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蕾莎·梅能破解脱欧难题吗?

来源:中国网  |  2017-04-19 00:00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要玩政治豪赌了——突然宣布大选,这是否另一场无可预期的危险游戏?

来自BBC(英国广播公司)的最新消息称,梅首相在召开内阁会议后,突然宣布6月8日举行大选。这一消息来得突然,不啻于前首相卡梅伦做出的脱欧公投。离大选还有不足两个月的时间,梅首相的决定还需议会投票通过。

提前大选在英国和代议制国家并不令人惊奇,因为提前当政者大选固然有失去权力的风险,但也有借助民意重新洗牌,以民意制衡反对党以摆脱执政难题,以达到顺利施政之目的。以卡梅伦为例,他曾以政治豪赌式的允许苏格兰独立公投达到了苏格兰“投而不独”的目的。但同样,他允许下的英国脱欧公投,不仅使其丢掉了首相职位,而且也造成了英国脱欧的乱局。由此可见,公投和大选一样,利用民主工具是要冒政治风险的。

特蕾莎·梅接下的是英国不得不脱欧的烂摊子。虽然她一路解决了关于脱欧的府院之争,并且开始启动脱欧程序。但是由于脱欧公投的随意性,曾经同意脱欧的民众也开始反悔了,英国脱欧也导致苏格兰要再次举行脱英公投。既然脱欧已是必然,特蕾莎-梅就只有将脱欧进程进行到底,而且留给她的时间不多——必须在两年内和其他27个成员国分割清楚,友好“离婚”。但现实又是怎样呢——梅首相遇到了全访问的阻力。

她强调:“最近几周,工党威胁要投票反对我们同欧盟达成的最终协议。自由民主党称想要把政府事务停顿下来。苏格兰民族党表示要投票反对英国正式废止欧盟成员身份的立法。上议院未经选举的议员发誓每一步都要对抗我们。我们的反对者相信,由于政府的多数席位比例太小了,我们的决心就会被削弱,这样他们就能迫使我们改变道路。他们错了。他们低估了我们完成事情的决心,我不会让他们危及到全国数百万工作人口的安全。”特雷莎·梅表示:“如果我们现在不举行大选,他们的这些政治博弈还会继续下去。”

简言之,梅首相是以攻为守的方式确保其政权的稳定性,以更好地推进脱欧谈判,减少脱欧之路上的杂音和阻力。所以,梅首相将大选视为“无奈”,因为她曾经说过2020年不会有大选。

除了国内遇到的挫折,特蕾莎·梅也遇到了来自欧盟的难题。首先是欧盟不容讨价还价高达600亿欧元的“分手费”,梅首相就会两面受气,欧盟不让步,国内不松口。其次是欧盟给英国设定了谈判“底线”,即不管任何时候,欧盟公民的在英权利都必须得到保证。特别是,欧洲议会强调在所谓的过渡期安排中,英国必须维持现有的作为欧盟成员国的社会管理模式。这就意味着,英国期望的快速脱欧很难实现,要想和欧盟达成新协议也很悬,期望在脱欧谈判期间管控边境也不现实。

而且,欧洲大选年也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如果法国的勒庞或德国的右翼分子大选获胜,英国脱欧进程可能要顺利一些——整个欧元区和欧盟也可能分崩离析。但是,如果右翼分子在欧盟全面溃败,欧洲政治维持建制派主导的格局,英国则会被欧盟国家视为反面典型,欧盟各国在同英国谈判时会从严从紧。作为一个整体,欧盟不希望让英国在谈判中得到更多,以便让其他成员国也看到脱欧的好处而步其后尘。换言之,英国在欧盟最困难的时候选择单飞,欧盟不会和英国好说好散。

而这,恰恰是特蕾莎·梅的大难题。她作为英国首相,与其说是治国理政,不如说是脱欧谈判。内有政敌滋扰、民意搅局,外有欧盟刁难,这样的首相很难做。

重压之下,唯有冒险大选——如果保守党获胜,特浪莎·梅就可以丢弃之前紊乱如麻的内政负担——起码可以摆脱心理负担或者说负疚感,去将脱欧谈判进行到底。毕竟,大选和公投一样,都是英国人最看重的民主的结果。用民主正确化解政治难题乃至原罪,符合英国人的特点。当然,如果大选不利,特蕾莎·梅也就相位不保,反而解脱了,她也可以像前任卡梅伦一样吹着口哨离开唐宁街10号,去过她的逍遥日子。

大选是破解特蕾莎·梅难题的灵药——无论进退都能自如。议会会给她这样的豪赌机会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