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推进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重要意义
2021-04-26 18:32

头图图图图图图图_副本.jpg

文丨中国网记者 时畅

2021 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当今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在此背景下,4月25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与中国网联合主办了“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邀请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在逻辑。

盼盼_副本.jpg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常务副院长潘庆中主持议题三环节 

议题三环节,与会专家通过研讨“十四五”规划,集中分析了新时代推进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重要意义。

部长_副本.jpg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指出,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也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十四五”规划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非常重要,它既是继承过去发展的成果,同时也为2035年实现党中央确定的远景目标做政策和经济实力的准备。到2050年,中国共产党又将迎来一个关键历史时期,要把中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朱光耀表示,从现在到2050年,第一个关键点是“十四五”规划,“十四五”规划要超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在“十四五”规划结束之际,中国人均收入要超过届时世界银行高收入的标准,目前来看还有大约2000多美元的差距。这需要中国经济在“十四五”期间始终保持年均5%左右的增长,中国完全有信心、完全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但是,跨过高收入标准,并不意味着中国就此成为发达国家,届时中国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稻葵_副本.jpg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指出,过去一百年,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任务是不断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望未来,中国共产党将在办好世界大事的过程中完成民族复兴。李稻葵表示,中国已经是世界大国,肩负全球责任,在减碳及全球化等议题上,中国也为全球做出了巨大贡献。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将树立起一个进步的、一个充满自信的、一个开放的大国新形象,让中华民族在全球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民族。

瑞龙_副本.jpg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杨瑞龙

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杨瑞龙指出,中国共产党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初级阶段理论里搞“渐进式改革”,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在现有体制里面把市场经济引进来,走出了一条非常有中国特色的改革道路。杨瑞龙认为,中国改革道路概括起来有两个方面的特点:第一,中国改革是在已有的政治框架下进行的。《华盛顿共识》表示,一个传统性体制要引进市场经济,必须把原有的政治框架打碎。中国不是这样,在改革之初保留原有政治框架,逐渐引进市场、放权。在顶层设计下面,充分激发微观主体的自主创新积极性。这就是增量改革。中国所有的改革成功都在于增量,每一个改革单独看都不完美,但正是这种不完美推进了改革。第二,先试点,再推广,逐渐引进。这种改革经验让中国开始把市场机制引进来。西方不看好中国,认为这样改革不会成功,因为他们坚持自己的逻辑。所以从1984年开始西方就开始唱衰中国。但是中国始终没有实现他们的“预期”,实现了四十年的快速增长。尽管现在遇到很多问题,但是目前中国还是世界上经济最好的国家之一,这是事实。

杨学东_副本.jpg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长聘教授杨雪冬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长聘教授杨雪冬表示,回望过去的一百年,中国共产党很好地把握住了每一个重要时间节点。杨雪冬认为,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把握住这些重大时间节点,原因可以归纳出三点。一是主体性,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提到,五四之后中国人的精神由被动转为了主动,实现了精神的自觉。这就是主体性最根本的特征——要有独立的意识。这一百年里,中共走出自己的独特发展道路,其实就在于实现了精神的自觉。二是自主性,自主性就是决策和执行的过程中不受外部利益的影响。共产党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这就是一个自主性。有自主性,在做决策的过程中才可能会考虑更多数人的利益,在执行中才不会出现“被绑架”的结果。三是能动性,毛泽东经常讲,要符合客观实际,另外要发挥主观能动性。主观性在西方的理论里讲得不是很多,但是中国共产党的理念里面特别强调主观能动性。越是困难的时候,中国共产党越会有创造力,就是把主观能动性发挥到了极致。主体性、自主性、能动性是中共的独特优势,从这个角度,也更容易理解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立群_副本.jpg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既不向资本主义方向靠拢,也不向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方向靠拢,而是在中国社会生产力进一步极大解放和发展的过程中、在实践中来实现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功。我们正在走中国自己的路,这条路包含着社会主义最终走向成功的伟大曙光。张立群表示,现在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在下降、在转折的拐点,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会降到5%以下,针对这个观点有必要做一些澄清。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仍然在8%以上,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还是需求不足。逐步扩大内需,就会使中国经济的发展能量充分释放出来。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经济会成为世界经济从困境中走出的一台最重要的发动机。

浴柜_副本.jpg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指出,中国的发展在没有现成指标体系的参照下,取得了巨大成绩。在此背景下,中国更要审慎执行新兴大国的开放战略,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和外部约束条件的独特新兴大国开放模型。章玉贵表示,中国应培育金融公共产品,人民币要深入各个层次的资产定价和交易体系。对2035年一个基本判断是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实力相当,但前提是要保持稳定发展态势,不可过度自信,这样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中国便可以全面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氪金后_副本.jpg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赵可金作总结发言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赵可金在论坛最后环节作总结发言。他指出,本次论坛主要谈及三个问题,一是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与世界上很多其他政党是很不一样的,很多政党是私利性政党,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中国共产党是有着公益使命的政党,是一个使命型政党。二是中国共产党除了是中国的执政党,还是共产党,是由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政党。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党和非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党是很不一样的,马克思主义的党要实现全人类的解放。三是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过去一百年的历史经验。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责编:蒋新宇 蔡晓娟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232432.jpg

更多推荐
中国经济网 2020-08-27 13:23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