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让诺贝尔文学奖泛娱乐化
来源: 中国网 | 2017-09-13 00:00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特朗普登上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

距10月诺贝尔奖开始揭晓不到一个月时间,在世界三大博彩公司之一Unibet开出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依然以2.5比1的赔率领跑,中国作家阎连科也是夺奖热门人选,以11比1的赔率暂列第5名。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美国现总统特朗普也登上了赔率榜,目前赔率是1001比1。

每年诺奖季,赔率公司都先火一把。这本身就是对文学本身的娱乐化解读,当然这个多元化的信息时代也没有多少人有更多的文学洁癖,只当是诺贝尔文学奖开奖前的游戏而已。今年的赔率游戏,不仅有继续高高上榜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还有中国作家阎连科——这都不是重点,他们都是严肃的传统作家,哪怕村上多年“陪玩”。最搞笑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因为“推特癖”而上榜。推特治国,这是特朗普带给美国政治的“创新”,不过这一“创新”带给美国和世界相当的困惑与混乱。他的很多有争议的、有违美国政治正确和传统价值观的政策,都是通过推特来实现的。

数据显示,特朗普在推特上有3600万名粉丝,自2009年注册以来,发布了逾3.5万条推文。据彭博社上月中旬报道,推特市值大约为117亿美元,如果没有特朗普的推特支撑,推特市值将蒸发2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特朗普推特价值占比推特市值近20%。政治家对自媒体平台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20亿美元的实质影响力,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学意义上的市场价值,其带来的政治影响、社会反响等“无形价值”,则是难以用数量评估的。“推特总统”特朗普,的确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一种现象。因而,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一切机构、组织和个人,都应突破传统的价值观,去重新评估一些公众人物借力自媒体平台带来的社会效应。

文学是人学,互联网时代的文学也和传统文学大相径庭。传统文学,是文学家们的禁脔;互联网时代的文学,真正变成了“人学”——每个人都是文学家,都可能取得巨大的轰动效应。网络文学的兴起,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真切事实,其作为大众文化产品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传统文学。当传统文学畏缩变成小众文学,诺贝尔文学奖似乎已经脱离了时代的节拍。

特朗普不是传统作家,也不是网络作家,但是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榜,看似讽刺和搞笑,或者说将诺贝尔文学奖泛娱乐化了。

如果将推文视为网络文学,特朗普的推特的确拥有非同寻常的网络文学影响力。若加上前述的市场价值,特朗普就是这个时代最红的网络文学写手,以此进入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榜,并不令人意外。但问题是,特朗普的影响力,无论是市场影响力还是所谓的“文学”影响来,并非源于特朗普本人而是借力于美国总统的职位。简言之,如果不是特朗普,换做奥巴马或者其他人,如果也像特朗普一样是“推特总统”,他们的推特市值也会使20亿美元,也会登上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榜。

所以,不管是以传统文学的名义,还是以网络文学的特质,特朗普的“上榜”只是增加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泛娱乐化功能罢了。何况,特朗普总统的推文也不那么严密,不时曝出“错别字”,由此亦可看出他也不是一位有着充分文学修养的总统。

这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也是自媒体盛行的时代,更是各路名人借助互联网和自媒体炒作自己的时代。诺贝尔文学奖虽然依然恪守着严肃文学的传统,坚守着自己的评奖规范,但是在信息时代也难免会被公众评议。一些不那么“文学”的人和快餐消费的“作品”,也会被市场化的赔率榜所关注,使其和严肃的作家们“同框”,这样的榜单和混搭,增加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大众关注度,当然也赋以更多的娱乐化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的“上榜”和村上春树的年年“陪读”一样,是文学诺奖开奖前的娱乐前戏。不过,特朗普永远不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是村上春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中奖了。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订购手机短信服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JQ 到10660408,定制《军情观察 》资费10元/月;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SS1到10660408,点播《食事播报》资费1元/条;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G 到10660408,点播《观点中国》资费1元/条。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