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蔡秀军:让百姓就医拥有更多获得感
人民政协报 · 刘喜梅 范原菲 | 2018-05-17 09:09

■编者的话:“1991年,时任云南省曲靖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荀祖武成功实施了一台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这是我国国内首例腹腔镜手术,因而其也开创了我国腹腔镜外科的先河。正是因为这样的历史背景,‘2018中国微创外科专家行’项目选择将云南昆明作为专家巡讲的首站。”在日前于昆明举行的“2018中国微创外科专家行”项目活动上,项目牵头人——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这样表示。

蔡秀军说,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暨医院管理者,让更多中青年医师拥有更多更好的学习机会,从而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是他的心愿。这心愿,也是这次专家行项目发起的初衷。正如本次专家行项目大会主席罗丁教授所言,云南作为我国最早开展腹腔镜技术的省份,曾经在我国腹腔镜外科的发展史上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目前,云南省腹腔镜外科的现状与国内一流水平已经出现了较大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相关技术上,更表现在理念上。缩短这样的差距,正是这次专家行项目在云南以及全国多地陆续开展的重要出发点。

实际上,作为医药卫生领域的全国政协委员,如何让百姓享有更好的医疗服务、拥有更多获得感,是蔡秀军多年来一直关注的话题和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蔡秀军带领邵逸夫医院进行了诸多领先国内甚至国际的实践探索,也通过政协平台积极履职、建言献策。就此话题,笔者对蔡秀军委员进行了深入采访。

蔡秀军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浙江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浙江大学微创外科研究所所长、浙江省腔镜技术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浙江省腔镜技术重点创新团队负责人;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肝脏外科学组副组长;中国抗癌协会胰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美国外科学院委员、英格兰皇家外科学院委员、国际肝胆胰外科协会委员、亚洲内镜腔镜外科协会委员、浙江省医学会微创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

要让预防为主的理念深入人心

问:据我们了解,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有关医疗的民生问题一直是您关注的重点。今年您对这一话题的关注侧重于哪些方面?

蔡秀军:首先是预防为主健康理念的推进。在2016年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方针,这就为我国当前的卫生工作指明了方向。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要真正落实并推进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方针,首先需要做出理念的改变。目前,我国多数医务工作者仍然坚持“以治疗为中心”的工作理念,仍然把大部分的工作时间用于疾病治疗,不去或者很少去关注疾病预防,这种现状亟待改变。

实际上,从国家层面已经在努力推进这种理念的转变。比如,国务院的机构改革把“国家卫生计生委”改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就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和“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和发展理念。

问:作为医务工作者以及医院管理者,您如何看待“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这一理念的转变?

蔡秀军:首先是肯定并点赞。其实我们强调要树立预防为主的理念,并不是说只要医务工作者坚持这种理念就可以了,而是说这种理念要深入人心包括普通百姓心中。因为,健康中国战略目标的实现,是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在健康路上掉队,而不仅仅是医务工作者不掉队就可以了。要实现这样的战略目标,就需要我们让老百姓也要树立预防为主的观念,并拥有维护自身健康的能力,这就是居民健康素养的提高。

为健康中国开“处方”

问:在提升百姓的健康素养方面,您本人或者邵逸夫医院有没有推动这一理念转变的具体实践?

蔡秀军:在提升百姓的健康素养方面,邵逸夫医院也做了一些实际的探索。

比如,正在浙江德清试点建设的健康中国示范区,有不少项目由邵逸夫医院提供技术支持。我以其中一个关于“吸烟有害健康”的科普动画宣传片为例,这是一个在德清电视台滚动播放的动画片。那么这个宣传片的传播效果如何呢?也就是说,百姓的收看效果如何呢?其实我们的后台有技术监控,一个家庭的成员有几个人看了宣传片以及看了多长时间,我们都有精确的数据统计,这就是邵逸夫医院提供的技术支持。

并且,我们通过技术支持,把健康宣教和医保报销比例捆绑在一起。现在,我们正在陆续开展类似的健康科普节目。我们希望浙江德清的这些探索,能够成为国家建设健康中国的一个样本“处方”,可以在全国示范推广。

借助微创技术加速病床周转率

问:除了健康宣教我们还了解到,邵逸夫医院在服务效率方面,目前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对此,您有没有一些经验与大家分享?

蔡秀军:其实提升服务效率,是目前我国临床工作面临的共同难题。就邵逸夫医院而言,我们医院的规模不大但服务效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这也主要得益于我们的不停探索。

比如,邵逸夫医院大力推广微创手术(占手术总量80%以上),目前手术能力已经处于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为什么要大力推广微创手术呢?这是因为和其他常规手术相比,微创手术出血少、创伤少、疼痛轻、恢复快、住院时间短,能够让手术病人身体承受最小的创伤,但取得最好的治疗效果。通过这种手术形式,以往很多通过常规手术需要住院5-7天的患者,一般24小时就可以出院了。因此,邵逸夫医院的病床周转率得到大幅提高,平均住院日也因为病床周转率的提高缩短为6.5天左右,这可能是国内综合类医院最短的。

