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锋:比较政党视野下中国共产党建设经验及启示
2021-04-29 11:08

img_506ea18bb24d95f11703eff4c95df4d4.jpg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此背景下,4月25日,中国网与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共同主办“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论坛围绕建党百年的历史经验和治理智慧,讨论中国共产党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使命担当。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和法律教研部李锋副教授受邀出席论坛,以下整理了他的发言。

007.jpg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和法律教研部副教授 李锋

当前,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里面,除去20多个,基本都有政党,确立了现代政党制度。截止2019年,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人数超过9100万。从全球的对比来看,世界上党员人数超过10万的有95个政党;超过100万的29个;党员人数曾经超过100万,但已经解体的政党还有十来个。从时间维度来看,世界上政党的平均存活是44年,1/3的政党时间都不足20年。

作为一个百年大党,中国共产党的制度化、结构化不断提高,同时还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党情、国情、世情。与其他百年大党老党相比,我们党的建设有如下成功的经验:

第一点,防止利益集团干扰,杜绝组织目标的替代。随着政党的发展,一般党员人数不断增长,许多大党老党里面容易形成派系和利益集团,组织学把它称作“目标替代”。我们党从建党之初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能够始终坚持组织的初始目标,形成了使命型政党。反观世界其他的政党,如墨西哥地方党派和地方政权联合组成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并开始长期执政,但其党内各派系为了自身利益组成小团体进行利益输送,贪腐横行,政治生态败坏,最后分裂出元老派、少壮派、革新派等集团,甚至有党内精英脱党成立新党,进一步分化了政党,导致革命制度党在2000年丧失了连续71年的执政地位。

第二点,夯实组织基础,做好组织录用。伴随着执政时间的增长,有些大党老党容易将执政资源进行垄断,尤其是忽视了基础组织和青年人才的录用。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初就高度重视党员的选拔问题。一方面注重从社会精英里面吸纳和统和,提升党员群体的先进性,另一方面重视代表性的问题。根据学者1993-2015年五次全国代表性调查数据和党内统计公报,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共产党采取了兼具“供给性”和“适应性”的政党录用策略,在经济转型的不同阶段多次调整政党录用策略以适应社会变迁。反观其他政党,比如说勃列日涅夫时期形成了“老年党”,印度国大党的“家族党”倾向,中国国民党在20世纪70年代退出了台湾地区的校园,以联谊会的方式运作,造成它在青年里边的组织能力急剧下降,导致它在之后的选举中频繁失利。

第三点,分层次科学管理意识形态。伴随着执政地位的稳固,有些老的执政党认为自己只需要全盘照搬既有意识形态而不需调整,或者在实践中遇到执政挑战就从根本上怀疑甚至颠覆自身意识形态,导致在意识形态管理上出现偏差。从理论说,意识形态是多结构、多圈层的东西,它有价值内核、理论学术和政策主张这三个维度。我们党在这三个维度方面,能够在坚守价值内核的情况之下,不断创新我们在价值内核的具体形态、更新执政的理念话语和政策主张上进行适应性的调整。在其他政党里,比如说在价值内核上,印度国大党在世俗主义和印度教之间反复摇摆,严重影响了本党的社会基础。在理论学说领域,戈尔巴乔夫放弃了马克思主义价值内核后,大量西方理论学说涌入,“人道主义”“民主主义”等西方学说成为改革方向和理论依据,导致大量“公开化”、“政治多元化”政策的出台。在政策主张方面,勃列日涅夫时期“意识形态泛化”,将许多政策问题、理论学说问题的不同声音视为意识形态的根本分歧,在日常生活中消解了意识形态的严肃性和正当性。

第四点,中国共产党打造了符合中国政治体系的政党制度。中国共产党建设的举措与制度选择充分考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从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特点不断改进和完善政党制度,创造了不同于苏联的一党制、西方的多党制的新型政党制度。反观其他政党,比如苏联共产党,比如说在勃列日涅夫宣传全民党的属性,看似在党的建设上进行创新,但事实上脱离了当时的阶级和阶层的利益要求,导致许多的不同政见者,同时也和当时的政治制度是脱节的。

总之,从理论上来说,随着政党组织的发展,政党的结构化程度会不断提升。这种结构化和政党的适应能力之间是存在一定内在冲突和张力的。回顾中国共产党的百年治理经验,从历史和比较的视野来看,党的建设成功就在于能够更好地兼顾它的结构性和适应性。

责编:蒋新宇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微信图片_20210429104743.jpg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