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曙光:创建美好共同体生活要建立“人类文明”
2021-04-29 16:24

title.jpg2021 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当今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在此背景下,4月25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与中国网联合主办了“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邀请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在逻辑。

曙光2_副本.jpg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陈曙光

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陈曙光出席论坛,并围绕“百年大变局中的世界与中国”议题作观点分享。以下整理了他的主要观点。全球社会是一个共同体,在世界政府缺位的情况下,创建美好的共同体生活就是要建立一套普遍认可的文明规则,可称之为“人类文明”。“人类文明”不是指某种单一的文明形态,比如基督教文明、儒教文明、伊斯兰文明,而是专指人类在普遍交往的过程中必须要遵守的交往理性、价值规则,或者是一种共同的公理、共同的公善。

民族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这是人类文明出场的大背景。民族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历史形成以后,各个不同文明国家要交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要交往就需要有某种共同的人类文明、交往规则。

“人类文明”建构的理想途径应是各个国家坐下来共商共建,但实际情况是,强大的国家往往掌握着塑造“人类文明”的绝对权利,它将一己之文明提升为人类之文明,将一己之规则提升为普适之规则,比如丛林法则、国强必霸、西方中心等,地域性的文明上升为世界性的文明。弱小的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办法参与人类文明的建构。所以在建构“人类文明”过程中,首要的问题是“谁主张”,其次才是“主张什么”。比如,首先看是美国的主张还是中国的主张,其次才会看主张什么。也就是说主导人类文明建构的首要原则不是真理原则,不是道义原则,而是实力原则。

西方开辟了世界历史,所以“人类文明”打上了西方烙印;资本开辟了世界历史,所以西方文明构成了“人类文明”的基本底色。西方主导建构的“人类文明”有合理性,推动了世界的发展、普遍的交往,但是本质上是非正义的。

世界正义力量的崛起对传统人类文明产生了重大影响。要改造西方建构的非正义的“人类文明”和非正义的国际交往规则,往往需要靠世界正义力量的崛起。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就是世界历史的重大理论事件。它从道义上宣判了传统“人类文明”的非正义性,但是它从历史主义的维度肯定了其历史进步性。马克思主义站在了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上,但是改造非正义的传统“人类文明”从来不是由真理和道义力量来决定,归根到底,取决于世界正义力量的壮大。

马克思主义诞生后最伟大的贡献就是社会主义力量的崛起、社会主义运动的壮大,以及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到多国的发展。这种世界正义力量的崛起对传统“人类文明”的改造带来了历史契机,但是改造并没有最终完成。主要原因有五个,包括社会主义正义力量总体力量太小;冷战将世界划分为对立、割裂的两极,它们互相之间是没有文明的交往,普遍的交往规则无法形成,反而进一步加剧了文明的对抗;苏联本身奉行的是大国沙文主义、霸权志向,这与西方文明本质相通;冷战结束以后,世界重回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改造传统文明半途而废;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要以中国的力量来改造传统“人类文明”是力所不能及的。

所以尽管马克思主义诞生了,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也出现了,但是西方主导建构的“人类文明”格局并没有真正松动。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为“人类文明”的改造指明了方向,但是真正的改造还得靠实力。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人类文明”重构提供了历史契机。21世纪,人类迎来了百年大变局,西方建构的“人类文明”已经由全球化的推动力、世界历史的推动力沦为迟滞世界大变局的一个极端保守因素,“人类文明”迎来了历史性重构的契机。

世界大变局根源于国际力量对比的深刻变化,首要的推动因素是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随着国际经济力量对比、国际经济基础的变化,上层建筑也会发生变化,国际体系、全球治理格局也会发生变化,这是世界历史演化的基本规律。中美战略博弈,是世界大变局关键变量,也是一个重要标志。从表层来看,这是富强大国与霸权国家的实力之争;从中层来看,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两种制度之争;从终极来看,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全球霸权两种国际秩序观之争。

这种争夺最终的核心要害点是不同的文明之争。中国的崛起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西方是否依然能够塑造未来的世界,是否依然具有对未来世界强大的解释力,人类是否还得按照西方制定的道路模式、价值观前进,这才是这场大变局最终的本质的层面。所以“人类文明”的重构根本的指向在于我们要超越西方性,走向人类性,超越非正义,走向正义世界。

“人类文明”从来不是由观念、原则建构起来的,而是由实践建构起来的。坚持问题指向,这才是“人类文明”重构的方向。世界赤字是表象,背后是哲学、文明,非正义的世界根源于非正义的文明。发展赤字的哲学根源在于,线性进化的发展逻辑与共同发展的普遍期待是背离的。“中国盗窃了美国未来的5G技术,《中国制造2025》影响了美国技术超级大国地位”,这里体现的就是线性进化的发展逻辑。治理赤字的哲学根源在于,大国共治的治理哲学与国际力量对比的深刻变化相背离。西方治理逻辑是一国主导、几方共治。信任赤字现在很突出,主要表现为特朗普政府的退群、废约,这就是一种利己主义的经济理性,与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是背离的。和平赤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自我至上的安全理性与普遍安全的世界梦想相背离。文化殖民的哲学根源在于,普适主义的价值理性与美美与共的文化图景相背离。制度霸权的哲学根源在于,历史终结的制度理性与内生演化的制度逻辑相背离。制度本来是内生演化出来的,但它偏偏说历史已经终结了。基于西方色彩的传统文明已经不合时宜,“人类文明”迫切需要颠覆性的重构,建构一种基于全球共同利益和普遍共识的新文明。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种可能的新文明类型。但是它是一种理念、原则、哲学,归根到底要落地。怎么落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系列中国主张:发展理性的重建与共同发展的中国主张,包括发展观、合作观、新型全球化方案;交往理性的重建与增进全球信任的中国主张,即以义为先、义利兼顾的正确义利观;价值理性的重建与重构文明格局的中国主张,即全人类共同价值,新文明观;安全理性的重建与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国主张,即国与国交往新路,不搞国强必霸逻辑,不搞修昔底德陷阱,提倡新型大国关系,提倡新安全观;制度理性的重建与探索更好社会制度的中国主张。主张自主选择,走自己的路,而不是靠制度输出,颜色革命,政权颠覆。

建构人类新文明是大家共同的事业。新事物的成长从来不会一帆风顺,人类新文明正在经历“新的”突破“旧的”,但是“死的”又拖住“活的”。传统的文明规则这一套还在,比如丛林法则还凌驾于正确义利观之上,共同安全观还难以代替排他性安全观,新文明观还无法取代文明优越论,人类新文明的出场依然任重而道远。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一定是一天一天建成的。“人类文明”的升级换代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终有一天,人类新文明必将转化为普照世界的光,自觉地参与世界历史的理性塑造,建构人类美好的明天。

责编:郭泽涵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中国圆桌.jpg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