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航暴力驱客,“正确程序”须遵循“道德改善”
来源: 中国网 | 2017-04-18 00:00

盘和林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这几天,一则“亚裔乘客被强行拖拽下美联航飞机受伤”的视频,迅速成为全球舆论热点,点击量数以亿计。“超售”“亚裔”“暴力”……种种标签,引来众多围观。根据最新进展,美联航发表声明再次道歉,表示将“负全部责任”,承认事发航班并未超售机票,强迫乘客下机是为安排公司机务人员。在联名请愿人数超过10万人次后,白宫发言人也表态称“任何人对一个人遭到那样方式的对待,都不会无动于衷”。

美联航暴力欺客到如此地步,实在让人大跌眼镜。事后,美国联合航空发言人便称:公司有遵循正确的程序,有人认为之后美联航一再道歉,也不过是“为钱道歉”。我们不禁要问,为何美联航的“正确程序”却明显不在理呢?笔者认为,即便是公司或是更高层面认可的“正常程序”也要符合经济伦理原则,尤其是须遵循“道德改善”,没有“道德改善”的所谓“正确程序”都是以规则之名、行反规则之实。因而,美联航所谓的“正确程序”不过是掩盖其丑陋嘴脸的“画皮”罢了。

先回到事件的原点:该航班因航空公司4名机组人员需要乘机,导致飞机超员,故提供800美金补偿,希望有乘客主动放弃座位。由于无人愿意配合,航空公司随机挑选4名乘客,要求他们离开飞机。即便后来美联航否认机票超售,但将4名机组人员机票售出,亦属于实质性超售所致。当然,这并不是机票超售有什么不对,这是符合国际惯例的。

从经济效率而言,机票超售符合经济效益原则,即利益最大化原则,这个利益最大化包括两个层面:一是航空公司利益最大化,有人放弃飞行,如果不适度超售就会出现座位闲置。二是乘客和社会利益最大化,座位闲置有可能导致亟需飞行的乘客无法飞行,亦是浪费社会资源。因而,虽然超售数量值得商榷,但机票超售本身是一个合意的行为。

但任何经济行为的“利益最大化”,必须置身于经济伦理约束之下,否则就会偏离公共利益、公允价值。“利益最大化”不能偏离公平公正、社会和谐来谈效益,需要善意的效益。因此,机票超售处置原则往往被附加了诸多公平等前提条件。

出现机票超售,登机一般有两大原则:一是高票价旅客优先于低票价旅客登机;二是同等级票价的旅客之间,先换登机牌的旅客优先于晚到旅客登机。航空公司的处置原则是:首先寻找自愿放弃座位的旅客,并与旅客协商给予其一定的奖励或补偿;当没有足够的旅客自愿放弃座位时,航空公司要根据登机原则拒绝部分旅客;对于被拒绝登机的旅客,航空公司会优先安排最早的航班,若乘客选择退票,不收取退票费;或选择改签,票款则多退少不补。

国际通行的“机票超售”处置原则,剥下了美联航所谓“正确的程序”的“画皮”。一是机组人员事先是确定的,以此称“出现飞机超员”不过是借口罢了。二是提供800美金补偿并未穷尽经济救济手段的上限,美国的惯例是最高可达单程机票款的4倍或1350美元上限。三是“随机挑选4名乘客”违背公平原则,难免会引发族群歧视、身份歧视等猜疑。四是暴力驱客不为文明社会所接受的。即便是安保人员也不能暴力对待一个没有威胁到飞行安全的乘客,况且规则的不公平是拒绝放弃座位的原因,执法前提是消除不公平。

规则不是游戏筹码,不能任由某些公司或垄断行业“为我所用”,有利则奉之为圭臬,无利则弃之如敝屣。总的来说,西方经济伦理提倡经济行为的“目的善”,如超售机票于航空公司、乘客都是存在善的价值;但更主张以“手段善”来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最大限度地增加不利者的权利或福利,显然美联航没有充分遵循“手段善”原则,没有以协商等方式最大限度地满足亚裔乘客的权利,而是以执法的手段来处置。在没有穷尽经济手段的时候,简单遵循“正确程序”是违背经济伦理的。

事件并没有结束,但美联航的“恶名”已是路人皆知了,必然会受到消费者“用脚投票”的惩罚。假以时日,我们不妨假想一下美联航留下的“宝贵遗产”——所有经济行为的“利益最大化”和所谓“正确程序”,都要遵循“道德改善”,这是值得每个公司遵循的商业伦理,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避免类似美联航似的危机。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