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不妨去“蹲式窗口”前走两步
来源: 中国网 | 2017-04-20 00:00

邓海建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光明区“蹲式窗口”如今有了现实版,继郑州社保局被曝出有“蹲式窗口”后,近日,又有网友反映,在株洲火车站派出所、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单位,也有此类窗口。(4月19日中国新闻网)

热播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的打开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有的地方部门在组织集体观看,看完还要写上“非复制黏贴”版的读后感;又比如有的热心网友在“对号入座”,既挖“山水集团”的萝卜、又查“蹲式窗口”的悖谬。

这种差距,大概就是官与民之间的意见分野,是权力与权利之间的现实距离。

在《人民的名义》里,“蹲式窗口”出现在虚构的信访部门,是贪官丁义珍的“发明创造”。这个杰作,是脑洞大开的官员为对付群众长时间上访而“精心设计”的:它高不成、低不就,站不得、蹲不得,简单说就是让人“上访不舒服”,以此达到让信访群众“望窗口而兴叹”的效果。如今,各地“蹲式窗口”扎堆起底,既说明“艺术果然来源于生活”的真理,更说明这种存量的奇葩窗口常年被权力者熟视无睹。

对于“蹲式窗口”,专家苦口婆心规劝:为民服务不能高高在上。这话很有道德强调,却怕最是温柔乏力。面对这些奇葩窗口,成天大爷般坐在里面的公职人员不清楚其间的利害与是非吗?这种居高临下的隐喻,怕是早就被群众跳脚骂娘了。不过,“牢骚太盛防肠断”,你气你的、他玩他的。这些“蹲式窗口”,哪是什么道德自觉能解决的问题呢?

电视剧里的“蹲式窗口”,最终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轮番现场办公才解决得了的。现实中呢——2014年就有市民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有的窗口低矮等问题。3年前就引起民众不满的窗口,今日曝光后“神速”得到整改,看来“是不为也,非不能也”。不过,这样的解决方式其实并不值得奔走相告:一个便民服务窗口,非要折磨人、折腾人为乐,堂而皇之存在若干年,任凭民怨沸反、听凭民意喧嚣,就是没人管来没人问——在这样的地方,权力生态究竟异化到何种地步了呢?

有必要问问的,还是两个老问题。第一,这种“蹲式窗口”究竟是谁的馊主意?一个决策,或大或小,总要有权力者拍板决定,那么,这些窗口竟能不害臊地拿出来办公,在决策、设计、施工、监督的链条上,莫非公权部门都成了“睁眼瞎”?第二,窗口出了问题,就是形象出了问题,就是服务出了问题。既然能曝光到网络上去,可见民怨沸反也不是三两天的事,那么,监督投诉渠道在哪里?最起码,负有领导责任的监管部门平时有没有到这些窗口边上“走两步”?

有人说,这是赤裸裸的懒政。这话其实说轻了。懒政是不作为,是懒得做事情;“蹲式窗口”是昭然若揭的“合法伤害”,它做了事情,但做比不做更恶劣。古代有句谚语,叫做“官断十条路”。大意是说,既然最终解释权在权力者手里,他就可以任性地推演出各种看似合法的结果。这样的窗口,就“机智”地将服务化为利刃——通过技术性的难度系数,达到打击办事群众、刁难办事群众、吓退办事群众的目的。你没来办事之前,先给你三分下马威,看你还敢不敢“乱说法”,看你还怎么“瞎纠缠”。

解决这个问题,指望电视剧思维是不现实的,“一把手”没那么多偶然发现的概率,“清官思维”也太过不靠谱;真正的办法,还是约束权力、监管权力,把任性的权力统统丢到制度的笼子里去。眼下,不妨借着《人民的名义》这阵风,狠查各色奇葩窗口、问责窗口设施的“主人”。一句话,权力对权利有敬畏,公共服务才不至于总是惯于“俯视”民心民意。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