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攻讦马英九? 特约
中国网 | 2018-01-13 00:00

齐泰轩 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亚太智库特聘研究员

台湾地区司法部门认定,媒体人周玉蔻在媒体上对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的指控不属实,应赔偿马英九180万元(新台币,下同),并在台湾四大报刊登道歉启事。

胜诉代表着马英九维护声誉之路不再那么暗淡,但能否从绿色恐怖的司法追杀中逃脱,仍是未定之天。

“人渣”周玉蔻的政治秀

在台湾,“政治变色龙”很多,但是像周玉蔻一样多变的仍是闻所未闻。周玉蔻曾是一名国民党党员,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力挺蓝营,但2000年政党轮替后,立场明显改变到民进党阵营,并主持多个偏绿政论节目,在节目中痛骂国民党。2006年,周玉蔻曾代表“极独”的台联党参选台北市长,不久却被台联党开除党籍。2008年政党再次轮替后,她的立场再次转向偏蓝,在多个偏蓝政论节目痛骂民进党。2014年12月,因指控国民党瘦了顶新10亿元,因此被国民党台北市党部考纪会开除党籍。此后,周玉蔻更是变本加厉地攻讦马英九和国民党。

如果套用大陆的一句用语,周玉蔻是典型的“人渣”。除了与马英九的官司外,周还涉及至少8起妨害名誉的刑事案件。2004年间,周玉蔻在电视节目影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洗钱,台“最高法院”在2008年判周须登报道歉定谳。因其迟未登报,2009年连战声请查封周位于“敦南名园”的豪宅获准,后来周主动与连和解。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时,周玉蔻指控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捐款3亿元给国民党候选人连胜文,郭台铭怒告周玉蔻刑事加重诽谤罪,另民事求偿1000万元。2015年8月,台北地院判郭台铭胜诉,周须赔偿200万元并登报道歉。后来,周玉蔻竟然在电视节目中哭诉,哀求郭台铭撤回对她的刑事诉讼。

除了与政治人物的恩怨情仇外,周玉蔻还曾和娱乐圈人士《康熙来了》主持人小S对骂。不仅如此,周玉蔻还传出多角恋情,并在公开场合讲述自己与台湾省前新闻处处长黄义交的交往细节,包括如何“躲在衣柜里听心爱的男人与另一个女人做爱的声音”以及如何为对方堕胎等。

马英九与周玉蔻的司法战

2014年9月,台湾警方查处发现台湾著名企业顶新集团属下企业涉嫌以地沟油勾兑食用油出售,从而引发台湾社会巨大震动。顶新在台湾被人人喊打的情况下,周玉蔻在台湾政论节目上称,“国民党有收顶新魏家2亿元政治献金”,指国民党中央是顶新的“门神”。12月,周玉蔻在脸谱网(facebook)上撰文称,“一位前‘国安会’高层曾私下告知本人,他自企业界人士得知一个说法,就是马英九竞选团队在选举期间,有收受法令规范以外捐款献金2亿元”。隔日,周更在电子媒体上加码称,“拿了顶新集团秘密献金的正是马英九,马团队的头头”。

一向以清白自居的马英九此可忍孰不可忍,遂状告周玉蔻涉嫌加重诽谤罪,求偿名誉损失1000万元,并于四大报上登报道歉。2017年初,台北地方法院以“经合理查证后有相当依据得确信为真”为由判马败诉。马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期间,马两度亲自出庭,怒批周靠污蔑他130次,赚取超过100万元节目通告费,所以他提告遏止“以摧毁我的名誉,来追求个人名利的恶劣作风”。二审审理后,司法部门认定,周玉蔻未善尽查证义务,率断发言,造成马名誉损失,必须负担赔偿责任,因此做出改判。

除了这个案件外,马英九和周玉蔻还有一桩官司。周指称马的新台湾人文教基金会拥有10亿元资产,是马的金库。新台湾人文教基金会为此起诉周,求偿1元并要求周在四大报及《美丽岛电子报》登报道歉。一审判准登报道歉,但不需赔偿1元。二审改判周需在《苹果日报》与《自由时报》两报刊登道歉启事,案件上诉“最高法院”审理中。

“台独分子”的毒计

事实上,这并非马英九首次利用司法手段反击台湾政客和名嘴的攻讦。对于绿色媒体人陈敏凤在2015年1月15日撰文称马英九收受电子业人士2亿元政治献金,马英九提告求偿1000万元、要求登报道歉。

对于时任民进党发言人梁文杰诬称其密会地下赌盘大亨,马获判赔120万元。对于台湾《美丽岛电子报》副董事长吴子嘉2014年10月15日发表标题为《吃顶新黑钱,马英九准备坐牢?》的文章,法院最终判吴赔偿180万元,在美丽岛电子报等3家媒体的电子报道歉。

除了告人外,马英九还是数桩案件的被告。目前,马英九仍有六大案需要处理,包括“习马会”泄密案、侵占党产案、大巨蛋图利案、富邦银并北银案、国发院土地弊案和贱卖党产“三中”案等。准备参选新北市长的周锡玮就爆料,有一位民进党朋友告诉他,明年一定会让马英九起诉被关,把国民党给搞垮、羞辱够了之后,再跟陈水扁一起特赦。

一向谨言慎行的马英九也感慨,“追杀得像什么一样!”由于民进党在台湾岛内全面执政,加之台湾司法不公长期被人诟病,周锡玮的爆料并非耸人听闻。因此,马英九虽然赢得了目前多数已宣判官司的胜利,但能否逃脱“台独分子”的政治追杀仍是未知数。

不管如何,现在的情况是,马英九已经成了法院的常客。正如台湾《联合报》所讲,马英九卸任后最多的“活动”之一就是跑地检署与法院,有当被告、也有告人。不论刑事或民事,被告或告人,马英九短时间内难摆脱官司。

因此,即使将来无法将马英九关进监狱,也耗损了其作为一名政治领袖的所有光环和精力,尤其是使其无法在两岸关系问题上发挥应有的作用。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