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金:人类共同幸福之路需世界联手打造
2021-04-30 10:35

头图图图图图图图_副本.jpg

2021 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当今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在此背景下,4月25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与中国网联合主办了“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邀请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在逻辑。

氪金后_副本.jpg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赵可金在论坛最后环节作总结发言,以下整理了他的主要观点。

本次论坛与会专家主要探讨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与世界上其他只代表部分人利益的政党不同,中国共产党是有着公益使命的政党,它过去100年的使命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回看历史,中国共产党在最困难的时刻诞生,历经了革命、建设、改革开放直到今天的新时代,明确提出民族复兴战略,这种使命感将继续持续下去。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武装出来的。习近平主席强调,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的领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给资产阶级领导的国家留了位置,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伟大发展,从实现阶级利益联合体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转换是中国共产党要承担的时代使命。

第二个问题,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过去100年的历史经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能走得通,可能与儒家伦理有关系,儒家伦理和社会主义精神之间有内在契合性,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经验实际也是儒家伦理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然后在实践当中走出的一条道路。儒家伦理本质上和新教伦理是不同,儒家伦理是世俗伦理,不在彼岸世界找答案,是在此岸世界找答案,这种理论和马克思主义内在契合。

中国儒家伦理有着非常强大的基因,从秦汉第一帝国到唐宋第二帝国,到明清的第三帝国,整个帝国的制度体系很多地方是复制的。我国有大一统的制度基因,有和合共生的社会基因,有天下为公的文化基因,这些基因对于今天要推进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或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内在是一致的,在国内追求以人民为中心,在国家层面实现民族复兴,在世界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基因决定了中国人要走的路和世界要走的路不一样。

儒家伦理和社会主义精神有三条值得注意。

首先,以民为本的治国之道和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精神内在契合,中国的历史是以民为本的历史,为人民服务界定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本色,但同时也集成了中国历史上的民本思想,这两者有非常紧密的契合关系。

其次,其命维新的学习精神和不忘初心的坚定信念。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国社会的发展不断在革新,后一个朝代一定会是前一个朝代的革新,中国社会可以不变,文化不变,但是国家通过上层不断地创新来拉动社会前进。

最后,大道天下的家国情怀和实现全人类解放的崇高理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中国古代士大夫的情怀,中国老百姓和精英都有这样大道天下, 家国情怀的认知。 共产主义有为全人类解放而奋斗的崇高理想。世界上很难有一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去考虑天下的事,自己过着简朴的生活,不仅为中国扶贫,还考虑为其他国家扶贫,这种情怀非一般人所能企及。国际主义精神实际上也是中国人大道天下的精神。

理解共产党的历史,不能脱离中国这片土地,尽管马克思主义从西方而来,它只是激活了中华文明古老的精神,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实践中积累的历史经验主要有三条。

第一,建设世界究竟是结构制度导向还是过程导向?西方人从柏拉图到现代政治家都在追求建立一个更好的制度,这是西方一直以来的理想国。中国人追求的不是更好的制度,中国人相信结果,相信治道,倾向于发展的看问题,动态的看问题,人比制度重要,制度只有和人结合起来才能存活。

第二条,中国人的智力智慧在于天下为公,让全世界过得更好;西方人的治理智慧在于天下为私,国家存在的理由是让每个人过得更好。这两种制度并不存在好与坏,中国在价值追求上并不比西方低。

第三条,认识中国共产党百年经验可以从多角度考虑,但不可脱离情境,学习中国共产党在艰难时刻如何走出来,在辉煌时刻如何走的顺利,实实在在从过去中总结经验才能知道未来。

第三个问题,面对未来100年,我们应该如何考虑共产党的梦想?一个强国的崛起,成为世界的领导者,往往需要打开国门后100年屹立不倒,改革开放100年是非常重要的历史节点。在建国100年、建党100年、打开国门100年三个节点上形成明确的战略认识非常重要。

实习记者:王晓宇 责编:蒋新宇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232432.jpg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