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中国的能力建设和国际形象塑造要形成正向、并进态势
2021-04-30 11:52

头图图图图图图图_副本.jpg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 周年,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密切相关。在此背景下,4月25日,中国网与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共同主办“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论坛,邀请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在逻辑。

崔洪健_副本.jpg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出席论坛并作发言,崔洪建认为,应当正视中西方在“百年变局”下的战略与话语差异,破解西方的战略围堵和话语攻势,推动中国的能力建设和国际形象塑造形成正向、并进态势。以下整理了他的主要观点。

在建党一百年之际,中国对于自身发展与国际秩序的关系有了更明确的历史方位和使命感。今非昔比,现在中国已经具备了实现民族复兴的一些基本条件,包括主宰自身命运、与世界平等相处的权利;具备了完成国家统一的物质条件;国家综合实力的结构更加合理,软硬实力能够到达的范围正在扩大。中国也因此具有了更多主动塑造国际秩序的能力,包括在大国博弈中维护国际战略平衡的能力;主动参与塑造国际新秩序的能力;正在成为国际公共产品的主要提供方,比如提出并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在疫情背景下推动公共卫生合作;以及更重要的为世界政治提供进步方向的能力。

西方国家也有对“百年变局”的思考,主要视角是把当前的国际环境和一战前的欧洲做类比,因此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还能否接纳或应对以中国为代表的其他大国的崛起。近年来西方学界和政策界始终聚焦的核心问题就是中国发展带来的国际实力对比的变化和国际利益格局的改变,对于西方和整个国际秩序意味着什么。

中国一直通过政策宣示和行动给西方的困惑提供“中国答案”,但目前还难以被西方的经验和逻辑体系所接受。在西方看来,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财富增长并在现有利益格局中的持续获利,一定会对国际权力结构构成挑战。从财富汇集到权力转移已经成为西方自我设定的“常识性、规律性”认知。因此尽管中国倾向于从财富增值而非转向、权力平衡而非转移的角度去认识国际秩序变化的必然性(比如提出并强调“去中心化”或“多极化”这样的概念),但中西方在历史经验和叙事方式上的差异决定了视角不同,并直接反映到国际话语上的矛盾和现实关系中的冲突。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对美国和西方产生巨大冲击的新冠疫情加速了中西之间的实力对比变化。西方担心这将成为权力转移加速且不可逆转的“苏伊士运河时刻”,危机感空前强烈,中西方关系进入矛盾尖锐且多发期。

这种变化需要中国从战略和话语角度来解答两个根本问题。一是中国崛起将给国际秩序带来颠覆性的革命还是渐进性的改良?如果是颠覆性的革命,作为既得利益集团的西方就会采取“反革命”的态度,会进行高度的政治动员、整合更多资源和手段,朝着中西方全面对抗不可避免的方向作准备。如果是渐进性改良,则双方依然存在沟通基础和合作领域,长期的战略性竞争可以取代全面高度对抗成为中西方相处的新常态。“两害”相权之下,在渐进性改良预期下实现和平共处并有效管控竞争,显然更符合中国长期发展的利益和国际格局稳定的需要。

支撑当前西方对华战略的话语体系并没有什么“创新”,它的核心话语没有超越所谓的“民主和平/进步论”与“霸权转移/更替代价论”。美国把中国“塑造”成“民主的对立面”并试图打造一个“对抗专制”的“民主联盟”,还试图用中国“军事扩张、经济胁迫和外交霸凌”的前景来激发起其他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以此削弱中国崛起的合法性。西方的战略围堵和话语陷阱是一枚钱币的两面,需要同时加以破解。在经济“脱钩”因成本过高难以实现的形势下,美国在战略上转向炒作“中国威胁”、在政治话语上煽动对华“人权制裁”。在美国的推波助澜下,最近“印太”战略概念被炒得很热。美国的战略目标是在中国周边实现“去中国化”,不仅用构建盟友体系来制衡中国,不断地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来孤立中国,还试图引导投资和贸易转向,来削弱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

要破解美国的战略围堵和政治压力,需要中国在能力建设和话语体系上同时推进,来争取国际社会和周边国家更多的理解和支持。中国需要明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之间的有机联系,并从理论和实践角度向国家社会说清说透。如果中国向国际社会表明的立场是坚持国际秩序的渐进式改良,那么也需要把发展/安全、成本/收益之间的关系说清楚、讲明白。

中国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远大理想,内涵丰富,但也需要清晰把握这一理念与当前仍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利益单位的现实之间的矛盾,需要不断地从理论和话语层面加以诠释、创新和完善,把它设计成一个可以实现的现实路径,否则会在现实中将解释权拱手让人,如果任由西方任意解释,反而会削弱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说服力和可信度。同时要处理好中国的理想、政策和行动之间的差距问题,要不断克服对目标的描述与现象的解释之间的矛盾,实现两者之间的互洽和平衡。此外,中国拥有巨大的制度优越性,但这种优越性很大程度上与其独特性相关;中国受益于现存的国际秩序并愿意维护它,但也希望通过总结和提升自己的经验来改革它,这种角色和使命之间的关系也需要找到符合逻辑的理论解读和可实现的操作路径。

为了实现能力建设与形象塑造的正向并进态势,中国首先要进一步明确战略目标,并且在增强经济发展韧性、维持战略平衡、扩大外交空间和塑造国际话语权等各目标之间建立起有机的联系。其次是要进一步建立战略远见思维、精细化思维以及复杂复合的长期博弈思维。最后是要积极正面地回应问题、直面挑战,在坚持改革开放格局的基础上,不断增强担当国际责任的意识和践行国际契约的精神,实现中国发展与国际秩序改良、中国形象与国际话语权建设之间的良性互动。

责编:蒋新宇

中国网智库中国工作室为本次论坛作专题报道,更多精彩文章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相关推荐:中国网智库中国品牌栏目“中国圆桌”

232432.jpg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