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政党峰会透露重大信息,中国站位明显高于美国
2021-07-07 09:22

文丨王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7月6日晚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不只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活动的一次新高潮,也是中国共产党迄今主办的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全球性政党峰会,更是世界政党史上的一场史无前例、绝无仅有的会议。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当美国政府持续打压中国,西方媒体中时不时地洋溢着“美国回来了”的欢呼,中国成功办一场盛大的世界级峰会,展示真正的全球朋友圈,阐述对未来发展的国家雄心,更具有难以估量的鼓舞人心作用。

此前我曾写过一篇长文《中共百年的全球意义》,讲述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年延续人类文明演进的进步主义逻辑、提供了发展中国家可借鉴的有益道路选项、推动全球政党制度的重大突破与理论创新。

但看到现场的空前盛况,尤其是当中国国家领导人入场时,显示屏上百个窗口的那一端,几乎所有外国友人都起立鼓掌欢迎,更意识这场世界政党峰会的不同凡响意义。值得品味的是,习近平主席在峰会的主旨讲话稿,将政党责任与中国未来的思考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中国式的全球朋友圈

21位兼任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的政党领导人出席峰会并发言,160多个国家500多位政党领导人受邀参会,约1.5万名国际人士在线听取了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讲话,同传语言有15种,由一国组织、全球3/4国家的代表参与,这样的盛况,令人震撼。此前,还有170多个国家的6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等发来1500多封贺电贺信,表达对中共的友好情谊和美好祝愿。

肯定有人会说,中国在炫耀国际影响力。类似酸葡萄心理,不值一驳。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美国与西方一些媒体、政客常抹黑中国,认为“世界都在反对中国”“国际社会都厌恶中国”之类的言论,已不攻自破。美国常常标榜着本国所谓“民主”“自由”等观念是国际通行的普世价值,也显得虚弱无力。美国想要构建的“民主十国”,更变成了一个小团体的狭隘与自私。

这就像在一个村子里,“美国”这个最富最壮的村民,常常纠集比较富的一二十个村民,搞“富国联盟”,对成长最快、经济实力已第二的“中国”村民指手划脚,还屡屡放话说“全村都讨厌你”。但是,忽然有一天,“中国”村民过生日,全村3/4村民都为其庆生,还聆听他的生日感言。试问,到底谁的朋友更多?谁更能代表着全村意见呢?

更重要的是,中国式的朋友圈不分贵贱,不分大小,来者是客,且一路相伴相行。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峰会讲话中提道:“在人类追求幸福的道路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不能少。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民族都应该享有平等的发展机会和权利。我们要直面贫富差距、发展鸿沟等重大现实问题,关注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关爱贫困民众,让每一片土地都孕育希望。”这样的胸怀,怎能是一些西方政客动辄以意识形态、财富多少划线而能比呢?

中国式的共同价值

如此与美国比较,容易刺激被普遍认为处在“更年期”内心敏感的美国。习近平主席的峰会演讲稿中,没有提一句“美国”,也没有任何一句话直接批评美国,有的只是真诚地对世界上一些国家的劝诫。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对谁讲的。

比如,习近平主席讲胸怀时说,“从‘本国优先’的角度看,世界是狭小拥挤的,时时都是‘激烈竞争’。从命运与共的角度看,世界是宽广博大的,处处都有合作机遇。”

讲发展时,他这样说:“发展是世界各国的权利,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我们要推动各国加强发展合作、各国人民共享发展成果,提升全球发展的公平性、有效性、协同性,共同反对任何人搞技术封锁、科技鸿沟、发展脱钩。我相信,任何以阻挠他国发展、损害他国人民生活为要挟的政治操弄都是不得人心的,也终将是徒劳的!”

