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创新勇担当——践行“晋江经验”探索与实践(二)
人民日报 · 赵 鹏 | 2018-07-12 10:14

2017年10月15日深夜,意大利撒丁岛奥尔比亚。当国际中体联主席劳伦特·佩楚卡郑重宣布“2020年第十八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举办城市是晋江”时,百名晋江民企老总和海外晋江乡亲组成的“助威团”欢声一片。五星红旗在人们手中传递,《歌唱祖国》《爱拼才会赢》唱了一遍又一遍。

晋江,首开中国县级城市承办国际性综合运动会的先河。

“我们比拼不过资源、条件,那就要比拼精神、比拼自己”

2014年,由于转型倒逼、竞争加剧,晋江部分民营企业发展遭遇创立以来的最大困境。其中,当地纺织行业龙头企业——龙峰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迹象,并牵涉上下游数十家公司,一旦倒下,极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

晋江市委得知这一情况后,组成调研组实地调查,并专门成立企业风险防控领导小组。经了解,危机的确是由于龙峰公司升级扩张所致,但这家纺织面料企业是晋江当地创新型公司,每年投入的研发经费就达数千万元,而且他们研发的“透气”“三防”“超轻”“可穿戴式”等功能性面料,有不少已获得技术专利,前景可观,潜力巨大。

怎么办?难题摆在市领导班子面前。

“最后的结论是一致通过的。”晋江市市长张文贤回忆,“就一个字:救!”市里当夜协调职能部门,企业在一周内拿到了土地证和厂房产权证。同时,全力破解企业在申请银行贷款过程中的障碍。经过多次沟通,银行最终同意贷款,这一困扰龙峰的核心难题终于化解。2017年1月31日,龙峰成为整个泉州市第一家开工的纺织企业。4月,龙峰入选泉州市金融办确定的全市122家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名单。

2017年,根据国家和省市统一规划,福厦高铁泉州南站布局在晋江,涉及3个镇、街,21个村、居。这是一次做大城市发展空间的机遇,也是一次考验发展能力的挑战。

从2017年11月23日成立高铁新区项目建设指挥部开始,晋江就把“和谐拆迁”作为工作的主要目标和努力方向,在科学、合理制定征收拆迁实施方案的基础上,充分考虑群众过渡安置等民生问题。与此同时,全市成建制地抽调900多名干部,分片包干,完不成任务的一律不得擅自撤离。

每一次挑战,都是一次创新摸高;每一次考验,都是一次能力淬炼。市委、市政府就此专门设置了4道“考题”:严格标准,一把尺子量到底;集体决策,不给任何个人开口子;全程监督,阳光之下无死角;法律保障,公开采购法律服务。

900多名干部齐努力,成效显著。从6月1日正式启动房屋签约至6月19日,短短19天,2512栋需征收房屋,签约率、腾空率分别达到97.17%和71.3%。

“与大城市相比,我们比拼不过资源、条件,那就要比拼精神、比拼自己!”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说。

“党员组成尖刀连,越是艰险越向前”

2016年3月,晋江市集成电路产业园筹备组综合组副组长朱丹红接受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年半内完成集成电路产业园内存项目48万平方米主体厂房封顶。当时,位于新塘街道的500多亩项目用地还是一片荒芜。

“党员组成尖刀连,越是艰险越向前。”多年来,每逢重大任务,晋江市委都会集中抽调全市各地各级党员干部中的精兵强将,组成“尖刀连”,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直至保障项目准时、优质完成。这是一项没有写成文字的制度,形成了一个个基层党建的生动案例。

2016年4月,抽调的80名干部正式组建团队,全部为党员;5月,敲定办公场所,成立临时党支部,分成8个突击队小组;6月产业基金成立;7月开工锣敲响,9月桩机进场,10月集中动工。前奏刚完,一道意想不到的难题又摆在了面前:项目需要配套建设一个专用变电站,变电站低压侧出线采用20千伏电压等级,但此前福建全省从来没有采用过这种电压等级。国网晋江供电公司上报福建省公司实施特事特办,短时间就完成全部审批手续,同时密切跟踪协调工程进展,提前半年完成送电。

“越是困难重重,我们越是依靠党建的力量,凝聚人心,形成合力。”2017年10月,内存项目主体工程提前一个月完成,筹备组获得“福建省青年突击队”称号。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党员;哪里有困难,哪里就强化党建。

