里就乱了,家属、病人都开始往外跑。但产房门口有一个中年妇女跑了出去又跑回来,哭着对他说自己的儿媳妇就在里面马上就要生了,护士也说产妇现在的状况不能转移。“你们回岗位上,全力保障产妇生产。我不走。”杨鹰一边下命令一边向家属表示“我都不怕,你们也别紧张,手术不完我是不会走的。” 14:45分,就在杨鹰的守护中,一名6斤7两的健康女婴降生了,并且母女平安。

“地震发生的时候,可能很多人想到的是第一时间逃跑到安全的地方,但我是一名医生,我应该首先想到尽量保证病人安全。”

饶国兴,新桥医院勤务分队司机。地震发生后多次深入灾区输送救灾物资。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

饶国兴脸上总是管着挂着憨厚的笑容,但当他回忆那段往事的时候,则是一脸凝重。心血管内科护士长张丽敏所在的医疗救援队躲过道路大滑坡时乘坐的就是他的车,那时是他第一次载着救援队深入灾区,在危险山路上他们遇到了最大的一次余震,大面积的山体滑坡发生。当时饶国兴的车上一共有11个人。看到这样的情形,驾驶技术娴熟的他边开车边躲着落石,时走时停,当他凭借经验决定不再前进,停车避险的时候,一块800公斤以上的巨石头就掉在他车头前不到1米的地方。正是这样一次“暂停”,避免了车辆被埋的惨剧发生。

“我最大的感觉就是那次经历以后知道了什么叫‘怕’,即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后怕的,而且通过亲历这次地震,我觉得人的生命很脆弱,跟大自然是没法比的,回过头来我就觉得我们应该特别热爱生活,特别热爱生命。”饶国兴说。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