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特朗普如此"任性"的解雇白宫官员? 特约
中国网 | 2018-04-16 00:00

马尧 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

白宫又闹起了人事地震:美国《国会山报》4月9日报道称,经白宫方面官员证实,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迈克尔•安通已经离职。报道称,这是特朗普改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团队的最新举措。白宫官员称,特朗普在一天前的4月8日召见了安通并对他的“服务”表示感谢。特朗普还表示了对安通的尊重,并表示会“想念他”。他是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离开后不久,离开白宫的最新一人。

新华网聂立涛曾就特朗普解雇核心成员进行报道,在国务卿蒂勒森被解职后,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凯瑟琳•邓恩•滕帕斯的计算,特朗普的核心团队已经有超过40%的人员被更换。这样一来,他就让那些不怎么对自己的团队进行大换血的前任们相形见绌。不久前特朗普在钢铁关税争议中刚刚失去了经济顾问加里•科恩。他也像蒂勒森那样代表温和的声音。但他的意见被否决,因此走人。特朗普的战略沟通主任霍普•希克斯在承认替特朗普撒谎后也离开了白宫。而希克斯已经有过3位前任。白宫秘书罗布•波特被曝虐待前妻后也不得不走人。特朗普的个人助理约翰•麦肯蒂3月12日甚至没带自己的夹克和私人物品就离开了白宫,那显然因为金融交易犯罪。而FBI的前任局长詹姆斯•科米的被解职则不出人们意料之外。报道称,特朗普因为在电视节目中无情地解雇了自己的经理而出名。

为何特朗普能够解雇这么多人?这与美国总统的权势以及特朗普的个性有关。在美国的行政体制中,行政系统的最高领导自然是总统,其权力是政治性的,是宪法赋予的。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按照《国家安全法》等法律的规定任命的咨询人员和建立的行政构机协助总统工作。总统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责任在《国家安全法》第2条第2款中有明确的阐述。宪法规定,总统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拥有与外国政府谈判签订条约和任免大使及其他官员的权力。美国总统的权力还不仅于此:由于美国武装部队的规模不断扩大,美国承担的安全义务已遍布全世界,作为总司令的总统的作用也就大大地提高。总统在这方面,特别是在武装力量的实际使用方面所拥有的权力,是与国会分享的,而且常常引起激烈的争论。对总统的作用,还采取了重要“制衡”措施。例如,总统只能指挥由国会征集和维持的军队,只有国会才有权宣战。这本来是对总统权力的重大限制,但由于现在一般不正式宣战,这种限制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为了恢复国会在这方面的权力,又颁发了有争议的《战争权力法》(它规定让美军参战应向国会报告并得到它的批准)和《武器装备交易控制法》(限制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武器装备交易的规模)等法规。总统的谈判签约权也在扩大。按照宪法,只有总统或总统代表(全权代表)可以与外国政府签订条约。宪法制定者要求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协议将采取条约的形式,并给了国会一定的制约权,即总统在签署任何条约前,必须征求参议院的意见,并取得三分之二参议员的同意。由于外交事务繁多,美国政府需要处理的国际问题无洪全部通过签订条约加以解决。相反,绝大多数的正式外交关系现已采取政府协议的方式处理,美国与他国政府之间的这种契约有法律效力,且无需取得参议院的同意。在这种恃况下,国会无法通过正式渠道起制约作用。

在人事任免方面,总统可谓一言九鼎。总统拥有这种权力的好处是,有助于确保重要的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对他忠诚。任命权可使总统任命那些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人,罢免权可确保不忠于总统的人无法留任。宪法制定者原来的想法是,这种权力主要适用于对大使的任免。但是,随着联邦政府的权力和规模的扩大,被任命的官员的数量也增多了。目前,确实有成千上万被任命的所谓政治官员(总统任命的不挥有务员证件的人),在总统顾问团或其他机构中担任高级职务。同样,总统在任命几乎所有重要官员时仍然要受国会的制约,即必须得到参议院的认可。这一规定不包括为总统个人服务的人员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专业人员,这一点在“伊朗门”事件后成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国会只能有选择地进行审查,因为它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力量对所有的被任命者进行全面甄别。因此,国会只对有争议的职位和人员进行详细考查。如果宪法赋予总统特权,总统的政治权力可能更大。

此外,白宫工作人员的构成也让特朗普可以随心所欲地解雇——在决定谁将在其政府内任职时,总统必须任命三套人马:A.总统工作人员;B.主要政策顾问;C.负责内阁其他各部和机构的高级官员。总统必须依赖这些人来管理机构并行使总统的领导及权力。们的工作表现影响总统驾驭对外政策的能力。总统的工作人员在诸如白宫办公厅之类的地方为他直接效力。他们是总统的耳目,并全力维护和提高总统的职业声望、公众威望以及总统的决断。他们负责总统的日常事务,安排他在公众面前亮相。通常是那些多年来一直支持总统的人被任命为主要的官员。例如,白宫官员往往包括那些总统熟识并谈得来的人,常从他的竞选班子中遴选。这种人员的构成决定了总统可以有权决定其去留。

在特朗普手中,他将上述权力发挥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的程度:作为一个曾经的成功商人,解雇个把员工实在不算事——对于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来说,国务卿大概和员工没啥区别,遑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从心理学角度来说,特朗普是一个对政治事务参与度很高的总统。他此前并无执政经验,但从大选表现以及之前的经商经历可看出,他是典型的积极-肯定(active-positive)类型的总统,这类总统希望把自己的许多精力直接用于获得成就,具有高自尊心且心情愉快,灵活多变且善于从错误中学习。此外,通过特朗普的组阁来看,他对既有政策决策和执行团队的塑造作用很强,所以,美国的内政外交是更多体现他个人的特质和特点。加上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巨大权力,一旦发现“员工”不合意,立马fire——无论蒂勒森还是安通都是如此。

此外,特朗普频频解雇其工作团队成员也许还有一个原因:美国总统任命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选并且决定整个行政部门内各类对外政策决策者和决策机构之间相互影响的方式。如果一位总统想要上台伊始就能行使权力和治理国家,从而能利用这段“蜜月”和新政府开张的新鲜劲,他必须及早作出这些决定。特朗普显然是对当选总统后的形势并不能做到全部判断正确,建立在原先评估形势基础上的团队有令其不满之处。因此,特朗普不得不频频换将。由此可见,未来特朗普的团队还将有更多人黯然离开。(责任编辑 王琳)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