实际上,邵逸夫医院平均住院日的缩短还跟该院开展加速康复(enhancedrecoveryaftersurgery,ERAS)外科有关,这也是本院提高医疗效率和患者满意度的重要手段和措施。加速康复外科开展的重要目的,在于让患者机体及心理“加速”恢复,微创技术则是发展加速康复外科的核心支撑之一。

同时需要说明的是,邵逸夫医院在大力推广微创手术并发展加速康复外科时,不仅注重让患者享受高效的服务,也提倡让患者使用国产药品。其实在手术之后,导致患者不能及时出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术后疼痛,因此如果有长效且副作用较轻的止痛药可供患者使用,基本上就能实现让患者住院24小时即出院,目前国内企业生产的止痛药基本能满足病人需求。除此以外,互联网技术的充分应用,也是邵逸夫医院提升服务效率的另一个重要抓手。

用“互联网+”破解医院服务低效痛点

问:那么具体来说,邵逸夫医院是如何应用互联网技术的呢?又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蔡秀军:患者经常诟病的医院服务效率低的最直接表现是排队,包括挂号排队、就诊排队、缴费排队、取检验报告排队等。实际上,利用互联网技术,患者就医的全流程都可以被智能化串通起来,从而大大提升医院的服务效率,大幅降低患者的就医成本尤其是时间成本。

具体来说,邵逸夫医院开发了医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就医APP,这个APP联通了挂号、缴费(含省级医保支付)、取检验报告等环节,可谓是“一网打尽”就医全流程。也就是说,患者只要利用手机APP平台,不管是在单位上班的闲暇间隙还是躺在家里的卧室中,都可以通过手机APP预约挂号。完成挂号之后,患者就诊的时间、地点都会在APP上精确通知。并且,这些通知患者就诊的时间会具体到几点几分,以及就诊楼层的几号房间。患者就诊之后,后续的缴费工作以及检查报告查看等事项,都可以在手机APP上完成。

其实对于“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探索而言,关键在于能否联通医保支付,这也是医院利用互联网技术提升服务效率的工作痛点。因为不能联通医保支付,患者在支付环节就需要继续排队。邵逸夫医院则是从两年前开始就联通了省级医保,真实实现了互联网技术在就医全流程的对接。现在,邵逸夫医院门诊人均就医时长为1.7小时,较原来的5~6小时大大缩短,患者就医满意度也因此大大提升。

其实,总结起来,利用互联网技术提高医疗服务效率的根本,就在于让“数据多跑路、患者少跑腿”。但是让数据多跑路也需要做好顶层设计,既要保障数据道路的畅通,也要让医生和患者养成使用互联网技术的习惯。现在,只要患者来医院就医,医院导医台的护士就会在门诊楼积极向大家推荐就医APP,对于护士的积极努力,医院也会给予适度的奖励。而一旦患者接触并使用了APP之后,就会成为APP使用的黏性用户,因为实在太方便了。

推广微创技术专家行项目,助力分级诊疗

问:服务效率提高,也是资源优化的直接体现。在邵逸夫医院的服务效率得到显著提升以后,有没有在优质医疗服务下沉方面做一些探索?

蔡秀军:优质医疗服务下沉,是我国推进分级诊疗服务的重要内容。为顺应并推动分级诊疗制度,邵逸夫医院也做了一些重要探索,比如在全国推广微创外科技术即中国微创外科专家行项目等。

那么分级诊疗又有什么样的具体要求呢?简单来说,就是相对较轻的疾病在基层医疗机构处理,那些急危重症患者患病后,则需要送到大型综合医院(三级医院)去诊治。邵逸夫医院的实践证明,微创外科技术在全国推广可作为推进分级诊疗的一个抓手。这是因为,虽然目前在北上广杭的大型综合医院,微创手术已经普遍开展,但在基层医疗机构包括县级医疗机构,很多医院还没有开展这项服务的资质或能力。因此,把微创外科技术推广到基层医疗机构,不仅能够直接为基层患者服务,更重要的是还能够缩短城乡之间的医疗水平差距,这实际上也是我国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初衷之一。

从形式上来讲,“2018中国微创外科专家行”项目的主要推广形式是专家讲课、手术演示以及技术培训等等。当然,这些形式也需要做好制度设计,比如授课的频率、项目基地的选择等。不过能力的提升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医学技术水平的提高当然也不能急于求成。但我们相信,有推广学习就有提高,对于那些已经有一些基础的基层医生来说,加以适当的培训就能够基本掌握这项技术。

除了优质医疗资源下去,我们也提倡基层的医疗资源上来。比如我们的微创技术专家行项目,除了医院专家下基层培训和带教医生,也提倡基层医生来邵逸夫医院进修、学习和交流。实际上,在我们的项目推进过程中,这些形式是交叉进行相互促进的。目前,从我们专家行项目首站云南站的开展效果来说,反响比较强烈,也获得了基层医生的高度认同。其实,医生认同之后是学习和提高,而医生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也将会直接并最终让患者受益。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