讲制度时,则说得更通透:“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

从骨子里看,中国决无意与美国比朋友谁更多,更无意用新的类似“共产党联盟”来对抗美国的“民主同盟”,而是希望分享中国共产党100年来取得成功的重要经验,与所有国家的政党领袖们积极为全人类的幸福而求索,希望推动建立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新型政党关系。

“为人民谋幸福:政党的责任”,恰恰是这场峰会的主旨,也是中国共产党100年来对世界政党演进史的巨大贡献。这个责任习近平主席在峰会讲话中提了五大段,分别是“引领方向的责任”“凝聚共识的责任”“促进发展的责任”“加强合作的责任”“完善治理的责任”。

这是一个解决了14亿人温饱、并全面实现小康,取得了同时段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党都没有的成就后,中国共产党向世界同行们提出的真诚建议。

在中国共产党看来,“政党”(Party)不应只是“部分(part)”人的政治与利益代表,更应尽全力为所有人利益而服务。“为人民谋幸福”应该成为世界政党责任的最大公约数,也应是全球政治的真正普世价值。这个普世价值应超越意识形态,超越地域疆界,超越文化差异,超越政治制度,超越国力大小,而这恰恰是比美国所谓“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更高的共同价值。

中国式的全球情怀

在当今世界,超过100年历史的政党,大概有80个,但实践证明,能保持着生机勃勃、且有强大组织力、代际延承机制的,中国共产党可谓举世无双,仅此一个。

当一个政党成为一国执政党,并且国力已逐渐强盛后,到底该对世界做些什么?美国共和党前身辉格党在19世纪中叶时确立的理想是推动“个人自由”,20世纪初英国工党建立时的宗旨是“在议会里实现独立的劳工代表权”等,当下美国民主党执政,其总统拜登的公开宣示是“为中产阶级的外交”。那么,中国共产党呢?

习近平主席在峰会讲话中提了四个“新贡献”,分别是“为人类对现代化道路的探索作出新贡献”“为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为增进人类福祉作出新贡献”“为人类社会携手应对共同挑战作出新贡献”。不得不说,中国共产党人是有全球情怀的。

有人会想,那些全球新贡献太大了、太远了,甚至有点遥不可及。但正如大家都看到的那个场景,在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数千名年轻人在天安门广场举起拳头宣示高喊:“请党放心,强国有我”,可以看到接班人在传承。

当然,传承的动力决不是为与美国或外部敌对势力对抗,而是来自于为一个主题:民族复兴。当民族复兴的目标不断接近时,中国共产党当然愿意“同各国政党交流互鉴现代化建设经验,共同丰富走向现代化的路径,更好为本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谋幸福。”这与美国两个轮流执政的党派不断对外推行意识形态、维系美国霸权的目标,站位显然更高。

记得2019年在印度瑞辛纳论坛,与美国中情局原局长、还当过驻伊拉克和阿富汗司令的戴维·彼得雷乌斯等多位欧美人士同台论“全球治理”。问答阶段,一位参会者挑衅地问:“你是共产党员吗?中国共产党会对世界做什么?”上百人的会场当时出现嬉笑声,还有一些稀稀落落的掌声。

我很肯定地回答“是”,此时下面有人哗然。接着我笑着说,“不要把问题想得太复杂。其实党员对我来讲,最现实、最直接的意义就是,要自我要求更严格,比如工作更勤奋,能力更强,更能帮助别人,更能成为周围人的榜样。中国共产党未来肯定会世界做更多,至少不会输出战争、输出难民、输出死亡、输出危机。”我转头看着彼得雷乌斯。他尴尬地笑,台下则有不少人鼓掌。

过去西方舆论总是抹黑中国共产党,甚至将其描述为“红色邪恶力量”。许多中国人对外也会低调地掩饰“党员”的身份。路遥知马力,这些年,中国共产党人越来越自信,创新性地推出政党外交,2017年主办“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对话会”,还陆续推出中俄执政党对话、中国-阿拉伯国家政党对话会、中拉政党论坛、中非政党理论研讨会、中国-中亚政党论坛、中国共产党同东南亚国家政党对话会等等。政党外交已推到了大国外交的最前沿,目的也很纯粹,就是分享各自的治国理政经验,为各个国家与地区的更好发展、更好为人民谋幸福而共同努力。

毕竟,人类正处在关键的十字路口,政党的作用责无旁贷。

责编:蒋新宇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