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贵:论中国共产党的现代金融领导力
2021-04-29 15:47

——对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担保人变迁的思考

头图图图图图图图_副本.jpg

2021 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当今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在此背景下,4月25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与中国网联合主办了“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邀请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在逻辑。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教授受邀参加论坛,以下整理了他的发言。

浴柜_副本.jpg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曾在2015年撰文表示:“美国拒绝加入亚投行是一个巨大错误,有可能会让出全球经济体系担保人的角色。”显然,萨默斯通过亚投行的成立看到了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格局变迁的趋势。

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担保人有四大支撑要素:傲视他国的工业和贸易体系,柔性的商业干预,无形的金融控制,密布全球的海上力量投送与打击体系。历史上英国和美国曾承担着上述角色,美国认为中国正在上述四个方面快马加鞭

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看重趋势变迁的国家,从著名的“萨缪尔森之忧”到布热津斯基的去世之前念念不忘美国面临国家地位危机,均可见一斑。布热津斯基曾警告:美国已经不再占据20年前的主导地位,不再像过去20年一样是唯一无所不能的大国,而且在下一代也很难恢复这一地位。

近年来,美国对我国金融领域的发展态势高度警觉。美国自己在金融领域的国家战略是:决不允许资本主义体系内出现可以挑战美国的统一力量,还借助国际金融资本,设法遏制人民币的行为空间。央行副行长李波最近表示,人民币没有取代美元的愿望。但美国人是不相信的。任何重大的金融问题本质上都是政治问题,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是无法避免的。

金融作为全球最高层面分工的表现形式,既是“国之重器”和国家最为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也是破坏力极强的系统性风险极易滋生的重要领域。中国要实现由制造业与贸易大国向产业与资本强国迈进,亟需通过深化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金融业高质量建立在制造业竞争优势稳固、贸易价值链不断提升以及主动掌握金融安全的基础上。进而锻造能够有效维护中国经济主导权和国际金融秩序变迁主动权的“金融资本力”。

中国共产党在金融领域里的领导力不断提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对现代金融本质和系统性风险的认识不断深化,并在防范化解系统性经济金融风险的过程中不断提升党对现代金融体系的驾驭能力与领导力。

通过深入学习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有关金融本质、金融改革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一系列论述,可以看出,在全球经济金融一体化趋势无法逆转的逻辑框架下,随着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切换,随着中国向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目标迈进,中国必须站在全球金融竞争与国内经济安全尤其是关乎中国全球分工地位的战略视角,来审视金融这个极为复杂系统的本质,审视其在国家发展与国际坐标系上的重要地位。绝不能局限于以比较静态的眼光来看待现代金融,也不能简单搬用国际上有关金融创新、金融监管的相关理论来指导中国的金融改革与发展。

另一方面,在全球经济金融体系一体化的时代,已深度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中国金融业,还需随时关注来自内部与外部市场的各种压力与冲击。迄今为止,中国的金融体系尚未真正经受过如下几个方面的重大考验:一是既有金融体系长期积累的系统性风险如果大面积爆发所产生的巨大冲击;二是未来可能爆发的下一场全球性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系统可能产生的重大冲击;三是人民币高度国际化之后,中国作为全球金融体系重要担保人应尽的全球责任与风险防范能力持续供给之间可能出现的矛盾。

如果我们在全球经济金融体系中扮演担保人的角色,那种风险不是一般的理论所能解决的,可能将面临经常项目、资本项目双逆差的情况,这时候我国的综合应对体系就很重要。

当然,包括西方政经领袖和诺奖得主在内的有实力参与主体都承认: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在没有现成参照系的情况下取得的。中国在经济金融改革、开放与发展过程中的许多成功探索,不仅改变了经济学的一般结论,而且正逐渐成为主流经济学的研究主题与关注焦点。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谋求经济高质量发展,与西方主流经济学家所预设的路径形成了鲜明对比。逐渐形成了独特新兴大国的开放与发展新范式。

我们要审慎执行独特新兴大国金融开放战略,建议审慎构建基于中国国情和外部约束条件的独特新兴大国开放模型,不可因为金融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红利而放松加固金融防火墙,同时还要加大中国版全球金融公共产品培育力度。

人民币只有深度介入到全球各个层次的资产定价与交易体系中,才能称得上真正的国际货币,而这个时间跨度估计需要20年。美国取代英国用了50年,1895年,美国在工业产量上已经超过了英国,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时,才表明全球金融权杖由英国转到美国手中。现在对2035年的基本判断是中国和美国届时经济实力相当,但前提是要保持住稳定发展态势。不要过于自信,我们的本领还不够。

预计到2049年即建国100周年,或贞观之治(627-649)后的140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最重要担保人之一,届时我国远洋海军将与美国并驾齐驱;到2099年,即建国150周年,全面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大业。

建议立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加快培养和造就一大批既懂得国际经济与金融规则、熟练驾驭全球性金融管理工具、又有很强的国际沟通能力且善于表达中国主张的战略型金融人才。

责编:时畅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232432.jpg

更多推荐
中国新闻网 2021-06-23 20:29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