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群: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仍然在8%以上 需求不足制约经济发展
2021-04-29 17:28

头图图图图图图图_副本.jpg

2021 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当今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在此背景下,4月25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与中国网联合主办了“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邀请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在逻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受邀出席论坛,以下整理了他的发言。

立群_副本.jpg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张立群

中国正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行进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之上。从中国共产党建党至今,100年间已经取得了伟大成就,包括建立新中国、正确选择社会主义制度、依靠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完成工业化奠基、经过艰难实践探索,找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等。我们依靠改革这关键一招,极大发展了中国的社会生产力,持续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通过经济的持续高增长,消除了长期存在的短缺现象,从数量上满足了全体人民的基本需求,实现了从无到有的伟大跨越。在这个基点展望第二个百年,前面的路应该是更伟大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既不是向着资本主义全面靠拢和发展,也不是僵化于苏联东欧的模式,而是在中国的社会生产力进一步极大解放和发展的过程当中,在实践中来探索实现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功。我们正在走中国的路。这个路包含着社会主义最终走向成功的伟大曙光。

由此出发,正确判断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对于这一伟大的社会实践至关重要。现在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在下降、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会降到5%以下,我认为这个观点对于第二个百年的伟大奋斗是很不利的,有必要做一些澄清。

当前认为经济增速要下降,其支撑的分析体系,一是用既有数据,比如从改革开放至今的主要经济数据,通过生产函数包括面板数据等这些分析方法,得到的结论,就是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自2010年以来是显著下降的;二是通过要素供给分析,比如人口老龄化,比如技术供给从后发优势到后发劣势;三是国际比较,也就是通过发达国家的发展路径来对照,最后作出判断。这些分析的结论,都是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在下降。

这三种分析体系都是有问题的。第一,依据已有的经济数据,通过不同的方法来测算中国的潜在增长率,这个方法有不完善的方面。我们所使用的这些数据,尽管会把一些非规律性的因素剔除掉,但是要注意不可剔除因素的影响。因为这些经济数据是各年份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因素共同决定的结果。2010年以后,中国经济的需求增速显著下降,包括出口(美元口径)的增长率2010年是31.3%,到2019年是0.5%;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2011年是23.8%,但是到2019年是5.1%,2020年为2.9%。需求增速的持续下降所导致的经济增速下降,会在经济数据上表现出来。而这个需求因素对数据变化的影响,用上述分析方法是剔除不掉的。因此,基于这些数据判断中国的潜在增长率下降,是站不住脚的。

从要素供给来看,中国人口老龄化确实对劳动年龄人口总量有影响。最近两年,劳动年龄人口每年减少400万左右,但是2019年存量仍然有8.96亿人。而城市发展只吸纳了4.4亿人,还有4亿多人在农村,这些人并不是全部从事农业生产的。有关专家分析,当前农业生产需要大约8000万左右的劳动力,现在有2.9亿多农民工,有7000万左右在校生,16-22周岁年龄段的人口大部分在高中、中专、大专、大学,今年的应届大学毕业生是909万,应届的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每年超过五百万。当前就业压力仍然比较大。2010年以后,随着经济增速的下降,我国的劳动社会参与率逐年降低,人力人才资源的使用向着越来越不充分的方向发展,

可以说,人口老龄化使中国的人力资源供给条件发生了改变,但因为有巨大的存量,而且并未被充分吸收,因此我国现在仍然有丰富的人力和人才资源。

技术供给方面。 2020年,我国研发支出2.44万亿,占名义GDP的比重达到2.4%;2020年有效注册专利超过1200万件,高于美国、日本、欧洲国家全部注册专利的总和。可以看到,由市场引导的应用技术研发是非常活跃的,产业技术更新是普遍和活跃的。这表明,经过几十年的对外开放,我们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已经形成了应用技术方面的供给能力。如果再考虑新型举国体制未来的潜力,对我国的技术要素供给能力必须实事求是的判断。在我看来,中国要素资源的供给水平现在仍然是充分的,如果有需要,潜在经济增长仍然可以达到8%以上。

使用国际比较,则必须要特别注意中国特殊的现代化道路。中国现代化所依靠的制度模式、发展模式和发达国家有很大不同,国际比较,要特别注意样本的可比性。不分析样本可比性的话,拿比较的结论做推广是可能犯错误的。中国当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是发达国家当时所没有的,我国有6亿左右人口每人月收入在一千元左右。按照统计,去年最低收入20%的人,人均年收入7900多元,每个月还不到1000元。因此,中国发展的潜力和能量,不能和发达国家按照人均GDP进入高收入国家时简单比较。不能因此误判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

我认为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当前仍然在8%以上,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还是需求不足。通过着力扩大内需,就会使中国经济的发展能量充分释放出来。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经济会形成持续回升向好的发展态势,进而给民生改善和深化改革提供强有力支持。也会成为世界经济在困境中最重要的增长发动机。

如果中国经济的发展,给世界主要国家带来越来越大的经济利益时,对各个国家的核心利益的影响会越来越显著。而外交行为都取决于核心利益。如果中国发展势头保持下去,一定会通过中国的发展去不断加强世界和平发展的大趋势。

面向第二个百年,中国仍然有强大的发展能力,仍然有非常重大的发展机遇,如果把新的发展格局加快构建起来,相信在社会生产力更高水平的发展之中,社会主义一定会在中国的伟大实践中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辉。我们应该跟着中国共产党,沿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道路一直走下去,为中国人民谋大幸福,为世界人民作大贡献。

责编:时畅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232432.jpg

更多推荐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1-01-19 09:39
新华网 2020-05-23 18:33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