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弹级”衰退信号到底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中国网 | 2019-08-16 00:00

关照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闫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习研究员

近日,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800点,跌幅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纪录;标普500指数连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出现大幅下跌,跌幅均在3%左右。

与此同时,美债市场抛出“核弹级”经济衰退信号——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与2年期收益率倒挂。这一倒挂现象实为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第一次。

自七月以来,世界经济不断出现动荡不稳定事件:日本、韩国在出口管制方面的一系列争端;阿根廷总统选举结果的不明朗,导致的该国汇债股市场的巨震;加之此次美国以及其他发达经济的集体暴跌。

这一切是否意味着一头全球经济灰犀牛正向我们驶来?

要准确判断当前经济形势,就势必要对比两次美国经济衰退信号的时代异同点。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促进了纳斯达克指数的数倍飙升。但是大量资金注入高科技、网络信息进行炒作,导致美股泡沫过大并最终于2000年破灭。随后的“911”事件以及跨国公司的假账风波致使美国面临严峻的资本外逃问题。而后,耗资8000亿美元的伊拉克战争进一步恶化了美国的财政与贸易赤字状况。紧迫的形式逼迫美国利用房地产拉动经济发展,这为次贷危机的爆发埋下伏笔。

由此可以看出,2007年之前的美国经济正处于美元强势地位被挑战、国内资金流失,双赤字暴增的境况。而现如今,特朗普政府实行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政策使得国内失业率降低,对各国征收的高关税促使美国出口商品的相对价格降低,有利于改善贸易赤字。

与此同时,美联储的加息缩表使得量化宽松时期大量流出、注入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流回美国本土,一方面通过增加流动性进一步促进国内经济复苏,一方面冲击新兴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泡沫。

由此可见,美国经济衰退信号的出现处于完全不同的时代背景与国内状况,一味的屈服于历史证据从而认定2019年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是不可取的。

那么美国经济衰退信号是否与经济衰退有必然联系?

首先,特朗普时代下的美国GDP同比增长峰值为3.2%,创所有美国总统治下的GDP增长峰值新低,这与其所宣称的“美国经济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的说法不符。由此可见,美国经济的“下行”趋势已明显显现。

其次,就特朗普不断推行的对华高关税政策而言,其意图通过不断升级贸易摩擦,提高本国出口商品的价格竞争力以缓解贸易逆差。然而最新发布的进出口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我国对美贸易顺差7506.2亿元,扩大11.9%。这一有趣现象是由于一方面,中国制造产品对于美国市场不依赖,进而导致美方加征的关税并没有转嫁给中国出口企业,反而是由美国消费者承担。另一方面,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大量的美国制造产品可以被别国产品所替代,从而美国对华贸易输出进一步恶化。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支出约占美国GDP的70%,可以说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拉动力。自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总储蓄率从未超过20%,而美国居民储蓄率始终徘徊于2%-9%,其消费大多来源于资产交易收益或信贷。

根据统计数据,美国2019年第二季度家庭债务已达138.6 万亿美元,而现如今消费负担的进一步加重对于美国消费者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如若美国本土消费受到抑制,GDP的“下行”压力无疑会进一步加大。

最后,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调整而言,它于今年8月1日进行了10年以来的首次降息。由此可见,美联储先前对于国内经济复苏的形势过于乐观,对于流动性的重新释放进一步说明其对于国内经济的下行压力过大的觉察。

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如若始终一意孤行,持续不断的走单边主义道路,加之国内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不匹配,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是大概率事件。(责任编辑:毅鸥)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