晋江在全国首创非公有制企业“二带十”区域化党建模式,将全市19个乡镇(街道)和经济开发区划分成10个片区,每个片区由市委选派干部脱产挂职,并选取2家党建基础好、阵地设施齐备、党务力量较强的龙头企业党组织,辐射带动周边10家以上相对薄弱的企业党组织,围绕共建机制、共抓组织、共办活动、共塑文化、共创品牌、共享资源的“六共”要求,签订党建联盟协议,整合区域党建资源,形成党建共同体。

罗山、新塘、西滨片区的优兰发公司党委,组织党员科技攻关小组,指导片区内金丰公司党支部解决锅炉烟气技术难题,提高烟气排放标准,帮助金丰公司顺利通过环评。

东石片区由选派干部及企业党组织负责人,组建非公企业党组织项目申报服务队,两年内帮助片区内企业申报专利21项,解决企业生产技术难题15个,推动13个项目顺利落地。

晋江开发区内的迦南公司,每天都要保养机器设备,可这活儿又苦又难。公司党支部发动5名党员组成党员维修队,24小时轮班倒,不计报酬、毫无怨言,帮助企业节约了大量耗件。

早在民营经济起步阶段,晋江就同步思考探索在非公经济领域开展党建工作。1986年,恒安成立了晋江首个民营企业党支部,经过30年发展,晋江已有非公企业党组织1236个(另有“兼合式”党组织347个)、党员6504名,涌现出恒安、安踏、361°、优兰发等一批全国、全省先进基层党组织,先后被确定为福建省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联系点和发展党员工作联系点。

构建亲清政商关系,激发积极性和创造性

2015年,刚到安海镇工作的唐春晓主持召开老干部座谈会时,没想到会议“炮火”密集,老干部们纷纷“吐槽”:作为晋江人口大镇、经济强镇,为何安海面貌改变不快,诸多民生短板、市政瓶颈迟迟没能破解?

会议一结束,唐春晓就组织大家认真梳理老干部所提问题,深究原因,关键还在于党、政、企、社、群之间互动不足,界线不清,沟通不畅。

由此,安海镇实行“党政+商会”联席会议制度,要求“提出问题要当面摆清,思路要当面理清,措施要当面说清”。清则正,正则威,道路征迁、信访调处、遗留问题化解、小城市试点建设等工作迅速推开;亲则顺,顺则合,一些堵在干部、群众、企业家心头的“疙瘩”得以消解。晋江个体劳动者协会会长、安海商人吴秀冬主动要求参与信访调解,他表示:“有些事我们出面,有些话我们来说,更有效果。”现在,政商联席会议制度已在晋江其他镇(街道)推广。

晋江非常注重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向全市非公有制经济企业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发出《诚信守法经营倡议书》,在各镇级商会成立惠企政策宣讲团,2016年以来共举办30多场政策宣讲会,参加企业家达1400多名。举办“预防职务犯罪”等多场专题讲座,参加企业家达500多人次。教育党员干部在与非公有制企业的交往中能“亲”、敢“亲”、会“亲”,不掺私心杂念、不搞利益勾兑,做到有底线、有距离,保持“亲密”又不失“分寸”,努力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

成立中小企业咨询服务中心,建立优惠政策咨询、对接、导办、兑现受理“一条龙”服务机制;搭建政企沟通互动平台,为异地的晋商回乡投资创业服务;与中国外贸中心建立联系机制,及时传递国内外优质经贸展会资讯,引导有实力的企业稳妥“走出去”;创办“企业精英下午茶”“企业大讲坛”,开办“领航计划”企业总裁研修班,邀请知名人士到晋江开办专题讲座;搭建商会平台网络,以党建工作带动商会发展;依托异地商会,推动本土企业与10所高校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引导216家企业与80多所高校长期开展人才培养项目合作;镇级商会成立5家民资管理金融机构,吸引超5亿元民间资本,为531家企业转贷3000笔、金额超150亿元;以商会为平台,与银行签订授信协议,2015年以来共有18家商会与银行签订授信协议,授信额度超350亿元,已为81家会员企业发放贷款超10亿元……

亲清政商关系,极大地激发了政企双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在这样的环境中,晋江人更加敢拼、能拼、会拼。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10日 04 版)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